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苍穹咬着牙齿,他小心的向着聚元殿内张望,却没有现叶通天的影子,也没有看到萧红,他皱了皱眉头,心中疑惑起来。? 八一中文 W?W?W?.?8㈧1㈧Z?W㈧.?COM

    “什么情况?这两人分出了胜负?还是跑到别处纠缠去了?莫不是他俩狼狈为奸了?有这个可能!作为玩家,玩个游戏,所图的就是个利益,若是那叶通天想开了,和萧红一起宰了仙武宗主,那妥妥的双赢大赚啊,相比起来,打打杀杀有什么意义?”

    尉迟苍穹越想越是觉得心虚,终究一咬牙,从储物空间之中陡然取出一个黑色小陶人,咬破手指在上面抹了一丝鲜血,而后往旁边一丢。

    “这是万无心赐给老子的一次性道具四阶剧毒傀儡,需要五分钟的释放时间,老子今天就拼了,管他那叶通天还是萧红,老子见一个宰一个!”

    尉迟苍穹说话之间,那黑色小陶人慢慢变大,五分钟后,竟化作了四米多高的黑色陶俑巨人,持双刀,披挂战甲,威严雄武。

    尉迟苍穹成功释放剧毒傀儡,又往聚元殿内瞅了一瞅,皱着眉头下令道:“剧毒傀儡,给我感受万无心的毒功气息,追踪仙武宗主的位置。”

    那黑色陶俑巨人立刻睁开了双眼,其眼眸漆黑,却精光四溢,只见他突然上前两步,闯入聚元殿,一刀扬起,竟是狠狠斩出了一道黑色刀气。

    那刀气直冲大殿一角,看似斩向虚空,却叮当一声,斩出了一面小旗。

    顿时空气如水波一般颤动,小四方藏玄阵被破,继而如同撩开了雾纱,盘膝而坐的凌绝笙显露了出来。

    小无相四方藏玄阵虽然可以令人遁入空间,达到消声匿形的效果,但是破解也容易,因为它的四面阵旗作为布阵的重要道具,只能半遁入空间,一些攻击如果落点准确,将便能将之击出现形,从而破阵。

    “啊,这是……”尉迟苍穹一眼看到尉迟苍穹,顿时血气上涌,直冲脑门,兴奋道:“仙武宗主!”

    尉迟苍穹神色激动,他感觉自己时来运转了,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觉,只要杀了仙武宗主,爆出仙武令,别管之前损失多少,一下子全赚回来。

    “好个标志的npc,怪不得万无心那老妖怪左一口剑雪仙子,右一口剑雪仙子,果然是人间极品!唉,可惜她被万无心毒功所伤,容色暗淡啊,如此牛气的npc,又如此气质出尘,老子怎么感觉邪火焚身?好想趁人之危,舒爽舒爽!不过算了,还是一刀杀了,迟则生变!”尉迟苍穹嘀咕着,左右看了看,刚想继续对着剧毒傀儡号施令,突然感觉腰间一麻。

    “嗯?”他竟然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正感觉莫名其妙之间,一支冰冷的利爪突然按在了他的头顶,紧接着腹下一痛,却是一柄利剑在他的腹下开了一个血洞,直接穿入了丹田。

    “啊!”尉迟苍穹忍不住痛呼起来,他扭转视线,一个恐怖的身影立刻进入眼帘。

    “如此,你那逃遁之法应该用不出来了吧。”叶通天身化暗影魔身,立着尉迟苍穹身后。

    “你,你,你是什么东西?”尉迟苍穹口中喷血,双目圆睁,亡魂大冒。

    “哈哈!”叶通天残忍一笑,化去魔身,现出本体,说了句:“好久不见!”

    “你……”尉迟苍穹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他目瞪口呆!

    他搞不懂眼前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能变身怪物?他又是何时来到了自己身后,莫非还会隐身不成?

    “萧、萧……”尉迟苍穹张了张嘴,话却说不利索。

    “萧红么?她和你一般眼高于顶,败的也一样凄惨!”叶通天说道,慢慢将七杀宝剑放在尉迟苍穹的喉间。

    “剧毒傀儡,救我!”尉迟苍穹算是反应了过来,眼睛之中有仇恨之色,却是连忙命令剧毒傀儡回防。

    聚元殿内高大的剧毒傀儡立刻转过头来,一张口,却是陡然喷出两支暗绿色的长箭,那长箭的箭尖杀着暗绿色的萤芒,分明沾染着剧毒。

    叶通天目光一缩,微微偏了偏脑袋,两道毒箭从耳边穿过,射向了远处。

    “不要命了么?”叶通天轻轻一送七杀宝剑,锋锐的剑锋立刻划破了尉迟苍穹的脖颈,顿时滴落出殷红的鲜血,山峰冰寒,他那血液冒着热气,落到地上之时已成暗红。

    “啊!”尉迟苍穹神色难看无比,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连忙命令剧毒傀儡停下,他仿佛认命了一般,语气却带着火气,道:“老子是认栽了,认栽了!不过你给我记住,谁都救不了你,老子迟早找你算账,说罢,你现在想怎么样?怎么才愿意放了老子?”

    “你倒是聪明!”叶通天声音压低,“先让你的剧毒傀儡出了聚元殿,再向右侧走五十步!”

    “照办!”尉迟苍穹无奈道,那剧毒傀儡倒也听话,立刻按命令行事,出了聚元殿之后,转身右行,但还没走到五十步就直接跌落山崖。

    “我的四阶剧毒傀儡啊,老子,老子,你够狠……”尉迟苍穹看着高大的剧毒傀儡无声跌落山崖,瞬间与自己断了联系,堂堂四阶强力道具,毫无疑问的大杀器,就这样没了!

    尉迟苍穹只感觉心中酸痛,却欲哭无泪。

    “我可以饶你一命,用你的分身功法来换吧!”叶通天这时候说道,

    “你是说老子的《裂天诀》?那不可能,功法被我学了,没有秘籍给你!”尉迟苍穹说道,他对叶通天已然仇恨至深,但是也同样畏惧至深。

    “你自废武功!”叶通天不慌不忙道。

    “什么?你让老子自废武功?哼,欺人太甚!”尉迟苍穹勃然大怒,挣扎着就要站起,叶通天手腕一转,冰冷且锋利的七杀剑锋一划,他才又重新安静下来。

    “不行么?”叶通天冷声道。

    “废了武功,老子就成了活血境以下的废渣了,辛苦奋斗许多年,一朝回到解放前!这怎么能行,老子已经够惨了,怎么还能自废武功!”尉迟苍穹不服道。

    “不行么?”叶通天重复道。

    尉迟苍穹半晌无语,已然料定此番在劫难逃,于是低沉道:“行!行!行!怎么不行,老子认了,最后的裤衩给你又何妨!”(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