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是一款无比宏大的游戏,从开启到现在,甚少有人能离开新手村,而新手村只是这个世界最原始落后,最偏僻简陋之处,新手村之外的天地要更加广大得多、绚丽得多。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而新手村阶段,玩家功法低劣、道具简陋,很多系统功能也无法接触,就好比回到了古代,生活节奏相当原始。不过这绝对不是因为系统缺少设定,而是因为玩家还没有开启。

    当玩家离开新手村,到达区域大城,拜入宗门之后,真正多姿多彩的生活才能算开启,如其他网游类似的“邮寄”、“留言”等便捷功能也会一一出现,或享受生活,或争霸天下,或修武通天,在那个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宗门帮派,这是《仙武》世界中一个很关键的设定,玩家或加入,或创建,总之有了宗门帮派之后,玩家便会开启门派系统,继而享受到门派武学修炼、门派专有任务、门派聊天频道、门派贡献兑换、门派职位竞聘,等等系统功能,就好比在仙武世界中有了户口,有了身份,结束了“新手”的阶段,从此才能获得诸多系统便捷。

    这其实与玩家经过“新手认证”才会开启储物空间,获得新手装备是一个道理。

    当然,玩家也已可以选择不加入任何门派,成为散人,不过就算是散人,也必须要在区域大城中找到类似于“新手接引”的npc认证,才会被系统承认是脱离了“新手”的玩家,继而开启更多的系统功能。

    当初刘一剑要重立天剑宫,那就好比是创建宗门,若真的成功,三大公会的玩家加入进去,那就相当于提前得到新手之后的“认证”,提前开启诸多功能,那好处是无法想象的,不止是领先一步那么简单。

    所以,当得知叶通天仙武宗准宗主的身份,有可能掌控一个宗门时,众人无不激动,这更坚定了他们与叶通天结盟的念头,恨不得立刻就去参加那“仙武宗攻防战”,继而加入仙武宗。

    不过,叶通天此时却没有多少这方面的兴趣,他的心中更多的是关注着姜小蝶之行,所以仍旧带着众人赶往宁神花林。

    宁神花林是粉将团的地盘,平日里,苏柔大多数时间都呆在那里。如她那等人物,已经很少亲自去刷修为、杀野怪,却喜欢研究些生活技能,如炼药、酿酒等等,喜静不喜动,讲究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大比武之后,她与巫铁拳等人的聚很快就结束了,料想此时多半已是回到了宁神花林,姜小蝶倒很有可能找到她。

    在叶通天想来,那袖舞必须死,一场大战或许也在所难免!他不畏战,却也不等闲视之,尤其是经历了之前狩猎场一战,伤痛无助之感如在昨日,他绝不允许失败再次重演。

    叶通天的心沉寂了下来,大战若起,他自身的战力自然是越高越好,所以在赶往宁神花林的路上叶通天暗自运转聚元功,开启天人隐脉,掠夺天地元气入体,不断补充着元气神宫,更开始疯狂消耗修为值,参照藏龙图,迅打通一条条经脉,不愿浪费一分一秒。

    一千条,一千条一百条,一千两百条,一千四百条……

    当叶通天赶到宁神花林边缘之时,竟已打通了一千五百余条经脉,而且渐入佳境,感觉经脉打通的度越来越来。

    “先在此地略等片刻!”叶通天向宁神花林中央深深看了一眼,紧接却席地盘坐在一块巨石上闭起了双目。

    乾元之力悠然运转,他的四周微风摇摆,天空有白云翻卷不休……

    而此刻在宁神花林的中央区域,一众粉将团的高手齐聚,不久前宁神花林旁边剑气惊天,杀戮骇人,众多粉将团玩家被杀,更有护法堂排名第十、第十一的两位护法身死,这可是绝对的大事情,粉将团上下为之震动。

    苏柔也在场,她正安静的听着袖舞的诉说。

    “那叶通天的手段太恐怖了,可能是因为他手上的兵器凶悍,一道剑气挥出,我们完全没有抵抗之力,方不同死了,江晋升死了,大家都死了,爆成血水,飞溅四处,死无全尸,物品掉落的到处都是,唯有我用出了保命道具,侥幸得以逃脱。”袖舞神色之中还带着惊悸之色,“那叶通天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简直就是一个恶魔,这样的人就不应该继续存在,请军师为我们做主,为众兄弟姐妹报仇!”

    周围众人听到袖舞的话,表现各不相同,有的惊惧,有的疑惑,有的愤怒,有的沉默,一时间,各种声音响起。

    袖舞接着道:“还有那姜小蝶,吃里扒外,蛇蝎心肠,表面上看着挺纯洁,但实际上就是一个下贱的货色,她根本就不把粉将团放在眼里,我和众姐妹好声好气待她,而她不仅出手击杀数名姐妹,还唆使叶通天向我们出手!可怜那几个姐妹,还当姜小蝶是姐妹,一直温和以对,最后却死无全尸……”

    “你胡说!”

    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而望,看到了一个略微瘦弱的身影,那竟是……姜小蝶!

    “咦?她不是被救走了么?”

    姜小蝶被一众粉将团玩家以刀剑押解而来,众人见此,包括那袖舞在内,俱都一楞,不明白这姜小蝶怎么又回来了。

    此时的姜小蝶脸色微红,眼睛死死瞪着袖舞,她只身前来,放弃了任何抵抗,算是自投罗网,为的乃是找苏柔讨要说法的,真正弄明白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却没想到又看到了袖舞丑恶的一面。

    “袖舞,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居然这样诋毁于我!”

    姜小蝶神色愤恨,言毕扫了一眼四周众人,目光在詹华颜身上略一停留,最后却望向苏柔。

    “苏柔姐姐,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就如詹华颜所说的那样,就因为我认识叶通天你们就要抓我、辱我、杀我?袖舞这么做难道真的是你的授意么?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