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要报恩?好啊,我现在正缺少绝世神功,不若你送我一部吧。? 八一中文? W≥W≥W=.≤81ZW.COM”韩清饶有兴趣的看着叶通天,轻笑着。

    叶通天闻言皱了皱眉头,挑了韩清一眼,只道:“绝世神功不可传你。”

    “不可传我?你这人倒是有趣,说得你好像真有绝世神功似的。”韩清目光瞥向叶通天,口吻带着不屑。

    她明显不信叶通天之言,只当叶通天是在故作高深,她却没有留意到,叶通天方才话中说得是“传”而不是“给!”

    事实上,叶通天的《创命轮回诀》、《乾元神功》都是绝世神功,而且还是其中的顶尖,但神功神威,断不可轻言传授,即便韩清有当日出手相助之恩,叶通天也绝不可能将绝世神功传授予她。

    韩清自然不知道叶通天的想法,也不知道叶通天的底细,此刻继续道:“我家小弟曾经向我提起过你,将你说得如神人一般,或许就是这样被你蒙骗的,呵呵,绝世神功绝世罕见,恐怕现在还未出世吧,你能拿出顶级功法就算不错了。”

    “顶级功法可以给你一部。”叶通天不动神色,淡淡说道,以一部顶级功法偿还当日援手之恩,他倒觉勉强也算合适。

    “呵呵,你是那一路的大神啊?当顶级功法是路边的大白菜吗,说送就送?满口大话,偏偏表情还那么欠扁,我要是信你就见鬼了!”韩清摇着头,根本就不把叶通天的话当真,又道:“好了,不逗你了,当初是我小弟求我去救场的,不过你若是心怀感激就给我当护卫吧,顺便可以帮我处理些跑腿的杂活儿。”

    “你让我给你当护卫?”叶通天闻言眼睛眯起,神色冷了几分。

    “怎么,你还不愿意?”韩清察言观色,道:“你是不是傻啊?本姑娘白白送你一个一亲芳泽的机会,你却还不想要!你看不出本姑娘乃是绝代佳人么?你知不知道本姑娘被奉为‘白衣神女’?你知不道有多少人疯狂追捧于我?你知道不知道有人为了见我一面,可以一掷万金,甚至可以豁出性命?本姑娘如果站在铸剑谷中,立刻会被围观,你信不信?”

    叶通天站起身来,神色依旧冷漠,只说道:“你说的那些人中肯定不包括我。”

    “切!”韩清甩了一个白眼,“故作深沉,你就装吧!“

    她眼睛眨了眨,又道:”枉我当初相救,甚至还破碎了一件珍贵的传送道具,如果一早就知道这人如此冷漠,连当个护卫都不愿意,当初真不应该……罢了,就当我当日愚蠢,救了不知回报之人。”

    叶通天闻言沉默,略一犹豫,最后叹了一口气,冷声道:“好吧,我可以做你的护卫,但仅限一日,就以此偿还你当初援手之情了。”

    “一日?你果然是傻的。”韩清又轻笑起来。

    “一日已足够,你便有万千仇敌,叶某一日也可以为你全部扫除,你若不愿,那就按先前之言,我送你一部顶级功法。”叶通天道。

    “哈哈,你这人看来很自信嘛。好,一日便一日,现在你上来,陪我到铸剑谷观看大比武。”韩清一只手冲着叶通天勾了勾指头,另一只手拍了拍身后的龟壳,“我先载你一程,能享受到这种待遇的人可不多,你不要再犯傻哦。”

    “嗯?”叶通天一愣,有些怪异的看向韩清身下的巨龟。

    “苍玉龙龟,幼体,二阶黄金级。”

    那巨龟叶通天方才并未太过注意,此刻看来,其头颅如龙,头顶生有开叉双角,嘴角有须,四肢粗壮,龟壳略显翠绿,如玉质一般,外相非凡,怕是潜力不下于碧麟毒火蟾的极品宠物。

    韩清看到叶通天这幅模样,有些得意,拍了拍身下的龟背,道:“这是我家坐骑,名字就叫龙龟,如何?威风不?你还不上来?”

    叶通天又看了这一人一兽几眼,也不再客气,直接跳到苍玉龙龟背上,于韩清身后闭目盘坐,又如老僧入定。

    “果然是傻的。”韩擎轻笑着摇了摇头。

    她久居刀锋山,如不问世事,却是不知道叶通天的种种事迹,之所以这次主动接近叶通天,其实是因为韩擎。

    韩擎是韩清的小弟,平日里娇惯,性格单纯,却已将叶通天当做偶像来看待,神人一般称呼,听其提起后,韩清也对叶通天好奇起来,此回相遇便想接触一番,没想到这一接触却现此人问题不少,表面上故作高深,始终一副冷漠高傲的模样,却大话连篇,不靠谱至极。

    韩清于是心想大半自家小弟是被这人给唬骗了,有机会还是需要再劝小弟一番,与叶通天这等人还是少接触为好。

    有些轻蔑的看了叶通天一眼,韩清也干脆不再出声,安静的坐着。

    她却是忘了,当初与铁石领与叶通天次相遇时她也是这般的对他轻视,结果被打了脸,如今她自觉际遇非凡,自认应该已经越了叶通天许多,却不知道叶通天已创下绝世神功,已不是她能比拟的了。

    苍玉龙龟缓缓前行,二人就这样一路无语,待近了铸剑谷韩清才再次开口道:“我们不宜太过招摇,低调一些会省去很多麻烦。”

    她于是跳下龟背,让叶通天也下来,而后收了苍玉龙龟,接着又换上一套黑衣,那黑衣同样有黑纱遮面,最后她也递给叶通天一套黑衣,道:“你虽然换了Id,但其实很容易被看穿身份,我记得有不少人与你为敌,你也换上这套黑衣吧。”

    叶通天这次倒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接过黑衣,意念一动便换了衣装。

    他原本身上的衣服乃是天剑宫弟子制式长袍。当初的“天剑宫洗剑弟子服饰”在叶通天化出暗魔命身之时损毁,成了褴褛血衣,后来意识苏醒,叶通天便随意换了一套天剑宫弟子制式长袍,这长袍为天剑宫副本掉落,不是什么高级物品,在铸剑谷内十分普及,他储物空间里还有几套。

    韩擎的黑衣却有些特殊,虽然叶通天穿的是男款,但也有黑纱遮面,而且遮得还十分严密,只露出了眼睛。

    “黑衣如何?这可是我自己做的,虽然没有品阶,但很有用是不是?”韩清笑道,一指前方,“咱们换了衣装,遮了面容,应该很难有人能认出我们,走,咱们进铸剑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