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剑谷新手大比武第二轮空前激烈,这一轮要从一万名玩家之中淘汰胜出一千人,高达十分之九的淘汰率让比武很是残酷。? 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

    大比武进行到了这一阶段,却是开放了观战系统,玩家可以付费观看指定之人的比武情况,而比武获胜之人将会获得所有观看收费的五分之四,失败者获得五分之一。

    一些高手因此渐渐走入了玩家们的视线,甚至获得了粉丝,受到了追捧。

    如侠道战盟六人,如苏柔、韩清、李少元、赵思邪等名人,更是成为了大热门,每一场战斗都能吸引无数目光,光观看收费便让他们在无形之中获得一大笔的财富。

    铁乌龟也是拥有众多粉丝的玩家之一,他被称为“魔兽”,修为虽然只有活血境大圆满,但装备玄兵宝甲,战法凶狂无匹,《金刚护身劲》运转之下,可以化出512枚卐字符印,符印可拼合成袈裟或盾牌,当真防御无匹,他又修得《扛鼎神功》,拥有三大杀招:霸王摧山、力拔山河和定鼎天下,出手霸气无比,有无敌之势,轻松得以晋级。

    赵三千也是一位高手,却走的是猥琐之道,同样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他是铸剑谷唯一的天骄资质玩家,如今修为竟是凝气境初期,不说是铸剑谷修为第一人怕也差不多,他所修功法名为《幻云剑谱》,乃是幻云行宫遗迹中最终极的功法,此功法注重身法度,出剑度极快,功法运转之下,会有白气出现,使得一方区域云雾缭绕,赵三千便隐在云雾之中,热衷剑气偷袭,在本轮新手大比武中同样轻松胜出。

    冷云云被称为“黑脸毒刀”,黑脸之称自是因为他乃是一名黑脸大汉,而毒刀之称却是源于他所修的功法,即《万毒刀经》。这部功法同样是高级功法,据说是一头一阶的变异毒魔蛙所掉落,只是残篇,不是全本,却也威力无穷,能修出“万毒劲”,出手便是毒攻,让人极为头疼。冷云云的修为境界也不低,已经达到了丹田境初期,有惊无险得到晋级。

    王大富因为“大富商行第一铺”名头也极为响亮,他修为平平,不过活血境中期,所修功法却是从赵三千那里讨来的高级功法《七杀剑法残篇》,他本身的战力倒是很普通,却拥有一头强的宠物,便是碧麟毒火蟾!

    这碧麟毒火蟾如今已是二阶白银级,它的体型比巨象还要更大一分,胖胖乎乎的,全身璀璨如碧玉,额头上长出两个短粗的小角,一身鳞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可以喷射炙热的毒火弹,还拥有“毒火附身”状态,堪称小Bug,王大富依靠这头宠物,每一次都能轻松干掉对手,以不败战绩打入大比武前一千玩家之列。

    韩擎的实力一般,修为境界更一般,他所修的功法同样是从赵三千那里讨来的,却是高级功法《冰火剑式残谱》,不过韩擎身上的道具非凡,他拥有紫霄雷罡配,根本就不怕近身攻击,又拥有续命指环,几乎相当于不死真身,每次比武,只管无脑甩动震骨鞭,管叫对手苦不堪言。不过在这第二轮比武中,他比较倒霉,遇到了侠道战盟的师清风,之后又遇到了李少元,最后遇到了他的姐姐韩清,三战皆败,直接扫地出局。

    如此情况,他直接哭着找到了没有参加比武的楚轩轩,对着他借酒消愁起来。

    叶通天也得以晋级,暗魔与毒神两大命身联手,一路摧枯拉朽,无人可敌,不过作为本尊,叶通天却丝毫也没有关注大比武的情况,如此比武,他完全提不起兴趣。

    新手大比武第二轮很快结束,一千名高端玩家被选了出来,系统提示响起,照例“放假”一天,第三轮比武隔日继续。王大富等数人兴高采烈的赶回了大富商行第一铺,正要庆贺一番,叶通天却皱着眉头离去了。

    “希望我的预感错了。”叶通天喃喃自语,目光投向宁神花林的方向,杀心一颤,他大步而行,要去杀人。

    此时此刻,在宁神花林边缘,如同被叶通天凝望之处,却真有一场战斗即将爆。

    “姜小蝶,你这个贱人,沟通外人,坑害队友,也配成为我们粉将团的一员?”一名女玩家喊道,这名女玩家身边还有五人,她们是一支小队,隶属粉将团战事部。

    “别以为你在新手大比武的第一轮比武之中晋级了就有多么了不起,那只不过是你走运而已,一个区区生产部的玩家,还要跟我们战事部叫板不成?有能耐你就别逃。”

    “哼,银蛟玉骨弓本来应该是属于袖舞姐的,苏柔姐姐给了你,现在倒好,你居然用它来对付我们!真是不要脸!”

    几名女玩家气势汹汹,都各自装备着兵器,而在她们对面,姜小蝶正气喘吁吁,满头的大汗。她起先正在采集宁神花,突然对面那几人就蹿了出来,起先污言秽语挑衅,之后又故意欺压,最后竟取出兵刃向她出手!

    姜小蝶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正如她所说的,她虽然笨,但不蠢,虽然不知道对面几人有什么目的,却怎会看不出她们是故意找茬?

    面对她们的咄咄逼人,姜小蝶选择了回避,但是那六人却不打算放过她,竟一路追杀,姜小蝶艰难的辗转至此,连新手大比武都没来及参加。

    “为什么?”她皱眉问道。

    “哼,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一名女玩家道,“叶通天是不是你的姘头?你和他在天剑宫副本里蝇营狗苟,使用下三滥手段坑害袖舞姐,险些让她跌落陷阱,最终还把她困了起了,你们独得战利品,是也不是??”

    “你胡说!”姜小蝶怒道,“是袖舞告诉你们的么?她真卑鄙!”

    “卑鄙?到底是谁卑鄙?你这个小贱人还有没有廉耻之心!”

    “据说你还勾引过护法堂的卢大哥,你不知道卢大哥是袖舞姐的男友吗?真是不要脸至极!”

    “护法堂的方不同与你也有一腿吧,他自己爆出来的,说你床上功夫不行!”

    “江晋升也说过类似的话!”

    “你就是一个千人骑的下贱货色,应该被驱逐出粉将团!”

    “你们!”姜小蝶怒极,眼泪在眼窝里不停的打转,从来没有人这样辱骂过她,她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辱骂,手中银蛟玉骨弓一颤,一支气箭便激而出!(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