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叶通天神色露出疯狂,目光如同燃烧,他不顾一切,毫无保留,甚至不惜内伤强行压榨经脉之力,以吐出一口心血为代价,凝聚所有力量,一尽极限,要将袖舞击杀!

    即便那袖舞已经踏入传送门,即便那传送门后还有一尊不知修为境界的巨大影子护持,但叶通天心念坚定,豁尽一切,要那袖舞非死不可,他不允许任何意外生!

    “万物本源,乾元引气,气化神风,风即天刀,以我叶通天真神真功,成此神风龑灵刀,诛杀!”

    一声大喝,叶通天双手向天一托,狂风之中,一把三丈长的长刀虚影便在天空中显现,那长刀虚影颜色深青,非是内力凝聚,非是凝气化形,而是一把风刀,完全由天地之气凝成,其内是狂乱的风,带着斩破天地的锋锐!

    “命身!”

    叶通天再次大喝一声,似与他回应,在西方,有一团巨大的黑烟如同陨星一般汹汹而来,紫蛇身、三目九角的毒神就站在那黑烟之中,他面色阴冷,因本尊心念召唤而来,有着与本尊相同的愤怒,此刻眼看袖舞开启传送门就要传送离去,却是张口一吐,乌光一闪,竟有一抹巴掌大小的黑色虚影飞腾而出,那黑色虚影虽小,却拥有惊天的煞气,其九头四足,蛇头鳄身,正是暗黑九头蛇之形。??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

    更于此同时,毒神眉心的竖眼也睁开,赤红如同劫雷的光束迸射而出,那是他的神通之术即死冥眼。

    黑色的暗黑九头蛇虚影、赤红的即死冥眼射线,两支竟轰然碰撞在一切,互相纠缠融合,竟与半空中凝成了一颗人头大小、赤黑相间的雷球,那雷球不大,却威势骇天动地,吐着毒气与电弧,以闪电之,非是向着传送门内的袖舞,而是向着叶通天本尊的方位迅猛而去。

    暗魔亦被叶通天心念召唤而来,与毒神比起来,他神色冷漠,却狠绝得多,竟直接吐出自己的暗影内丹,接着又喷吐龙炎一浇,那内丹随即出咔咔声响,其上出现了裂纹,有了破裂之相,不过顿时就有一股绝强的力量在暗魔身上爆,那是……丹碎之力!

    “嗡”的一声,接着就见那暗魔破裂的内丹之中,猛的冲出一道灰暗刀影,那是悬逸飞刃、金光剑气、暗影内丹三者结合的神通之术“灰暗刀斩”,但这一次的灰暗刀斩显然与众不同,在以内丹破裂的力量驱动之下,又沾染了暗影龙炎,化作了一柄只有手臂长短、带着滚滚暗炎的虚空刀,也向着叶通天的方向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一切都是在瞬间生,当叶通天的“神风龑灵刀”成形,两大命身的最强一击,越了神通威力的“赤黑雷球”以及“暗炎虚空刀”也已降临,叶通天随即左手扣向“赤黑雷球”,右手虚按“暗炎虚空刀”,他身形如神似魔,竟将两者力量接引,又统统汇入头顶的“神风龑灵刀”之中。

    顿时之间,天地一静,仿佛时间都因此而暂停了一下,叶通天本尊与两大命身皆用出了最强手段,三式合一,三式合击,异象顿生,就见那深青色的“神风龑灵刀”陡然变得庞大,竟瞬间膨胀到了十丈长短,且似乎由虚凝实,化为真实之体,成就一把惊天动地的绝世神刀。

    那刀,由天地之风凝聚刀身,通体被暗影龙炎环绕,刀锋更被即死冥眼之力化作血红,喷吐着无坚不摧的绝世锋芒,更以暗黑九头蛇之形化作刀柄,拖出滚滚黑色毒烟,使得此刀无比霸道的同时多了邪异之感。

    难以形容这样的一刀,难以形容这样的招数,其已越普通的神通范畴,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叶通天此刻也心神震动,三式合一,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异变,那巨大的神刀甚至化出了灵性,向他传递出归属、服从之意。

    “此刀已成,飞龙在天,已是不可压制,不可阻拦之势!就以这一刀,凝聚我叶通天所有愤怒,行诛杀之力,赐汝死亡,了断一切!”

    叶通天厉喝,一指点出,头顶巨大神刀便倾覆,带着一股浩大如同天威的压迫,向那袖舞,向那传送门缓缓斩去。

    它的度不快,甚至可以说是缓慢,但有着一股深沉的威压之力,刀锋之下,飞龙在天,不可抵挡,不可抑制,不可逃脱。

    袖舞却面带讥笑,她即将踏过传送门,马上就会到达天都总坛,叶通天的招数再强,她也不相信能伤到自己,可是,突然之间她就变了脸色,骇然现,自己竟动不了了,好像是被一股无形的意念所捆绑,让她一动不得,更有一柄刀影在她意识里无限放大,要占据他的心神,要破灭她的灵魂。

    “怎么回事儿?”袖舞亡魂大冒。

    这时那传送门后巨大的黑色影子侍神魁却是陡然站起,喝道:“本座在前接引,何人能伤天都子?给吾灭!”

    他竟一只手臂伸出传送门,一把抓向袖舞,想要将其拉入传送门,更由手臂之上传递出令人一股绝强气劲,扫荡而出。

    不过叶通天却丝毫不惧,道:“袖舞必死,不管你是何物,敢扰我,必定也要付出代价,敢伸手,就莫怪叶某斩你手臂!”

    他的声音坚决,绝世神刀继续落下,摧枯拉朽,便那侍神魁的气劲也如泡沫一般,在神刀之下毫无抵抗之力,被碾的粉碎。

    “啊!”一声惨叫,却是不等近身,那袖舞的半边身躯竟轰的一声,爆成一团血雾,另外半边身躯虽被侍神魁拉入传送门内,但仍旧是已被击杀,她死的不能再死,全身的物品也掉落出来,天剑铁卷也不例外,当啷一声落在传送门前。

    “嗯?竟然被杀了!”传送门后,端坐在天都总坛的侍神魁神色陡然一变,有些错愕的看向袖舞的半边身躯。

    这时,绝世神刀终于斩在尚未消失的传送门前,顿时有惊天动地的声响,那传送门顷刻颠覆,化作虚无,而绝世神刀的力量却诡异的穿透了传送门,直达天都总坛,瞬间令袖舞的另外半边身躯也爆成血雾,却劲力不衰,继续蔓延向侍神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