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元功修成之时,叶通天以元气神宫吸收了冰晶雾气,聚元宫震荡,他却因为天人合一物我两忘,根本就没有感觉出来。? 八一中??文 W㈠W?W?.㈧81ZW.COM

    “嗯?”他又看向远处,四尊npc大佬的绝世手段将天地都搅乱,声势赫赫,景象震人心神,他连忙查看系统提示,这才搞清楚状况。

    “命身有成,令我有些兴奋过度了。”叶通天摸了摸鼻子,喝了一句:“命身回归!”

    顿时,站在他左右的暗魔和毒神应声而动,回归本尊,藏匿在他身体之内,叶通天转身凌绝笙,沉默了片刻。

    “如今我有六万脉内力,一些逼毒的手法倒是可以一试,形势所迫,得罪了!”叶通天向着凌绝笙一抱拳,却是展开手段,运气于指,在其周身击不但点击各处穴窍。

    他的动作很快,手指不断点触在凌绝笙的后背、胸腹,甚至某些要害部位,每一击都吐出一些内力,妄图助凌绝笙逼毒,然而越是如此,他越是心情沉重。

    万无心毒功的厉害,非他能够想象,而凌绝笙中毒之身,已然到了无解的地步。

    “毒神!”叶通天再次唤出第二命身,“你拥有剧毒天赋,对她身中之毒可有办法?”

    拖着长长蛇尾的毒神从叶通天身躯之中游走而出,出喋喋怪笑,他的眼睛细长邪异,盯着凌绝笙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身子一探,张开口,竟然在凌绝笙的脖颈之处狠狠一咬。

    而后他缓缓松开口,舔了舔残留在嘴角暗红近黑的血液,摇了摇头道:“若是她刚刚中毒,依靠万毒幡和我的手段,倒是可以救她一救,不过现在她中毒已深,大罗神仙也难为其续命!”

    毒神说话之间,摇动万毒幡,黑色的幡旗在凌绝笙身上扫了一遍,顺便收了些剧毒。

    “不过倒是可以试一下以毒攻毒,不敢说有效果,但应该可以令其苏醒,要不要试一试?”

    叶通天沉默了片刻,他走到凌绝笙近前,说道:“你的生死,叶某无权也不应该去决断,但形势危急……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够听到我的声音,若你愿意以毒攻毒,给叶某一些暗示吧。”

    “唉……”

    叶通天叹了一口气,在凌绝笙面前静坐起来,双目却眨也不眨,认真的盯着凌绝笙。

    卿本佳人,剑子仙迹,丰神如玉,傲骨冰清,转眼如今容颜枯老,半步黄泉,世间无奈多半如是。

    叶通天不是多愁善感之人,在面对此刻的凌绝笙,也忍不住唏嘘,更有一些亏欠之感。

    突然,他敏锐的现凌绝笙的左眼皮跳了一下!

    “嗯?这是你的提示么?”叶通天站起身来,背对凌绝笙,他又沉默了片刻,而后以落寞的语调,对毒神下令道:“仍旧算是叶某的决断吧,毒神,以毒攻毒!”

    毒神邪然一笑,裂开嘴角,露出一排细密且尖锐的牙齿,他游走到凌绝笙近前,将脸凑近其面孔,陡然吐出一小团黑色的毒雾,那毒雾瞬间钻入了凌绝笙的鼻孔,使得其人面色顿时漆黑。

    毒神之毒,传承暗黑九头蛇,放到异域,那是可以将远古巨龙都毒杀的恐怖之物,尽管那凌绝笙根基不浅,尽管毒神命身还处在幼体阶段,但其毒之威,仍旧不可小觑,怕是凌绝笙即便全盛,也得小心对待。

    被毒神一口毒气入体之后,凌绝笙果然有了反应,她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不多时,她陡然睁开了双眼,却是猛的吐出了一大口暗红近黑的血液。

    “师尊……”她没有理会叶通天,反而半跪在地,对着已经莫名消失的聚元殿,对着那曾经黑衣盘坐的方位,深深一拜。

    “徒儿有负所托,境界凝滞,令仙武山步入今日危境,是徒儿能力有限……但徒儿今日斗胆,要将仙武宗主之位传下,徒儿身中剧毒,命不久矣,死不足惜,但仙武宗传承不能断,至尊仙武令不能失!”

    凌绝笙突然站起,她来到叶通天近前,目光锐利如剑,道:“此时此刻,你是唯一能救仙武宗之人,我知道你不愿意拜我为师,以你的才智,我也的确不配做你的师尊,但我仍旧希望你能执掌仙武……请受凌绝笙一拜!”

    凌绝笙面色凄苦,却是对着叶通天一揖到底!

    “前辈……”叶通天哑然,此时此刻,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来到仙武山,通过试炼三关,吸纳师尊冰晶雾气,或许明明之中已有天意……仙武传承不能断,请小友成全!”凌绝笙再次对着叶通天一拜。

    叶通天觉得有些受不了,他更加想不明白凌绝笙为何如此,一个即将被消亡的门派,有没有宗主有何意义?他皱了皱眉,对着凌绝笙说道:“前辈,我不过只有基础内功圆满的修为而已,而且资质最劣,外面更有我根本无法抵抗的强者攻杀,我做不做这仙武宗主又有什么意义?”

    “万无心虽强,可也未必能够破灭仙武山,师尊虽逝,但师祖还在,太师祖亦在,只不过他们距离此处万分遥远,不可能真身前来,但只要你愿意成为仙武宗主,执掌至尊仙武令,则可以向他们借力,未必不能一战万无心!”凌绝笙说道。

    “哦?又是至尊仙武令!”叶通天眉毛一扬,他此刻万分肯定,那至尊仙武令定然是十分了不得的道具。

    “仙武宗的传承也就是至尊仙武令的传承,此物……关系大秘……”凌绝笙却是突然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块八角铁牌,“若你是仙武宗主,则此物归属于你!”

    叶通天目光一扫,看到那八角铁牌的瞬间却是心神一颤,那八角铁牌,样子如此熟悉,与那毒神幼体记忆传承之中,曾佳抓住它们打算泡酒喝的糟蹋道人腰间挂着的铁牌极为相似。

    叶通天下意识的接过八角铁牌,其物没有任何属性,叶通天心中好奇,将其翻过来,却见上面刻着一个“仙”字!

    “仙?那糟蹋道人腰间的铁牌上面刻着的是神!”叶通天心中道:“那糟蹋道人不知是谁,毒神幼体的原主人,也就是铸剑门掌门对他似乎都极为害怕,砸了酒缸就要亡命逃亡,可见其人定然不一般,身份恐怕极高,可是这至尊仙武令,跟那刻着神字的八角铁牌又有何关联……”

    “接过了至尊仙武令,你就是我仙武宗一宗之主!”凌绝笙你突然笑了起来,她笑得释然,仿佛一下找到了依托,将心中的负担卸了下来。(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