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是怎么回事?负荆请罪么?”

    “听说还真是,他已经在这里很久了,也不知道在等谁。??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旁边的定海侯又是怎么回事,他背着的狼牙棒倒是威风,不知道属性如何,是不是品阶武器……”

    周围有不少玩家正在议论纷纷,甚至那韩擎也在其列,他甩着震骨鞭,对着定海侯两人说道:“叶神老大宁神花林一战之后就不见了踪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你们在这里等他也不是办法,其实依我看来,你们错杀了叶神老大的女人,何须前来负荆请罪,叶神老大自会去找你们的。”

    “那不同!”谢剑歌说道:“负荆请罪,自然要登门才能算请。”

    “你就是个榆木脑袋。”定海侯对着韩擎笑了笑,又指着谢剑歌道:“要等叶通天,要负荆请罪,也不必真的背一捆荆条吧,而且也不用一直背着吧,当你的样子很帅吗?”

    “你倒是很帅,但背着狼牙棒请罪……我是做不出来!”谢剑歌说道。

    “你懂什么,所谓负荆请罪,其实在意不在形,我背着狼牙棒又如何?狼牙棒也有刺,而且比你那一捆荆条还要沉重呢……”定海侯夸夸而谈起来。

    叶通天眯起眼睛,神色一冷,他没有什么顾忌,却是脚步未停,直接分开人群,现身而出,站在了谢剑歌和定海侯面前。

    “你,你!”一看到叶通天现身,定海侯反应极大,立刻脸色都白了,方才还一副散漫无聊的样子,现在却紧张的要命,见了鬼一般,用手指着叶通天,眼睛圆睁,嘴唇都颤抖了起来,似乎连动都不敢动。

    “叶神老大,不,叶神师父,您终于现身了!喂,叶神师父回来了,你们快出来。”韩擎看到叶通天现身,神色兴奋,却是冲着大富商行第一铺内喊了一嗓子。

    顿时,王大富、铁乌龟等人哇哇怪叫着,一个个兴奋无比,立刻从铺子里冲了出来,每个人的脸色都各不相同,但都不离兴奋与激动。

    “哈哈哈,叶子,你快说,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战力水平?分身都这么厉害,跟我pk一下行不行?”铁乌龟当先就喊道。

    “老叶啊,你果然比铁乌龟强太多,当初这厮被几个喽喽公会逮住,弄的那个凄惨,琵琶骨都被穿了,你倒好,一个分身都屠了近千人,哇哈哈,我以后就跟你混了!”楚轩直接跑到叶通天近前,举着拳头,想向叶通天胸口擂去,却又有些不敢,讪笑两声,转变成了摆手。

    赵三千也现身而出,却是直接向叶通天深深一鞠躬,道:“老大,亲老大,我是彻彻底底服气了,以后为您马是瞻,老夫赵三千,甘愿做你的小马仔!”

    冷云云眼睛圆睁,也说道:“一个人就挑翻了粉将团,连苏柔都被杀了,韩擎说得对,你就是叶神,太凶猛了,我一定要成为你大腿上的挂件!”

    王大富最是激动,双手摊开着,道:“宁神花林一战收获巨大,出了不少好东西,老大,我们达了!”

    叶通天环视四周,看了众人一眼,只是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

    铁乌龟突然语气一沉,上前拍着叶通天的肩膀道:”叶子,姜小蝶之事,我们也听说了,你……想开些,毕竟是游戏世界,她可以重生……”

    楚轩等人闻言面色一暗,这才想起姜小蝶之死,也纷纷出言安慰。

    叶通天再次微微一笑,小青山三日,他早已想通了一些事情,此刻却是转过头冷冷注视定海侯和谢剑歌二人,说道:“你二人有什么想法。”

    定海侯此刻根本不敢说话,只是眼睛乱转,叶通天,或者说暗魔给他留下的阴影是在太大了。

    谢剑歌却是面色严肃,认真的对着叶通天抱拳一拜,道:“我叫谢剑歌,终于等到了你!我此回专门负荆请罪而来,姜小蝶一事,抱歉了!一切前因后果,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总之姜小蝶被我错杀!”

    “叶,叶通天!”定海侯稍微鼓起勇气,却说道:“你不要自觉武力高强就有道理,你杀了我诸多兄弟,当初碎石场,我们没招你没惹你,可是你主动杀上门来的,就算是因为我造谣诽谤致使谢剑歌错杀姜小蝶,哪怕原因就在我身上好吧,你可以杀我众兄弟,我就不能杀一个姜小蝶!我今天身负狼牙棒请罪,其实不是畏惧于你,我定海侯铁骨铮铮的汉子,威武不能屈,只是我感觉那姜小蝶挺可惜,好不容易得救,最终却死的憋屈。”

    “身负狼牙棒请罪,你倒是稀奇!”叶通天冷笑起来,突然脚步一踏,出手如电,在定海侯和谢剑歌的胸口轻盈一点,便见一股黑气蹿入了他们的心口,却是叶通天借用了毒神的一种邪毒,将之埋入了二人的心脉之中。

    “小蝶之事,可到此为止,不过你们俩的性命将由小蝶说了算!等我找到了她,她让你们死,你们顷刻毒身亡,让你们活,我再为你们解毒。”叶通天说道。

    “好!”谢剑歌闻言点头,对着叶通天再次抱拳。

    定海侯却神色有些惊惧,兀自道:“侯爷我中毒了?生死符?这下岂不完了,这是要处处受制,长期被控制的节奏啊,好歹毒,好歹毒!”

    他虽然这样说,但心情也终归放松了下来。

    “好,所有一切总算过去了。”却是王大富开口说道,他对着四周众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连连抱拳,“不好意思了各位,今日我们兄弟团聚,第一铺再次歇业半日!没有热闹看了,都散了吧!”

    “切!”

    “最近你这杂货铺也没啥好东西,我都逛烂了,关门就关门吧!”

    “等了半天,也没见怎么动手,八卦都也没有,无聊啊无聊……”

    周围众多玩家大都不太清楚情况,不过是看到谢剑歌背着荆条感觉有些新奇,这才聚拢围观,此刻被王大富一轰,也纷纷甩手离开。

    王大富见此,再也不可抑制的兴奋起来,连忙冲着叶通天道:“来来来,叶老大,我的亲老大,我这里可是有好一堆宝贝等你来处理呢,都是当初宁神花林一战的收获,被我分门别类整理了,还有粉将团送来的巨额赔偿,你快进来吧,我想死了你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