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道掌印,代表着二代宗主与三代宗主的凡造诣,令叶通天禁不住心中向往。??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

    他突然意识到,这口造化仙武钟或许根本就不是用蛮力可以敲响的,能敲响它的,唯有惊天武道、绝世神功。

    “此钟,我是否可以敲响?”叶通天扪心自问。

    二代宗主以阵法化武道,玄功万千,演化无尽,功法璀璨,三代宗主资质最劣,却筑就磅礴元气神宫,逆运成武,功深造化,震古烁今。这是两位绝代人物,惊艳万古。

    与两代宗主相比,自己似乎根本不算什么。

    面对两道掌印,叶通天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盘坐在造化仙武钟之前。

    仙武之巅,虽然已无风雪,却仍旧高处不胜寒。叶通天一路走来,虽然内力蒸腾,依旧有雪花在身,此刻他的身躯更是渐渐结出冰霜,眉毛与头化作了霜白。

    他渐渐成了一个冰人,但气势却在不断崛起,使得他在沉寂中,如同一头蛰伏的巨兽,在无限蓄积着力量,等待一飞冲天!

    时间一点点过去,叶通天的体表由冰霜变为了冰层,且继续加厚着,寂静的仙武之巅就这样出现了一块奇异的寒冰。

    银色的造化仙武钟静静悬空,如永恒不动……

    一晃,十二个时辰便已流逝,这一刻,突然,随着一声“喀”的冰裂之响,乱冰飞溅,一道昂扬的身躯猛然站起,傲立仙武之巅峰!

    叶通天此刻气势冲天,如出鞘的利剑,他的眼睛睁开,目光明辉若阳。

    此时的他,越以往的锐利,气质更多出一分霸道!这是他积蓄了十二个时辰之后的巅峰,是他最强的状态。

    “喝!”一声轻喝,叶通天剑眉一扬,内力爆,他的头无风自动。

    突然,又是一声轻喝,叶通天身躯一震,灰眸灰,鳞甲森森的暗魔现身,从叶通天的背后一步踏出,他神色冷漠,右爪向天一托,一把成人手臂长短的灰色刀影便在他的掌心浮现。

    那刀影,似虚似实,颤抖中又猛然变大,化作了三丈长短的巨刃,擎天而立,绝世锋锐。

    “喋喋……”怪笑之中,一杆漆黑大幡搅动,三目九角、人身蛇尾的毒神也现身而出,他脸上带着邪意的笑容,额头正中闭着的第三目红光微现,眼皮颤动,似乎就要睁开。

    他的身后,悄然浮现两尊巨大的身影,那是暗黑九头蛇和深渊九头怪,两道身影一出,一股厚重的威压和深沉的恐怖立刻就从毒神身上猛地散而出,使得他分外邪恶。

    “一击,凝聚我毕生感悟!一击,凝聚我所有意志!一击,凝聚我武道野心!这是我,凝聚了灵魂的一击,给我,响!”

    叶通天跃身而起,元气神宫轰然中开,远一般活血境圆满,甚至普通丹田境武者也不可能拥有的磅礴内力冲临四肢百骸,他的灵魂升华,一掌探出,如怒龙出海,狠狠向着造化仙武钟印去!

    于此同时,暗魔酝酿已久的灰暗刀斩也蓦然斩出,灰暗刀影绝世锋锐,浩荡绝世攻伐神通之威!

    一旁的毒神身躯盘起,额头正中竖眼蓦然睁开,一股赤红射线飙射而出!那射线猩红如血,又如一道红色闪电,正是天赋神通之术:即死冥眼!

    三道身影,三击合一,包含了叶通天的所有武法,武道天眼、创命轮回、灰暗刀斩、即死冥眼……种种武法,种种意境,种种感悟,种种期盼,都随着这三击,轰然降临造化仙武钟!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沧桑亘古的仙武钟岿然不动,仙武巅峰之下,漫天的风雪也都凝固,叶通天翩然落地,两大命身凝目而望。

    这样的一击能否被造化仙武钟承认?能否与二代宗主阵符掌印媲美?能否与三代宗主绝世武道比肩!

    叶通天面色平静,心绪随着方才一掌而飘远,对他来说,那一掌是意志,是野望,打出了那一掌,他已无遗憾,管他能否钟响,自己的武道路途已经敞亮。

    然而,下一刻,突然一声震耳的嗡鸣之声响起,造化仙武钟剧烈颤动,无比悠扬的钟声终究响起。

    “嗡……嗡……嗡……”

    这一刻,一道深深的掌印在造化仙武钟上出现,与二代宗主、三代宗主的掌印并排,那掌印辉煌夺目!

    这一刻,浩荡的钟声席卷整座冰峰,更通达未知的虚空,那钟声震人心神。

    这一刻,离合殿内神色萎靡,正在喋血的凌绝笙眼中含着期盼与激动之色,出了畅快的欢笑。

    这一刻,仙武冰峰之外,正在攻打仙武大阵的万无心、愈红莲、商朝歌、左禅机,全都吐出了一口鲜血,他们心神震荡,满脸不可思议。

    这一刻,铸剑谷新手大殿内,原本正悠然假寐的马金坑如同五雷轰顶,霍然站起,他满头是包,神色怔然,冷汗哗哗而流。

    这一刻,在距离此地无尽遥远之处,似是星空之中,有一尊身高千丈的鳞甲暴猿,那猿猴健壮至极,披挂着黝黑铁甲,踏步在虚空之中,它的身后拖着一条粗壮的铁链,那铁链的尽头,拴着一颗硕大堪比巨山的蓝色巨石,那巨石之上燃烧着汹汹的蓝色烈焰。

    暴猿拖山,独步星空,这是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然而却有一位独臂老人盘坐在那鳞甲暴猿的头顶,似已如此千年,他……突然睁开了双眼,那双眼之中倒映星空万星!

    “时隔三百载,钟声既响,我脉传人现世,当贺!”

    独臂老者喃喃出声,随着其话语,他身下的鳞甲暴猿一声怒吼,竟有无限雷光从它口中喷溅而出,扫荡万里虚空,其景……有若灭世!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处遥远的地方,似一座凡人的国度,一座茶楼之中,有一位样貌普通的中年,他穿着青衫,看起来平凡无奇,他在悠然品茶,但诡异的是周围所有一切,人也好物也罢,哪怕是流水,哪怕是日光,全都静止不动,时间仿佛停止了,唯有那中年人慢慢品茶。

    “这钟声,令人怀念啊……”

    中年人撇了撇嘴,他的人突然消失了。

    在他消失之后,而茶楼中的一切,终于恢复了正常,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但所有的人都不会知道,有一个中年之人,来过这里,品过一杯茶,而那茶碗一旁,一枚钱币还在悠悠打转。

    仙武之巅,当造化仙武钟响起,叶通天的耳边也迎来了久违的系统提示……(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