铁乌龟看着茫茫多的玩家身影,只觉得有点憷。?  ?八?一中文? W㈧W?W?.㈠8?1?Z?W.COM

    “这至少也有两千多人了吧,还在继续增加!”铁乌龟抹了抹头上的细汗,自语道:“我铁乌龟要是被这么多敌人给围了,眉头都不会皱,撸起袖子抄家伙就敢拼杀,可要讲课……这种事情还是头一遭,他奶奶我竟然会紧张!”

    讲武堂内众多听课玩家此刻都颇有期待的模样。

    他们之中有人是觉得这个“讲武堂第一期”有些意思,纯粹好奇而来,有人是冲着三位讲师的威名,一睹风采而来,也有人把这次“讲武堂第一期”当成宗门重大活动来看待,不愿意缺席,肯定也有人是真心为听课而来……

    但不管这些玩家有着怎样的目的,他们来到了这讲武堂,使得这讲武堂之内热闹非凡、人影壮观。

    当铁乌龟还在扭捏踌躇之时,几乎天剑宫所有玩家全部都到来了,约莫三千名玩家看着他,让他更是心跳加,脸都红了起来。

    “不管了,龟爷开讲!”在耳边系统提示不断催促之中,铁乌龟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带着决然的神色,仿佛壮士赶赴沙场一般吼了一嗓子:“都听好了!”

    “都给我把耳朵竖起来,老子铁乌龟,天下无敌汉,世界第一男,双拳能破天,脚踏大地颤,今天我来给你们讲一讲老子为什么这么强!”

    “我铁乌龟主修两门功法,就是《金刚护身劲》和《扛鼎神功》!”铁乌龟挠了挠大光头,别的他也讲不出来,只能说说自己所修的武功。

    他这一开嗓子,下方玩家立刻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讲武堂有系统之力加持,铁乌龟的声音可以清晰的传递到任何一名玩家耳中,而且他的任何一个动作,甚至是表情变化,也都可以被任何一名玩家清晰看到。

    铁乌龟硬着头皮继续,右手突然虚空一抓,一大片卍字符印如幕布一般被他扯了出来,而后他一挥手,那些卍字符印飘洒而起,竟好似组成了一件披风,被铁乌龟拉扯间就披在了身后。

    那些卍字符印如今每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小,散出金光,自行旋转着,使得铁乌龟整个人多了一些庄严神圣的气质。

    “这就是我的《金刚护身劲》,它是一部高级功法,却接近顶级功法水准,可以让我提升武道境界,练成独一无二的金刚劲,这金刚劲神奇,第一层时就能化出六十四枚护身卍字符印,之后功法每提升一层护身符印就多出一倍,如今我的修为是凝气境大圆满期,可以幻化出的卍字符印已经有十数万枚!来,让你们看看我这护身符印的防护之力!”

    铁乌龟一甩手,他身后化作披风的卍字符印纷纷飞起,竟又慢慢组成了一面门板大小的巨盾。

    “嘿嘿!”铁乌龟咧嘴一笑,从储物空间中抽出一把颇为厚实的钢刀,猛地就向那卍字符印组成的巨盾劈砍起来,锵锵锵……没几下,那把钢刀居然折成了两半,而那卍字符印组成的巨盾根本就是纹丝不动,毫无任何变化。

    讲坛之下顿时就响起了惊哗之声,有不少人都张着嘴巴,一脸震惊之色,更有一些人眼睛立刻红了,那是对《金刚护身劲》的眼红。

    “怎么样,厉害吧?不是我自己吹牛,我若全力运使金刚护身劲,一般的凝气境玩家休想破开我这防御!”铁乌龟得意的笑了起来,一拍卍字符印组成的巨盾,那盾就立刻破碎,无数指甲盖大小的卍字符印仿佛群鸟归巢一般围着铁乌龟飞旋,最后编织成一套袈裟也似的卍字法袍,金光闪闪的披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样?我这功法厉害吧?想不想学?嘿嘿,你们想学也学不到,我的《金刚护身劲》可是稀有功法,整个铸剑谷怕也找不出第二本秘籍了,你们眼红也是白搭。”

    铁乌龟似乎是找到了讲武的灵感,此刻双腿一弯,做了两个双手虚举的姿势,头顶之上竟然慢慢浮现出一尊巨鼎的虚影。

    “我的第二门功法叫《扛鼎神功》,这部功法不修境界,但可以修成‘力能扛鼎’,简单说就是让我力量大增,同时还拥有三大杀招!”

    “第一招,霸王摧山!”铁乌龟吐气开声,猛地将头顶的巨鼎虚影掀翻,右拳一挥,有拳芒闪耀,带起无边的气势,轰隆一声将空气都打的爆开,出了震响。

    “这一招,可以凝聚全身**之内和内力,有一往无前之势,少有人能抵挡!”铁乌龟说道。

    他接着猛吸一口气,又道:“《扛鼎神功》第二招,力拔山河,这一招可以让我短暂巨力加身,肉身之力最高翻十倍,看好了!”

    讲坛之下众多玩家如今完全就被铁乌龟的强悍武法所吸引,目光炯炯中,就见铁乌龟的身躯陡然膨胀了一圈,肌肉爆炸似的鼓起,一条条青筋如虬龙般狰狞爆起,使得他整个人如同变成成了魔怪,无比骇人起来。

    “哈哈!”铁乌龟却又连忙散去了这种状态,说道:“这一招强吧,不过很可惜,如果完全用出来,我接下来可能就要趴在地上起不来了!这招有后遗症,可以让我短暂最强,之后却要虚弱很久很久。”

    “最后第三招!这招凶狠,可以将我内力一下打空,幻化巨鼎抛飞,碾压一切,最远攻击距离百丈,这招叫做定鼎天下!”铁乌龟大喝一声,双手一举,巨鼎虚影便再次浮现,那巨鼎十分敦厚,呈现青黑之色,目测就知必定沉重无比。

    “往那个地方砸一下呢?”铁乌龟嘀咕起来,眼睛开始乱瞄。

    众多观玩家见铁乌龟似乎是在寻找攻击目标似的,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尤其看到铁乌龟目光扫来之时,都下意识的要躲闪开来,害怕其脑壳一热,真将那巨鼎抛砸过来。

    “哈哈!”铁乌龟自然不会真的抛出巨鼎,他大笑着收了招法,居然觉得有些兴奋起来,向这讲坛下方众人问道:“我铁乌龟两大功法如何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