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剑谷,铸剑阁,后院之内。? 八一中?文?? W?W?W?.㈧8?1?ZW.COM

    npc武云枫正在炼剑。在这武云枫的身后,却是有一名玩家静静而立,那人黑衣铁剑,神色冷峻,浑身上下似有一股浓浓的戾气,给人一种阴暗深沉之感。

    其名谢剑歌,在玩家之中算是独行侠,名字少有人知,但在铸剑阁玩家声望之中,他排在第一,排在第二的是海龙派的定海侯。

    铸剑谷的玩家们都知道铸剑阁布铸剑任务,那任务随机,完成后便会有npc免费为玩家铸剑,却不知道玩家还会获得隐藏的铸剑阁声望。

    往日里,这铸剑阁颇为火热,算是整个铸剑谷最热闹的地方之一,因为铸剑阁出品必为精品,是铸剑谷玩家获得精良兵器的必选之处。

    不过,因为新手大比武将近,这铸剑阁渐渐冷清了下来,因为铸剑阁所布的铸剑任务大都费时费力,关键时期,已少有人来交接任务了。

    但是谢剑歌始终都在,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几乎没做过别的任务,一直都在不断的刷着铸剑阁任务,及至开启铸剑阁的声望系统他更是专注于此,可以说对铸剑阁情有独钟。

    铸剑阁声望很难刷,远远不是兵器铺之类的可以比拟的,但是谢剑歌在铸剑阁的声望却已经达到了亲密,在整个铸剑谷十万玩家之中,他是唯一!

    而声望达到亲密,他获得一项特权,那就是可以踏入铸剑阁后院,跟从武云枫学习铸剑术。

    武云枫,这是一个十分特别的npc,他早已成为天选者,却始终不离铸剑阁半步,他的修为境界不高,不及张弓劲和刘一剑,却能铸二阶宝剑,他不按套路出牌,曾经没有任何原由的赠给定海侯三十把一阶宝剑,还曾经用一把二阶宝剑向一名玩家换取一块普通至极的赤铁矿石!

    这个npc很随意,似乎根本不受系统约束一把,在玩家眼中是可以测试人品的福星,而在是那些公会大佬的眼中,他就成为一个莫大的变数,因为他的随意,可以很容易的改变一个公会的实力,甚至可以轻易改变一场战斗的结局。

    谢剑歌静静的看着武云枫炼剑,不同于一般的玩家,他喜欢思考,善于观察,早已认定武云枫乃是非凡人物,其冷静、神秘、沉稳,非同一般,身上必然隐藏着绝大的秘密。

    武云枫的炼剑手法非常特别,不同于一般的铸剑术,他乃是用内劲勾勒出诸多奇异的印记,再以印记锻炼剑身,使得那剑越灵动非凡,此术颇为神妙,近乎术法,远非普通铸剑术可以相比。

    而武云枫所炼之剑也特别,竟是一把四四方方的四棱剑,有三尺之长,泛着青绿色的金属光泽,大略一看,如同一把陈旧的青铜锏。

    “你在铸剑阁呆了不少时间了,我曾不止一次的留意于你,你很不错,倒是可以入我铸剑阁。铸剑阁,小门小派,包括阁主在内,最辉煌时也不过只有七人,如今更是只剩下我和父亲,你若要加入,那就是当代铸剑阁的第八人。只是我铸剑阁虽小,却有传承戒律,一入剑阁,终生铸剑,亦只修剑法。你现在拥有这样一个机会,好好思索一下,是否愿意加入铸剑阁,成为我铸剑阁弟子!”武云枫突然说道。

    谢剑歌一愣,被问的有些莫名其妙,心想大概是因为声望达到亲密所以才触了一些设定,于是他仔仔细细品味了武云枫的话语,觉得这是一场机缘,于是决定赌上一把,道:“我谢剑歌,愿意加入铸剑阁!”

    “嗯!”武云枫点了点头,道:“那么,从此你就是我铸剑阁当世第八位成员,嗯,顺序不能乱,你的名字就叫剑八好了。”

    武云枫说话之间,突然一道朦胧但绚丽的金色小剑从其天灵飞出,在空中盘旋飞舞了两圈,而后陡然钻入了谢剑歌的体内。

    霎时,这谢剑歌眼睛圆睁,似乎是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脸的吃惊模样。

    “既入铸造剑阁,那么一些事情你却是要知道的。”武云枫不紧不慢的说道:“铸剑谷之外,世人皆知天剑宫,皆知万毒门,却不知天剑宫也好,万毒殿门也罢,在最早时期都是归属于铸剑门的!这铸剑门以铸剑之术闻名天下,同时传承一部绝世神功,威震四方,却因掌门失踪而分裂崩溃,直至覆灭,教人惋惜。”

    “铸剑门分裂,天剑宫出,万毒门出,但是这两派却没有获得铸剑门根基的铸剑之术,更没有得到镇派绝学,而我铸剑阁,实乃铸剑门一脉传下,却是掌握着半部绝学以及铸剑之法!世人愚昧,求什么荒剑台,求什么刀锋山,却不知我铸剑谷铸剑阁,才是真正底蕴深厚之地!”

    武云枫目中露出精光,停下炼剑,转脸面对谢剑歌,又道:“我铸剑阁之人,当习铸剑妙术,当传镇派绝学!功成之日,盖压天下,当复铸剑门昔日荣光!”

    “而铸剑阁自有规矩方圆,其他的你先不用知道,我今日只说两点,第一,铸剑阁之人只用自己所铸之剑,其二,铸剑阁之人非成九九八十一把乾坤剑,不能入凝气!”武云枫站起身来,他张口一吐,便有数十把青色小剑从口中飞蹿而出,它们初时极小,但转眼便化作成人手臂长短,竟都是四棱剑。

    “我在剑阁排名第三,你可叫我剑三,从今日起,你随我学剑,待我乾坤剑小成,踏入凝气,再传授你半部绝学!”武云枫道。

    谢剑歌眯了眯眼睛,连忙应是。

    武云枫突然一笑,神色霎时温和,却道:“方才说话略微有些严肃了,既然咱们已经成了自己人,我也就不跟你装什么深沉了。”

    “老八啊,其实我这个人是胸无大志的,不可能成就什么大事,待我将咱们这一脉的妙术都传给了你,你可就要担负起宗门复兴的重担了,你是天降异人,生来就不一般,注定会是个大人物,我看好你!来来来,我先向你布一件任务,此去东方近百里,有一座仙武山,那山中有大能,昔年人称剑雪仙子,你去向她跪求一些雪晶石回来吧!”

    武云枫拍了拍谢剑歌的肩膀,那谢剑歌却面色怪异,不知怎得,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赌错了。(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