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叶通天便被传送到了一处二十米长宽的方形擂台,他的对面,伴随着猖狂的笑声,一个方头大耳的玩家同时出现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哇哈哈哈哈,我金炳刘闭关修炼十余天,刀法小有所成,今个儿就要耀武扬威,看啥子人物能挡我!”那玩家姿态傲慢,显得目中无人,他内功运转,体内传出江河澎湃之声,“喏,对面的菜鸟,不好意思,碰到我金炳刘算你倒霉,来,接招吧!”

    叶通天眉毛一挑,没有说话。

    对面那玩家还以为叶通天被自己的气势所慑,脸上得意,大步向前,他使一口厚背大刀,毫不客气的就冲着叶通天砍去,一边说道:“咦,看你咋个有点面熟?咱们是不是认识哇?不过……就算认识又咋地?我金炳刘是不会手软的,哈哈!”

    眼看对手攻来,叶通天却不紧不慢的盘坐下来,说出了令方头大耳玩家感觉莫名其妙的话语:“你们已经脱离了人身,要走的显然已非武道,但百炼方能成钢,不管你们天赋如何出众,神通如何厉害,不经历战斗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叶通天话音刚落,他的身躯陡然一颤,竟是两大命身便一左一右现身而出。

    “啥子情况?召出宠物了?”方头大耳玩刀势一滞,挠了挠脑袋,“好厉害的样子,是个啥子宠?”

    他揉了揉眼睛,却突然见一道灰影迎面扑来,就如一阵风一般,他面色一惊,没做出任何反应,只觉得胸口一凉,低头一看,竟是一只鳞甲利爪抓穿了他的胸口。

    “老子扑街了!这是……啥子招?”那玩家眼睛一瞪,一脸震惊和不甘,却是气绝身亡。

    在新手大比武过程中死亡不会有任何惩罚,失败者即刻就会被传送出比武场地。

    方头大耳的玩家被传送离场,杀他者,慢慢显化出身形,灰眸灰,魔躯如寒铁,不是暗魔又是谁?

    “喋喋,下一场是我的。”毒神盘着蛇尾,摇着万毒幡,有且不满被暗魔抢了战。

    叶通天此刻收到了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胜利,战斗耗时一分2o秒,您获得一点比武积分,目前战绩一战一胜,请等待下场比武。”

    比武结束,叶通天被传送出了比武场地,他觉得颇为无趣,索性留下暗魔与毒神代替自己进行比武,他则离开武斗场,前往新手大殿而去。

    他要去探望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npnetbsp;  本尊离去,命身比武,因叶通天的创命轮回诀玄妙,命身已成独立存在,这种做法是完全可以的,且在系统看来,命身比武获胜倒也罢了,若是失败,对手却不算胜利,只有叶通天的所有命身以及本尊皆败,那么系统才会承认叶通天落败,也才算对手获胜。

    可以说,拥有两大独立命身,叶通天完全就是比武中的Bug,而两大命身天赋惊人,放在玩家之中,每一个也都可称Bug,足以横扫一方。

    叶通天有所预料,但他不可能知道他留下命身比武的举动会造成怎样的轰动。

    o7号武斗场空间简直要炸了!

    暗魔身披鳞甲、灰灰眸,毒神三目九角、人身蛇尾,这两大命身并肩出现,可以想象在玩家众多的武斗场中会出现何种景象。

    “卧槽,怎么有野怪混进来了!”

    “卖相不赖,是Boss吧!”

    “哇,救命啊,他们样子好凶恶!”

    “这是在玩cospLay吧?”

    “听说有个禁地之路娱乐模式,通关宝箱可以开出时装,我看八成这两个货就是穿着时装来显摆了,不过这时装倒是挺有意思,有机会哥也去整几套去。”

    “看不到属性信息,有没有可能他们真是野怪?”

    “什么野怪,我看他们更像妖怪……”

    玩家们纷纷远离暗魔与毒神,众说纷纭,视他们为邪异,十之**都心存忌惮,不敢太多靠近。

    而随着比武的进行,终究有玩家遭遇到暗魔与毒神,当时他们懵了,事后他们疯了!

    “抗议,严重抗议,野怪怎么也能参加比武,而且还是两头组队的!”有玩家在人群之中,指着暗魔与毒神,一脸怒色道……

    “老子被一招秒了!”不多时,又一人又惊又怒道。

    “Bug!绝对出Bug了!”

    “他俩还真能参加比武,这怎么能行?”

    “我就想问,挂了他们会掉宝不?”

    “本人刚被他们挂出来,大家注意啦,他们强的根本不是人,太凶残了,本人活血境大圆满居然都被一招秒……”

    o7号武斗场副本的玩家们惶恐了,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在比武中遭遇暗魔与毒神,这种惶恐渐渐演化为风暴,在玩家之中肆虐侵袭。

    于是,“野怪侵入,妖魔乱战”的说法轰然传荡。

    暗魔身披鳞甲,灰眸灰,冷漠无情,被称之为魔。

    毒神三目九角,人身蛇尾,邪异森森,被称作妖!

    妖魔乱战,人人惶恐!

    而妖、魔的本尊此刻却刚刚拜访完猎人段淳风,正略微错愕的看着鼻青脸肿、满头是包的马金铿。

    叶通天不会在意暗魔与毒神造成的轰动,经历风雪惑乱,在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武道决心之后,叶通天也对自己更加自信,比起隐藏手段、隐藏底牌,他现在更喜欢以强横的姿态碾压一切。

    那是一种狂傲,接近霸道。

    叶通天已不会因别人的看法而伪装自己,他不会刻意去扮猪吃虎,他的武法,不应有任何顾忌,堂而皇之的施展、显露又有何惧?

    比起去揣测施展武法会造成什么后果,顾忌命身比武会不会暴露自己的底牌,叶通天其实更想知道其他东西,比如……到底是谁帮自己还了欠债?又或者是谁将马金铿打了个满头是包?

    迟疑了片刻,叶通天终究向着马金铿开口询问,而马金铿似乎心情不错,竟告诉了叶通天答案,令叶通天感到意外的是,替他还债之人不是王大富,不是韩擎,更不是铁乌龟等人,而是姜小蝶!

    “怎会是她?”叶通天簇了簇眉,他真的感觉颇为意外。(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