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风雪困身伤神,惑心乱道,引人自我拷问,直至全盘否定,迷失自我,最终的结局呢,变为行尸走肉还是失心疯?

    这样的风雪之地,无比可怕,到底因何原由形成,真是自然之力么?登山石阶又是谁人开凿?这座仙武冰封谁能登顶?凌绝笙不能,万无心可以么?

    一座仙武冰峰,实在有太多隐秘,要探究这些隐秘,则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甚至要付出生死。??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叶通天不知,甚至凌绝笙也不知,这登山石阶六千阶之后的四千石阶,本就不是为常人所准备的。

    仙武宗有着一段辉煌的历史,三代宗主执掌时,在南域显世已有三百年,而仙武冰峰的最后四千石阶,曾经是著名的试炼之地,踏过这石阶之人,武道天才也好,大派掌门也好,至少有千余人之多,而能走完这条路,登达冰峰之巅的,不算仙武宗开派祖师,就只有两人!

    这两人一位是阵法宗师,一位是武道宗师!

    许多年前,关于这条风雪惑乱之路就有了非宗师之境不可踏的说法,这不是什么特殊的限制条件,也不意味着只要身为宗师在这条路上就不会有危险,之所以会有这个说法,只是因为踏入了宗师之境的人,技艺群,大都才智过人,而且因为身处巅峰,经历过千锤百炼,大都意志坚忍,才可以对风雪惑乱稍有抵挡之力。

    这条风雪惑乱之路,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取巧的方法,说是惑乱心神,其实则是残酷的自省之路、炼心之路。

    在这条路上,如果心存胆怯,或者试图寻找他法,则必败无疑,唯有真正面对,肉身上承受住剔骨割脉之痛,又能真正承认自身不足,用意志为自己点燃一盏真我明灯,方才有一丝活路。

    而当叶通天自封五感六识,其实是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他没有按照“存活规则”那般去接受自我拷问,而是唯独留下执念,以执念破妄念,以执念破惑乱!

    他这种方法其实更为霸道!就是针锋相对,看一看到底是自己的执念更强,还是惑心乱道之法更强!

    在叶通天心中,如果连自己最深的执念也会被惑乱,那他就真的就注定只会是一个失败者,死在此处也罢。

    那么叶通天心中最深的执念到底是什么呢?是复仇,是武道,还是其他。

    封闭六识五感,惑乱之言在耳,叶通天的心却渐渐静了下来。

    记忆中的画面一幕幕流淌在他心间,少年为孤,挣扎自立,踏身游戏,Bug传奇,年少轻狂,反抗复仇,获罪判刑,十年苦牢……

    叶通天这一路走来,因踏入万法世界而人生转折,因修武而窥大道,他的生命踏入万法大世界开始就与武道分不开,武道渐渐成为了他的唯一,当抛去万念,他的心中唯一留下的,是武道!

    他的毕生追求,唯一不灭的执念,竟是武道!

    他可以放弃一切仇恨,可以消弭十年苦牢的怨念,可以不再对六大神级玩家有报复之心,但是武道却悄然在他心中扎根,无法再去摒弃。

    风雪石阶,叶通天慢慢演练着拳脚招式,元气神宫敞开,内力供应不止,周身冒着热气,就这样,他如痴如魔,一步一步,慢慢前行!

    他身躯看似飘摇,却始终不倒!

    他脚步沉重千钧,却坚定向前!

    一生为武,心再无欺,万念可抛,唯武执念!

    叶通天一步步向前,他没有倒下!

    六千五百阶,七千阶,七千五百阶,八千阶,九千阶……

    当整整一日之后,叶通天终于来到了仙武巅峰,登山石阶的尽头。

    这里,再无风雪,却有一口银色巨钟悬在半空,那钟如风雪铸就,披霜载雪,沧桑亘古,似乎永恒。

    此钟,造化仙武!

    叶通天止步钟前,他的五感六识在这一刻复苏,三千阶的路程,他认清了自己,再一次明确了武道于自身的意义。

    三千阶的路程,他完成了一次心炼,最终于惑乱之中苏醒,成了真我。

    回头再望一眼那可怕的风雪,叶通天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三千阶惑乱之路于他的造化,甚至不亚于一窥藏龙图,从此,他练就真我,从此将再无迷惑。

    “以前蹉跎过多,错事太多,悔事太多,经此历练,我才知道我以前确实失败……但从此之后,我叶通天以武为生,当修绝世神功,当悟最强神通,一生为武,那就应该有武者模样,当以武法震天下!”

    叶通天有一种霍然开朗的感觉,这一刻,他感觉如同新生!

    抬眼观望造化仙武钟,叶通天却又眉头大皱,那钟非凡,看不透是何等级之物,巍峨沧桑,有这一股难以言语的感觉。

    似乎那钟就是武道,包容着一切武法!

    “这银钟显然就是凌绝笙口中的宗门底蕴造化仙武钟了,果然颇有气势。”

    叶通天不自禁的抬起手掌,内力饱提,突然纵身一跃,半空中向那造化钟全力一掌打去!

    这一掌有叶通天万斤**之力,叠加元气神宫的澎湃内力,威力极大,绝对是叶通天进入万法世界后从未有过的最强一掌,但他这一掌落下,仙武钟却纹丝不动,反而一股绝强的反震之力从钟身之上反弹,令叶通天直接跌飞五丈。

    “噗!”叶通天只觉得五脏翻腾,如同被人在胸口狠狠擂了一拳,竟然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

    “此钟……”他心神狂震,完全相不到这种结果。

    突然他目光一凝,在仙武钟上看到了两个掌印!

    那掌印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日月,深深镶嵌在钟身之上,有沧桑之意,却看起来仍旧刺目,仿佛是有人刚刚留下。

    叶通天仔细望去,第一个掌印清晰无比,看似一掌,却又好像千万掌重叠,带着一股独特的意境,叶通天看得久了,突然感觉那根本不像是什么掌印,而是一种符号,一种标识,或者说……阵符!

    突然,就在这个念头冒出的同时,叶通天眼前一晃,他竟被拉如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无天无地,四面八方皆是掌印,那掌印之多,何止千万,却将自己重重包围,封了天,封了地,使得自己逃不脱,看不穿,如被镇封。

    “武道天眼!”叶通天毫不犹豫开启天眼,立刻看破虚妄,走出幻境,他脚步一颤,连退三步,脸色霎时苍白。

    “好一个阵符掌印!”叶通天赞叹,他猜出了留下了那掌印之人,除去离合殿之主,阵法宗师仙武宗二代宗主,恐怕没有人能以阵符化掌印!

    “二代宗主留下如此掌印,看来曾敲响造化钟,那么第二个掌印,属于三代宗主么?”

    叶通天情不自禁的看向第二个掌印,那掌印初看普普通通,但看得久了,却也能察觉到别样的意境,那掌印在叶通天的心神之中无限放大,厚重之意扑面而来,最终却化作了一座恐怖的巍峨雄殿!

    “元气神宫!”叶通天冷汗直流,第二个掌印展示主人的强大的功力,那竟是元气神宫的投影!(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