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生太刀说话之间,突然有乳白色的真气锁链从其掌中冒了出来,却如灵蛇一般,迅缠绕向赵思邪。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嗯?”赵思邪眼睛一眯,却不怎么理会,他此刻气血翻腾,被柳生太刀真气反震的五脏六腑都剧痛,却依旧勇猛,一记重刀劈下,惊将柳生太刀手中的长刀当啷一胜劈飞脱手。

    柳生太刀也不惊慌,甚至弃刀不用,手掌之中突然又冒出数条真气锁链,其中有三条赫然影缠上了赵思邪的右臂。

    “哈哈!”柳生太刀冷笑出声,眼睛一眯,赵思邪却是立刻口中喷血。

    “这是……”

    赵思邪面露惊色,在那锁链缠住右臂的瞬间他陡然感觉内力一滞,有了一种被束缚的感觉。而紧接着,缠住了右臂的锁链竟又开始勒紧,有细刺生出,扎进他的皮肤,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刺痛。

    “缚元链,缚你内功运转,锁身刺,锁你身形难动!缚元锁身咒,我咒你乱刀凌迟而死!”柳生太刀的声音响起,他将手中真气锁链丢到地上,锁链的的另一端便扎入地面,如落地生根。

    赵思邪心知不妙,右手的长刀换到左手之上,立刻对着真气锁链劈砍起来,然而那真气锁链竟极为坚硬牢固,砍伤不得分毫,而柳生太刀已经跳开,捡起了他被磕飞的细长银刀,脸上露出阴沉的笑容,再出刀气。

    噗、噗、噗、噗、噗……

    赵思邪被真气锁链锁在原地,躲闪空间有限,以手中金刀劈砍抵挡,但也终究被数道刀气斩在身上,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染白袍。

    如此情形,就好比赵思邪成了被拴住的羔羊,成了靶子,只能任由柳生太刀在远处肆意刀气攻击。

    “哈哈哈哈哈!”柳生太刀猖狂大笑起来,“大公会会长又如何,在我柳生太刀面前都是待宰的羔羊!”

    其姿态狂傲,不可一世!

    这一刻,大部分观战之人受不了了,疯狂的大骂起来。

    观武厅内,诸葛三兄弟便是如此,诸葛大少嗷嗷直叫:“垃圾倭国杂碎,使得尽是阴招!有种跟赵思邪面对面对砍啊,比人高出一个境界居然还被砍飞长刀,真是丢人!”

    “赵思邪加油,弄死丫的!”诸葛皇帝道,“千万不要输啊!”

    “我恨不得亲自上场灭了那柳生太刀,太他姥姥的嚣张了,欠收拾啊!”诸葛队长捏得双拳咔咔作响。

    叶通天已经开始了他的玄刻,比武擂台之上的情形,他只不过略一关注而已。对他来说,赵思邪和柳生太刀的战斗手段已经太过低级了,他们内力运用手段很是粗糙,招法也谈不上上精妙,赵思邪倒是还懂得一些凝聚气势,至于柳生太刀,完全是依仗道具及境界之力,比起同为凝气境的刘一剑、张弓劲那等人物差了太多太多。

    说到底,他们还只是将功法视作“技能”,没有去体悟真意,不知道有更深层次的运用。

    “方才那赵思邪提起了你的名字,我若没记错,他说你当世无敌?你这名头是怎么赚来的啊?”韩清却突然对着叶通天开口道。

    “叶某之名是杀出来的。”叶通天淡淡说道,手中内力刻刀不停。

    “呵呵,我现在倒是挺喜欢你这般冷酷自大的口吻了,可以当笑话来听。”韩清顿了一下,又道:“你没有参加大比武吗?”

    “参加了。”叶通天回答道。

    “那败在谁手里了?你当世无敌,怎么也没有打入十强?”韩清笑道,一副调侃的语气。

    叶通天略一停下玄刻,抬头看了韩清一眼,只道了一句:“无聊!”

    “无聊?”韩清眼睛一睁,这个词她经常送给别人,却是有人第一次对自己说出,她不由得心中生出几分不满,见叶通天又开始进行玄刻,又产生一些好奇,道:“你在雕刻什么?看起来有模有样,是一种生活技能么?”

    叶通天如若惘闻,不再理会韩清。

    “为什么不说话,你这护卫做的可不称职!”

    “本姑娘平日里可是很少主动和别人说话的!”

    “又是故作冷傲,我已经看出来了,你这人倒是真有些唬人的手段,至少在装腔作势上很有造诣。”

    “以后,你离我家小弟远一些,听到没?其实若不是为了我家小弟,我懒得理你!”

    韩清却好像话匣子打开了,竟不断对叶通天开口,叶通天终于摇了摇头,道:“初见你之时,你要冷傲清高得多,比现在……安静的多。”

    说完,他又沉默下来,全身投入到了玄刻之中。

    韩清被他说了一句,只觉得鼓了一口气,却冷哼一声,也不开口了。

    而这时,诸葛三兄弟却是呼声猛烈起来,便见比武擂台之上,赵思邪一刀自断右臂,鲜血挥洒,白袍成了血泡,他带着怒吼,以疯狂之意,独臂扑向柳生太刀。

    其人疯狂,其势凶狂!

    一刀出,虎啸之声再起,便见其手中金刀光芒大盛,猛然变大了数倍,一刀出,气势如能断山河。

    不过柳生太刀亦有手段,仍旧用他方才从口中吐出的盾牌挡住了赵思邪的攻击,近身而上,真气纵横间一刀横斩,竟将赵思邪的头颅斩飞了起来。

    无头的身躯倒下,一身血袍,独臂单刀,赵思邪败了。

    “定斩我于刀下?龙国人总是喜欢说大话,到头来被斩的只是自己!”柳生太刀获胜,姿态更加傲慢,甚至对着赵思邪的“尸体”啐了一口。

    这一下,众多场外观众受不了了,爆出冲天的怒吼和咒骂。

    赵思邪自断一臂,战至疯癫,凶狂难挡,但仍旧被柳生太刀一刀削飞了头颅,他败在境界之差,却非武法不及,若是单论身手与胆魄,赵思邪非但不是不及柳生太刀,反而还要更胜一筹。

    众多观众看不惯柳生太刀的嚣张,更为赵思邪鸣不平,在他自断右臂那一刻,其实已博得众多玩家的认可。

    “胜负已分,此场比武获胜者柳生太刀!”马金铿再次登场,宣布了结果,“下一场比武,牛常胜对决雪痕!”

    就这样,在无数愤怒的声音之中,第一场比武结束了,而很快,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比武擂台之上,其人原本带着面具,此刻摘下,却道:“世人多半已忘了我牛常胜,今日,我再次归来了!”

    轰!

    一股强大的气劲猛然从他身上爆而出,空气震动,竟出如闷雷一般的声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