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舞几人跨过山门,走上了登山阶梯,但越走他们越是疑惑,因为这一路上太清净了,他们根本看不到半个巡逻弟子的影子。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

    叶通天手段凌厉,一路秒杀,他的度极快,巡逻弟子们早已被斩杀了干净,甚至连尸体和掉落物品都被刷新掉了,袖舞几人慢悠悠的走来,自然什么也看不到。

    “怎么回事?小怪怎么都不见了?”

    “再往前走走,说不定被那个叶通天引到前面去了。我怎么说来着?这散人就是不靠谱。”

    “有蹊跷……”

    袖舞三人心中疑惑多多,姜小蝶却道:“那个叶仙武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没有人理会她。

    袖舞却越来越是郁闷,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有了小怪,怎么去找姜小蝶的麻烦?

    几人慢慢前行,片刻后来到了剑门殿,正见叶通天盘坐在前,气定神闲的模样。

    “咦,这小子!”方不同一惊,快步上前,张口便道:“这路上的小怪呢,被你引到什么地方去了?”

    叶通天站起身了,瞥了方不同一眼,冷声道:“引怪太麻烦,叶某全给杀了。”

    “什么?开什么玩笑,你这个小菜鸟当自己是谁?”江晋升也上前来,“就算真是你杀的,也不可能杀的这么快吧?”

    袖舞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她突然想起苏柔曾经说过一番话,又觉得有些释然,咳了几声道:“好了,先不管那些了,既然到了剑门殿,现在我开始说老一的攻略。”

    袖舞看了一眼姜小蝶,道:“这老一苏蛮牛乃是活血境后期的修为,一身蛮力,皮糙肉厚,刀枪不入,一旦落于下风还会召唤小弟,很是不好对付,以我们的实力打正面应该也能取胜,不过我觉得还是按攻略来更加安全效率。”

    她突然指着剑门殿之前的石板地面,“苏蛮牛的活动区域限定在石板地面,一旦退到石阶之外立刻就能摆脱他的仇恨,不过若是在他的活动区域内完全没有仇恨目标的话,他就会立刻被刷回殿前,且状态全满。杀他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清掉殿前的四名山门弟子。”

    “苏蛮牛这一关最难的便是他最后的召唤小弟,小弟一共六个,便是四名基础内功大圆满的山门弟子以及隐藏门后的两名活血境初期巡逻弟子,苏蛮牛一召唤,他们一股脑全涌出来,场面混乱极易造成团灭,如果先把四名山门弟子清掉,无疑就相当于废掉了这苏蛮牛大招的一半,所以在战斗触后,我们第一目标不是苏蛮牛,而是殿前的四名山门弟子。”

    “苏蛮牛召唤之前,这四只小怪是不会动的,所以我们要主动攻击并迅干掉他们,然后跑回石阶迅摆脱仇恨,重新再开苏蛮牛。在这一阶段,小蝶妹妹手握银蛟玉骨头弓便先拉住苏蛮牛,我、方不同、江晋升以及叶仙武兄弟负责清山门弟子,小蝶妹妹你要注意,在我们没有清掉山门弟子之前,你千万要拉稳苏蛮牛,如果你脱了仇恨,那可是会害人的。”

    “好了,大家先消化一下我所说的攻略,咱们略一休整便开怪,过了第一阶段我再说下面的打法。不同、晋升,你俩过来,咱们三个再讨论一下细节。”

    袖舞招呼方不同和江晋升靠近,三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看似在讨论攻略,但谁知道真正在讨论些什么呢?

    “多半是在讨论怎么给姜小蝶下绊子吧。”叶通天摇了摇头,袖舞三人的行为他看在眼里,心中雪亮。

    叶通天旁边,姜小蝶听完袖舞一番攻略却早已是崇拜不已,自语道:“袖舞姐姐果然是大高手,怪不得是粉将团的精英。”

    她突然看到了身旁的叶通天,眨了眨眼睛,靠近两步道:“你也是高手吧?”

    叶通天平静的看着姜小蝶,道:“何以见得?”

    “一路上的巡逻弟子不是都被你杀了么?我只杀了一组就感觉无比吃力,你一路杀上来,度那么快,却跟没事人儿似的,怎么可能不是高手?”

    “你真相信那些巡逻弟子是被我杀的?我的境界可是比你还要低呢。”

    “我当然相信是你杀的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可能吗?我告诉你噢,高手可不是看境界就能看出来的,我有一个朋友,他老厉害了,修为只有基础内功第五重,一大堆活血境高手却拿不下他。”

    “哦?”叶通天不禁一笑,道:“看来真理果然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你说话的语气倒是和我那朋友很像呢。”

    “或许……我就是他。”叶通天突然语气一沉,“姜小蝶,你要小心袖舞他们三人,他们不怀好意……”

    “嗯?”姜小蝶一愣,道:“什么不怀好意?我们可是一个公会的,我小心他们做什么!”

    “人心隔肚皮,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以他们丹田境初期的实力,刷个活血境苏蛮牛还要走什么攻略?而且还要你拉稳苏蛮牛,你难道不觉得有点蹊跷么……”

    “切!”姜小蝶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袖舞姐姐他们是为了锻炼我好不好?你说他们不是好人,我看你才不是什么好人呢,就算要防,我似乎也应该多防你一点。我现在觉得你和我那朋友一点都不像了,我那朋友性子冷,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特别干脆,他话没有你多,更不会在背后说别人坏话。”

    “哼!”姜小蝶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叶通天了。

    “这丫头……”叶通天一愣,他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景,被姜小蝶一噎,竟感觉有些窘迫。

    “呵呵。”过了好一会儿,叶通天似乎才恢复过来,不由苦笑。

    “好了,小蝶上前,开怪了。”

    这时,袖舞开口了。她和方不同、江晋升三人站在石阶边缘,终于亮出了兵器。

    袖舞的的兵器是双刀,方不同的是一柄虎头金刀,江晋升则握着两把寒气森然的黝黑铁爪。

    “叶仙武,最左边的那名山门弟子是你的目标,拿出全力来,战决。”袖舞喊道。

    叶通天冷冷看了三人一眼,缓缓抽出一把银色长刀,却是当初从尉迟苍穹身上爆出的云铁重刀。(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