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恢弘,剑气浩荡,那剑气是七杀宝剑七种剑气之崩毁剑气,此剑气最是凶狂,在五万脉内力的加持之下,荡出耀眼的青光,又随狂风之势,席卷一方。??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那剑气,已成剑势,带着叶通天的愤怒,不可忤逆,不可抵挡,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威力。

    袖舞一众人等惊恐了,他们拼命呼喊起来,想逃脱,想离去,但在肆虐的狂风之中全都东倒西歪,无法自如。

    “噗”、“噗”、“噗”……

    一名名玩家被崩毁剑气淹没,不管他们穿戴着怎样的装备,不管他们掌握着何种防御道具,却全都在惊恐的惨叫声中身躯爆开,大蓬大蓬的鲜血因此飞溅,被狂风一吹,形成了一场真正的腥风血雨。

    于是,在绯红的宁神花林旁边,又一片夺目的“殷红”出现了。

    “啊,这是什么招术,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袖舞脸色煞白,她被无边的惊恐所淹没,叶通天的手段出了她的理解,在这一刻,即便她有着丹田境初期的修为,却仍旧感到万分的无助。

    关键时刻,她丢出了一颗青铜圆球,那是她最珍贵的保命道具,得自铸剑谷西方群山之中的一处遗迹,乃是罕见的三阶道具,她本以为这件宝贝在铸剑谷是没有机会使用的,但在此刻却不得不祭出。

    “嗡!”

    青铜圆球一出现立刻疯狂旋转,洒下一片黄色,在崩毁剑气来临之前,险之又险的裹住了袖舞的身躯,并将其化作了一道刹那远去的流光。

    当剑气过后,漫天血雨,血雨之中又有着大量的物品随着众玩家的死亡而爆落出来,纷飞一片,粉将团所有人,除了袖舞以外,包括丹田境初期的方不同以及江晋升,全部身陨,死无全尸!

    叶通天冷哼一声,看也不看那些玩家掉落的物品,却向袖舞化光远去的方向深深望去一眼。

    那个方向,正是宁神花林。

    “你逃不掉!”叶通天冷冷出声,又看了看怀中已然昏迷了过去的姜小蝶,却是将她轻轻横抱,继而向着铸剑谷的方向快而去。

    他将姜小蝶送到了医馆,交由马瞎子医治,又唤来王大富、韩擎一众,嘱咐他们好生照料。

    姜小蝶身上所受之伤不重,但她受到的打击却空前,叶通天并不愚钝,他一路思索,已经反映了过来。此次姜小蝶遇难,或许并非是因她自身,也不并不是袖舞等人故意排挤,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叶通天!

    “萧红之故么?所以……是我连累的小蝶……”

    叶通天低语,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自觉功法有成,命身强悍,此回行事颇为招摇,丝毫没有顾忌暗魔、毒神的出现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也没有刻意去掩饰自己的行踪,有心之人要猜出他的身份并不难。而他,如今仍旧是通缉犯,于三大公会仍旧有着旧怨,甚至是不可调和的仇恨。而暗魔又曾击杀海龙派诸多玩家,再加之挫败尉迟苍穹,俘虏萧红,命身动乱大比武,要找他麻烦甚至恨他入骨,要取他性命之人绝不在少数。

    叶通天自是不怕被人敌对,但因此要波及他身边之人,尤其是连累恬淡、宁静,只是生活类玩家的姜小蝶,这却是他不能容忍的,有如触动了他的逆鳞,令他无比的愤怒。

    “一切恩怨情仇,凡事关我者,尽可来报,我叶某人双拳不惧他千军万马,但若动我亲友……”叶通天眼睛一眯,低沉道:“哼,那就莫怪叶某心狠手辣,不死不休!”

    叶通天走出医馆,眼中有愤怒之火,他突然仰天一啸,这一啸,有其内力激荡,顿时风卷云聚,震空惊世。

    而两大命身,毒神与暗魔,不管他们身在何处,在这一刻俱是心神惊悸,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深入灵魂的召唤,随后不敢迟疑,立刻终止了他们的行动,向着本尊的方向快行去。

    不多时,这两大命身就来到了叶通天近前,各自向着叶通天拱手一拜便迈步融入他的体内。

    命身回归,叶通天瞬间就了解了他们的状况,甚至获得了他们的记忆。这两大命身全都有了突破的迹象,他们都在不断觉醒或者挖掘着身体的潜能,逐渐要形成各自强绝的攻杀手段,战力不可以常理揣测。

    而叶通天心中一动,却也将本尊的愤怒与念头瞬间传达给了两大命身。

    “呼!”叶通天深沉的吐出一口气,整个人的气质因命身回归略微改变,却是变得更加冷酷和傲然。

    “今日,踏平粉将团又何妨!”

    叶通天紧紧一握拳头,目光投向下方,就要大步而去,身后却传来一声呼喊。

    “叶大哥!”

    却是姜小蝶从医馆里走出,她抹去了脸上的血污,重新露出了恬淡的笑容。在她的身旁,铁乌龟、王大富、赵三千等人都在,他们看向叶通天,眼中也都有怒火。

    “事因我起,便也应由我而终,叶大哥,这件事情就让我来解决吧。”姜小蝶微笑着,慢慢向叶通天走来,步子有些轻飘飘的感觉,却道:“我其实没受多重的伤,有你送我的赤血丹,现在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叶大哥,对不起,我恐怕会给你惹来大麻烦,不管怎样,你为救我而杀人,我却是不能连累你与粉将团结仇,我要去找苏柔姐姐,她一定会给我一个说法。”姜小蝶微笑着,缓缓说道。

    叶通天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道:“小蝶,你不明白,此回不是你连累了我,而是我连累了你。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你,而是我。”

    “詹华颜说,因为我认识你,因为可以利用我对付你,所有她们对我下手,不过……我不懂得那些,我只知道是你救了我,是你为了我而杀人,是你愿意替我出头,为我报仇,所以,一切都不重要了……”姜小蝶微笑着,恬淡依旧,单纯也一如以往。

    “叶大哥,谢谢你愿意救我,小蝶很感激你对我做的一切,不过还请大哥不要冲动,也不要轻易与粉将团为敌,让我先与苏柔姐姐见上一面,我去问清楚一切,我不相信苏柔姐姐真有利用我来对付你的想法,我一定要去求证!要不然,我是不会甘心的。”(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