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提示:您击杀万相佛宗净火一脉座,通神境初期的万无心,获得修为值五百万点,获得战功二十万,获得万相佛宗净火一脉仇恨,获得万相佛宗其他各脉以及圣武一脉众圣书院、玄宗道门相关仇恨,获得某些特殊npc仇恨,获得失落宗门万毒门顶级功法秘籍《毒魔经》,获得万象佛宗净火一脉顶级功法秘籍《灭罪真禅》,获得万无心自创顶级功法秘籍《血佛咒毒大道藏》……”

    叶通天的耳边响起轰隆一般的系统提示,随之,万无心永恒的消散在了轮回法环之内。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一刻,下方玩家目瞪口呆,人群中尉迟苍穹也获得与之前韩清差不多的系统提示,被剥夺了万相佛宗的入门资格。

    这一刻,在铸剑谷南方二十余里之处,有两个穿着斗篷的玩家正在沉默的行走在一条遗迹石路之上,隐隐可见那石路的尽头有一座亮起了微光的传送阵。

    “万无心陨落?”突然,两人中的一个停下了脚步,猛地抬起了头颅,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她是萧红!

    这一刻,在遥远的东域,一座大殿之内,两道震怒的声音同时响起:“朱雀……”

    那声音的主人,一个穿着锦袍,戴着法冠,丰神如玉,另外一个穿着布衣,面容沧桑,是个老者,他们正在下棋,那盘棋已持续了数日之久,未分胜败,却在此刻化作飞灰,他们立身的大殿也震动,那大殿巍峨,有如巨山一般大小,殿前有十七尊千丈真龙雕像!

    那里是与火雨圣宗并列,传承万载,号称东域第一宗门的真龙殿核心区域,是三十三重天阙殿中排名第十七的“战龙殿”。

    这一刻,在同样遥远之外,虚空中有一座仙山,其内云雾缭绕、瀑布飞流、仙鹤飞舞,那是隐世宗门“玄宗道门”所在,在这仙山的山腰之处,有一个盘坐在巨松之下的年轻道人,这道人气质非凡,本是沉寂打坐,却陡然喷出一口鲜血,他猛地睁开双眼,竟露出全白的眼珠。

    “朱雀命陨,四象不全……”

    年轻道人出低沉的声音,爆出极为明显的杀气。

    同样在这一刻,在北方数十万里之外,有一处百里宽广的死亡区域,其内岩浆翻滚,犹如岩浆之海,却在这岩浆之海的正中央,有一座缠绕着无数赤红锁链的山峰,那是火羽圣宗禁地,是囚禁一切大能罪徒的焚罪山!

    “心儿!”一道带着痛心的沧桑声音突然传出,那声音之主,被赤红锁链捆绑在焚罪山山脚,遭受岩浆之浪永恒拍打,他的皮肉早已焦黑,整个人如同已一块死寂的黑石,却在此刻陡然震动。

    “为父尚在,你怎能陨落!”

    焦黑如枯石的身影出悲苦的声音,隐隐可见,他的额头正中有一只一指长的古怪犄角。

    这一刻,叶通天眼中冒出精光,轮回法环渐渐缩小,其内有事物正在孕育生成,隐隐可见的,那是一颗赤红色的珠子。

    “轮回是个圆,是个循环,那么不光要有死亡,自然还有新生!我掌轮回纪元,斩断你与前世所有关联,刮离你与万无心所有纠葛,赐予你新生,化作我第三命身的根本!”

    叶通天口中喃喃,伸手一抓,轮回法环彻底消失,只化作了一颗赤红色法珠落在了他的手中。

    那珠子之内,有一头闭目的微小朱雀,朱雀沉寂,体内蕴含了庞大的元气,那元气之多比之真罡法珠何止强了千倍,而叶通天目光一扫,却陡然眉头一皱,感觉到了一些玄妙的信息。

    “四分之一命么……”

    叶通天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却紧接着一挥衣袖,不去深究,而是攥着赤红色的朱雀法珠再次盘坐虚空,久不运转的的《创命轮回决》再次运转,命轮隐脉再次开启!

    他要于此刻,以朱雀法珠为根本,创生第三命身。

    这第三命身对他来说,将有大用!

    高深莫测的气质在叶通天身上不断浓厚,他手中的朱雀法珠慢慢悬浮,向着叶通天的头顶慢慢垂下红色的丝线……

    叶通天身外,远处岁月劫云仍旧翻滚,其内四季之剑不断转轮,轰鸣之声响彻天空,商朝歌在劫云之内苦苦挣扎,白渐渐脱落,脸上多了皱纹,身形有了佝偻,他手段用尽,竟是难以脱困而出,在四季剑的转轮之中,不断失去一年又一年的生命!

    另外一处天空,毒神和苍龙联手已将左禅机彻底压制,风雷毒雾之中,有即死冥眼红光闪耀,那左禅机锐气全失,在疯狂逃命,可面对叶通天武法演化的三道绝世封印,他根本就闯不过去,他意图使用传送道具,也全都不行。

    “啊!”他出撕心裂肺的悲吼之声,已是到了穷途末路!

    所有攻方玩家,在这一刻全都缴械投降,他们已经没有胆气再战。

    一场攻防战,他们彻底记住了一个名字,一个身影,那是叶通天,那是霸绝天下的身影,那才是铸剑谷……真正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铁乌龟、楚轩、王大富、韩擎、赵三千、冷云云、定海侯、谢剑歌、赵思邪、雪痕、牛常胜、陇良天……一个个别有心思,他们心中激动、心中幻想、心中期待、心中惊恐!

    叶通天,以其逆天之强,在他们心中化作了高不可攀的存在,他站在了另外一个层次,站在了无人可以触摸的境界。

    侠道六人一个个沉默,并于沉默中选择了退出攻防战场。战功,他们一点也没有得到,却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大彻大悟的感觉。

    他们见识了真正强者的崛起,见识了无敌于世的手段,对自身的前途也有了无限的期待。

    韩清满怀深意的看着天空中盘坐的叶通天,她想起了自己的小弟,无声笑了。

    “小弟,跟着他,或许你真的可以越我,不过,看到了他的手段,我也有领悟,我也要崛起,你要越我依旧很难很难。”

    韩清走了……

    更多的玩家也走了。

    仙武宗攻防战,以叶通天改变剧情而提前出现,又因叶通天一己之力而逆转,造成这一切的是一场看似普通的传功,那传功的的动者,二代仙武,此刻观看着隔界倒影大阵,他无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