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柔微微一叹,却点了点头,望向姜小蝶道:“我本以为你无足轻重,却没想到那叶通天真的会为你现身,并且出手,即是如此,用来对付叶通天倒也不错!”

    姜小蝶闻言身子一颤,表情有些凝固,缓了一口气道:“苏柔姐姐,你在说什么啊?”

    “大姐因那叶通天而失踪,不是被擒就是被困,那叶通天的手段可称绝世,其实我们与他在游戏之初便有矛盾,他更是击杀廖嫣嫣的真正凶手,不管从哪个方面分析,我们与他和平交往的可能性不大,要想从他身上得到大姐的信息,不用武力怕是不行的。”苏柔缓缓说道,“若是能用你对他进行牵制,或者引他现身,或者交换大姐的信息,对我们来都是有利的。”

    姜小蝶闻言不由倒退了数步,脸上瞬间浮现失望神色,道:“这,真的是你的想法吗?把我当诱饵?当人质?你不感觉这很卑鄙吗?”

    苏柔摇了摇头,道:“战场上没有什么阴险卑鄙之说,我的眼中也只有适合或不适合,牺牲你一人若能控制叶通天,何乐而不为?”

    “呵呵,叶大哥说得果然不错,看来……我果然是自投罗网的蠢人。”姜小蝶摇了摇头,她没有再问什么,已经不需要了,她突然觉得很失落,有些心冷,若遭背叛,如被遗弃。

    “拿下她吧!”

    苏柔这时轻轻摆了摆手,似乎只是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决定,言毕却有数人拿出绳索,就要将苏柔捆绑起来。

    “好一个女神策,好一个战场之上没有阴险卑鄙之说!”

    一道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就见一个黑森森的利爪突然出现,继而化作迅捷无比的灰色影子,却是绕着姜小蝶身躯一转,顿时有惨叫响起,数道血花飙现当场,那些以刀剑指着姜小蝶,又或者拿着绳索准备捆绑她之人竟都全部胸口出现血洞,睁大着眼睛倾倒在地,当场死亡。

    那些伤口狰狞,乃是被生生抓穿,一股血腥气息顿时飘荡起来。

    “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

    众粉将团玩家大惊,一个个迅取出兵器,神色慌张的看向四周。然而他们却看不到任何敌人的身影,一股无比的恐怖感觉顿时浮现在他们心头。

    “该死的,是隐身么?”

    “快,谁有破隐身的道具!”

    他们惊呼道,一阵嘈杂中有一件道具被甩了出来,那是一盏油灯,灯火燃起,火焰极为明亮,将周围十丈的方位都耀得煞白。

    于是,身披鳞甲,眼眸灰暗,灰色头披散及腰的暗魔便被众人所看到,他身躯高大,带着灰败、灭绝、无情的气息,如人似魔,就稳稳站在姜小蝶的一侧。。

    “是,是人魔!”

    “是乱入武斗场的妖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看清暗魔的现象,却更加惊恐起来,姜小蝶也是如此,看着身边的暗魔,本能的心跳加,汗毛直立。

    “不用害怕,我带你离去,我的本尊是叶通天!”暗魔却在姜小蝶身边轻轻说道。

    “叶大哥?”姜小蝶闻言一愣,眼中有泪,却是狠狠的一点头。

    “杀!”

    一众粉将团的高手却在此刻是汹汹而上,他们持着各种兵器,各自运使内力手段,一时之间,有刀光,偶剑影,有气劲,有暗器……却齐齐杀向暗魔,犹如要将他淹没。

    这些人都是一方好手,不论是装备道具,还是修为境界,还是身法招数,都远远高于一般玩家,他们是粉将团的精英,手段也都是各有不俗之处。

    暗魔却冷然一笑,用出化影天赋,不惧任何攻击,迎着粉将团一种高手正面扑上,右爪一探,却是抓住了一名玩家的头颅,继而生生提了起来。

    “啊!”那是一名男玩家,他是粉将团护法堂一员,修为在活血境大圆满,竟被两米多高的暗影单手抓住头颅提起,他双脚踢腾,惊恐无比,亡魂大冒。

    “你们的攻击对我无效!”暗魔冷冷说道,右爪一用力,那玩家的头颅立刻被抓穿,而后随意一甩,其尸体便如稻草人一般横飞了出去。

    周围粉将团之人见此情景,一个个脸色大变,不由的连连后退。

    “阁下好气魄,竟敢在此地现身!”此时苏柔却一笑,“隐身,化影,不惧物理攻击,度奇快,全身防御强悍,双爪可硬拼刀剑,可以运使一种灰色长刀!你很强大,不过,我其实等你许久了!上!”

    她一声令下,顿时一道人影横空出世,那人穿金色长袍,手持一柄金色长刀,正是护法堂第一人,粉将团的大元老李少元!

    这李少元如今是丹田境中期的修为,身法如电,刀如狂龙,带着冷漠的笑容,竟直冲暗魔而去。

    “刀无禁忌,长风纵横,吃我一招,一刀断山河!”

    二话不说,直接劈杀!

    李少元这一刀惊艳,如天外而来,迅无比,凶狂无比,暗魔灰色的瞳孔一缩,却避也不避,任由长刀自上劈下,竟见那刀自他头顶劈下,直接将其整个身体斩成了两半。

    周围一众粉将团的玩家见此情景无不振奋,不愧是护法堂第一的人李少元,功法卓绝,一刀居然将就那魔人给秒了,他们立刻就想叫好起来,却又突然集体一怔,却见那暗魔被一刀砍成两半,伤口却无半点鲜血流出,再看一眼,竟连伤口也都消失,那人魔竟然是分毫无伤,仿佛根本就没有中刀。

    “攻击无效!”他们愣了!

    暗魔却在此刻露出冷笑,探出利爪迅抓向李少元,李少元眉头一皱,身形连忙向后倒退,却不料暗魔的度更快,竟如影随行,利爪一划而过,李少元的胸口顿时出现了五道血淋淋的伤口。

    “啊!”李少元痛吼一声,长刀再斩,暗魔一个轻巧的转身,灰色长甩动,根根如剑,又在他的手臂之上留下数道血口。

    “一头一阶绝品级别的野怪而已!”李少元眉毛一皱,连续受了两次伤,却战意仍旧高昂,喝道:“今日留下吧!”

    “元磁刀经,先天元磁,破影伤命,驭刀行!”(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