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更,17:25、22:3o,求支持——

    袖舞等人展露手段,一路上的小怪自是毫无抵挡之力,片刻之后,几人便到了太清殿前。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有系统提示传来:“太安内乱,赦令封山,第八代精英弟子商朝歌奉命把守太清殿,却有叛逆弟子凌久旭趁乱盗取震殿名剑,二人于太清殿爆大战。选择太清池左岸小路,可避开太清殿,继续前进。击杀殿前弟子,进入太清殿,可触‘剑势与剑式’任务,完成任务可获得丰厚奖励!”

    这太清殿高大雄伟,其内两大凝气境后期的高手正在对峙,便是那凌久旭与商朝歌了,而殿外还有三男两女共计五名活血境中期的太清殿弟子。

    这五名太清殿弟子身穿白色锦缎长袍,手段颇为不俗,尤其擅长配合,当初刷天剑宫时气势如虎的铁乌龟在几人联手之下都要吃瘪,被打的没了脾气,得到叶通天的相助后才得以扭转劣势。

    再次来到太清殿前,叶通天想起了许多。

    在太清殿内,他见识到了“一念剑龙气”、“虚空剑场”、“沛然剑海”等恢弘手段,可谓眼界大开,而在太清池左径的陷阱暗河之中,他修身修心,成就御劲大成,登达宗师之境,却是有过一段铭刻于心的经历。

    叶通天有些感慨,如今他终于踏入活血境,且每时每刻都在自的打通经脉,境界小提,实力却已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只是不知当初的人儿如今又是如何?

    “这太清殿不宜进入,前面的太清殿弟子可算是精英怪,不好对付,而踏入殿内百分百会遭受一记古剑太清的太清阴阳虚实分光剑气,人就要陷入幻境与自身投影一战,能获胜苏醒者十不存一。”

    袖舞开口了,说起了攻略:“所以大家不要接那剑式与剑势任务了,我们走太清池左岸小径,那小径上的陷阱虽多,但都已经曝光了,破解之法都在攻略中,大家跟我走。”

    袖舞说着,带领方不同与将晋升也走向太清池左岸。

    “看他们又要耍什么花样!”叶通天大步跟随,对袖舞几人的心思了如指掌。

    江小蝶眨了眨眼睛,她认出了叶通天,知道他可是一个狠人,此次似乎是有意针对袖舞三人,是为了自己么?

    她偷偷看了叶通天一眼,没来由心中一喜,暗道:“这个人还真有意思,当初被npc重赏通缉,他伪装成了天剑宫洗剑弟子,谁知天剑宫洗剑弟子却又被玩家通缉,如今他带着面具,不知又用了什么伪装道具连Id都换了,只是不知这次的叶仙武还会不会继续遭到通缉或追杀呢。”

    “哼哼,他脾气冷臭,心狠手辣,打过劫杀过人,还散布谣言坑人,招人恨的本事不差,我若是把他的身份供出去,恐怕能得到不少好处呢,呵呵。”姜小蝶莞尔一笑,“不过他倒也挺惨的,眼睛瞎过,狩猎场上据说险些被人打死,说不定现在还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他这次突然冒出来,明显是瞄向了袖舞姐姐他们,是因为我么?”

    姜小蝶突然觉得心跳有些加,她偷偷瞄了一眼叶通天,又连忙装作无视,微微咬着嘴唇,低着头跟在叶通天的身后。

    左岸小径是一条崎岖山道,宽有一丈二,两侧有翠竹葱葱,倒是幽静之处。

    几人走了约莫三分钟,袖舞停了下来,道:“再往前就是陷阱区了,通过的诀窍是左行六步跳右方,再行三步行中央,地面有草不可踏,遇到岩石放心上……”

    “小蝶妹妹,你听懂了么,来,跟着我们走。这条小径上的陷阱都被探了个遍,听我的指挥错不了。”袖舞说道,她踏上小径,方不同、江晋升连忙跟随。

    叶通天向着姜小蝶点了点头,姜小蝶微微一笑,便跟在了三人身后,叶通天走在最后。

    如此,安全的前进了二十余米,袖舞突然停下脚步,道:“前方好像有个大陷坑,咱们要分开绕着过,方不用、江晋升,你们俩走左边,姜小蝶、叶仙武你们走右边,注意一定要踩在青色石板上。”

    “终于……”叶通天眼睛一眯,冷哼一声,一手拉住了正要依言前行的姜小蝶。

    “别去,那是陷阱!”

    “嗯?”姜小蝶一愣,连忙停下脚步,一脸惊疑的扫视众人。

    “你,你什么意思?”袖舞神色一紧。

    “你胡说什么,袖舞好心给你们指路,你们不感谢倒还罢了,居然还如此怀疑。”方不同甩了下手中的虎头金刀,一脸愤恨,恶狠狠的盯向叶通天。

    “小蝶,你是相信袖舞还是相信你身后那个来历不明的东西?”江晋升却眯着眼睛看向姜小蝶。

    “小蝶,我难道还会害你不成?咱们都是粉将团的,我有什么理由害你!”袖舞紧接着道。

    “小蝶,你要是当咱们几个还是朋友就按袖舞说的走,否则,当我方不同看错了人!”

    “这……”姜小蝶立刻脸色踌躇了起来,面对袖舞三人咄咄逼人的目光,她有些不知所措。

    叶通天突然一步踏在姜小蝶身前,将她挡在了身后,面对袖舞三人冷声说道:“我已经没兴趣和你们继续玩了。”

    说话之间,他运转玄功,元气神宫一震,足足一千脉的内力猛然灌注向左腿。

    “哼!”他冷哼一声,右脚猛然向前一踏,携带着他万余斤的筋骨之力,再加持千脉内力相助,叶通天这一脚宛如巨兽践踏,凶狂降临。

    竟是轰的一声,大地一颤,石板碎裂,叶通天的右脚深深陷入地面,一个足有一米深的坑自他脚下放射状蔓延,犹如地裂一般,一道沟壑赫然出现。

    那沟壑波及了袖舞方才所指青色石板,顿时石板如纸片一般碎裂,其下一个幽深的陷坑在震颤中出现,从那陷坑之中隐隐可以听闻湍急水声。

    此景一出,袖舞三人顿时目瞪口呆,紧接着又面红耳赤。

    叶通天一脚凶威,陷坑出现,这是狠狠打了他们的脸。

    左岸小径之中确实有许多机关陷阱,第一次刷天剑宫时叶通天已经用武道天眼窥探了一番,别的陷阱他或许会记忆模糊,但那青色石板之处显然不会,因为正是那处陷坑连通着他曾苦练粘衣十八跌的地下暗河。

    叶通天没有理会袖舞三人的窘迫,他转脸望向姜小蝶,道:“明白了么?”

    “嗯!”姜小蝶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