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飞上天堂,突然又跌落地狱,袖舞只觉得愤怒无比。? 八一中??文 W㈠W?W?.㈧81ZW.COM

    “怎会,怎会……冒出你来!”她口中喷血,眼中更是冒火,歇斯底里地大叫。

    “哼!”叶通天再次冷哼一声,轻踏一步,有风相助,他的身形猛的就来到了袖舞的近前,左手一探,五指如铁钩钢钳,狠狠的捏着袖舞的脖子,将她拉在自己眼前冷冷逼视着。

    “你,你敢动我……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袖舞呼吸困难,张开嘴巴,眼睛使劲向外瞪着。

    “哼!”叶通天第三次冷哼一声,却是一掌甩开,啪的一巴掌就是狠狠抽在袖舞左脸,顿时令她口鼻飞血。

    “你……”袖舞被打懵了,眼珠子似乎都要瞪出眼眶。

    叶通天冷漠无情,又是一巴掌甩过去,这次直接令袖舞脸皮都撕裂,眼角都流血。

    啪、啪、啪、啪、啪……

    叶通天接连的抽着,终于冰冷开口道:“小蝶生性简单,不与人争,到底哪里得罪于你!”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生活玩家,哪里值得你阴谋算计!”

    “天剑宫副本之外,是小蝶让我留你一命,否则叶某早已让你身死!”

    “小蝶纵是非你敌手,你擒她便是,为何要百般凌辱!”

    “为何对她一再相逼!”

    “你,该死,该死,该死!”

    叶通天一边抽着袖舞耳光,脑海里却在不断浮现姜小蝶的身影。

    “你们……你们几个都是一伙的,你们分明在欺负人……”第一次相遇之时,自己双目失明,看不到她的样子,却也知道她正在被人欺负。

    “你,你杀人了……”初见自己杀人,她竟吓的尖叫。

    “你怎么能杀人呢,你怎么能这样,你杀了四个人啊,一下子就炸死了四个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你不觉得凶残吗……”她曾说道。

    “那个,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因为我才杀人的,我不能不管你……”她承诺过,她做到了!

    “那我去做任务了。对了,我叫姜小蝶,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是她主动问起了自己的名字。

    “快跟我走,你现在是通缉犯,成千上万的人都要抓你,甚至一些大公会都盯着你呢,快躲起来。你这个人视人命如草芥,看人不爽就相杀,我就知道你早晚要出事,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要抓你吗……”再次相遇时,她还是那么的容易想太多。

    “你眼睛看不见,又被通缉,到处都是抓你的人,肯定不敢出来刷修为,唉,这或许就是报应,谁叫你那么残暴,你可是一下就杀了三个人啊,这就是报应……”她是在同情么?

    “你的眼睛治好了么?”医馆外,自己第一次看到了姜小蝶的样子,她留着及腰长,穿着一件淡黄色布裙,身材略显单薄消瘦,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皮肤白净,双目灵动,面容不算美艳,但琼鼻樱唇,看起来令人感觉很是舒服。

    “你虽然心狠手辣,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终究帮过我,也是因我而杀人……我不能不管你,这样吧,在你双眼复原之前,就由我来照顾你……”那所谓的照顾,严格说起来,其实也就只是带路而已。

    “我要是能加入粉将团就好了,跟着詹姐姐他们该有多风光,到时候谁还敢欺负我!可是我资质太差,只是普通,粉将团不收我的……粉将团可不是一般的公会,能加入进入那是荣耀,反正我就是想加入进去,做梦都想……”她曾经很想加入粉将团,正如她说的,做梦都想。

    “呵呵,我猜对了……我有点笨,但不蠢哦。”再次相遇时,她完成了梦想,副本之中,她那浅浅的笑容叶通天清晰记得。

    “我愿意哩,你来砍我啊!”她也曾经偶尔无赖一下。

    “对啊,我每天可以酿造五坛清风醉和十坛青果酒,大富商行第一铺无限收,我每天都会去送货的,我这两种酒可是很受欢迎的……”她是一个小小的生活玩家,每日忙碌,要例行采集,要酿酒送货,颇为辛苦,然而却是她为自己偿还了三百金币的欠债!

    “你……来了……真的,是你……”宁神花林之外,遭遇“姐妹”相逼想杀,她那时会是什么心情?

    “我不懂得那些,我只知道是你救了我,是你为了我而杀人,是你愿意替我出头,为我报仇,所以,一切都不重要了……让我先与苏柔姐姐见上一面,我去问清楚一切……要不然,我是不会甘心的……”她也有她自己的坚持!

    往事一幕幕浮现,叶通天的心越冰冷,姜小蝶,那是一朵清新的小野花,不美艳,不芬芳,却普通、干净、坚强!她应该生长在宁静的山岭树林,享受宁静,享受自然,可是……

    “因为你!”叶通天陡然爆喝一声,再次狠狠一巴掌打在袖舞脸上,那袖舞披头散,一脸血污,脸已不成人形,随着叶通天的耳光,抛飞三丈之远。

    她却没有死,也没有昏迷,反而狰狞着大笑起来,仇恨的看着叶通天,道:“哈哈哈哈,你今天杀不了我,来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永世不得生!”

    袖舞神色疯狂,此时此刻,也是相当于被逼上了绝路,她知道自己断难有存活之机,也不再顾忌一切,却是使用了刚刚到手的天都剑符!

    “嗡!”

    空间一震,突然在袖舞身后裂开一个黑漆漆的口子,那口子迅扩大,渐渐化为一座足有三丈高的巨大石门,石门轰然打开,正是袖舞激活了天都剑符的传送之力,显化了前往西域天都总坛的传送门。

    而且,在那石门之后,还有一道巨大且黝黑的影子,那影子盘坐,在传送门开启的瞬间,陡然出沧桑的声音:“吾乃天都接引侍神魁,恭迎天都子回都,一切阻拦之力,吾断,一切阻拦之人,吾杀!一切敌,吾灭!”

    看到那天都接引侍神魁,袖舞更是爆出大笑,她神色疯狂,疯了般的急忙踏出一步,人已半入传送门,却又无比怨毒仇恨的扫了叶通天一眼,说道:“叶通天,你杀不了我了,等着我的复仇吧,哈哈哈哈哈!”

    “是么?”叶通天眼睛一眯,看着即将踏入传送门的袖舞,以及那明显强大无比的巨大影子,只是冷冷说道,“叶某说过,今日不杀你,誓不为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