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天之娇女,现实之中修成活血的武道天才,曾经风光无限,统御粉将团,被无数人疯狂膜拜,然而此时此刻,在叶通天掌中,却弱小的如同羔羊,性命完全不能自主掌控。?八一中文网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这种事情,萧红从未经历过,甚至连想也不曾想过。

    她从不屈从任何人,也从未现任何人配让她屈从。在她的意识里,自己是人中龙凤,天生便高人一等,不管是在现实之中还是在万法世界,都应该站在世人巅峰,不会有任何人能够越、力压自己!

    可是在今时今日,这个资质最劣,曾被自己嘲弄、不屑一顾的叶通天却将她力压,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了她的高傲,这就跟打她的脸没有任何区别!

    高傲如她,如何能够承受这种结果?

    愤怒、仇恨、羞愧、耻辱……众多的情绪在萧红的体内一同爆,但是在叶通天冷硬无情且越来越紧的手掌之下,她却现,所有的情绪都不重要了,唯有一个念头占据了她的心灵,那却是……害怕!

    她竟然害怕!

    因为从未经历过,所以她从不知道,就算她不愿去相信,但此刻颤抖的身体做不了假,她的确……害怕!

    叶通天化出的暗影魔身,彻底成为了一层笼罩了她心神的阴影!面对那恐怖的身影,她竟是双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片刻后,聚元殿内。

    “你为何会左手瀑雨剑,是谁教了你?”叶通天声音低沉,他回复了本尊面貌,双目冰冷。

    在他身前,萧红闭目盘坐,脖颈之上有数道狰狞的淤青,分外刺眼。她此时状态诡异,表情痴惘,如失了神智,却听她道:“左手瀑雨剑……不知……不知……”

    她的声音很机械,不带任何感**彩。

    “嗯?”叶通天眉毛一拧,“之前被我扼住脖颈,你以左手出剑,剑从袖出,贴腕而刺,此招你从何得来?说出你知道的。”

    “是。”萧红闭着双目,十分配合道:“剑招名‘蛇吻’,是‘忘情剑’的其中一式,一年前,我学自冷师。”

    “冷师?”叶通天心中一动,问道:“她是何人?”

    “不知……我不知她的真实名字,只以冷师相称,她很神秘,也很强大,应该也是真武者,境界不好说,我在一场酒会上遇到了她,惊其为天人,以师相待,曾跟她学剑一年。”

    叶通天沉默了片刻,悠悠道:“那冷师样貌如何,她的左脸眼下……是不是有一个蝴蝶型的红色胎记?”

    “有。”萧红答道。

    “果然!”叶通天心弦一颤,双手成拳,不自禁的握得骨节咔咔作响,他眼睛一睁,目**光,逼视着萧红,又问道:“你可知,她在哪里?”

    “她进入万法大世界,新手村应该是中州天元府。”

    “中州?天元府?”叶通天眯了眯眼睛,“何为中州,何为天元府?告诉我万法大世界的设定背景!”

    “是。”萧红机械式的回答道:“万法大世界浩瀚无边,包罗万象,无所不有,官方公告大世界已知有六块大6:仙渺大6、灵动大6、魔科大6、夷蛮大6、神荒大6、通古大6,六块大6之间有无尽之海阻隔,彼此相距很远,每一块大6都有独立的人文风土和修炼体系,各具特色,这是根据现实世界的地域文化设定的。”

    “官方有简短介绍:仙渺大6有灵宝妙法,多灵山妙水,盛行武道、仙侠,有宗门、帮派;灵动大6魔法纵横,多技能秘术,拥有完善的职业体系和各种职业协会;魔科大6拥有能科技,能制造先进的魔科武器,追求魔法与科技的结合;夷蛮大6蛮兽无数,划分部落,崇尚武力,以强者为尊;神荒大6有各种神殿,纷争无尽,研习神力获得神之传承是永恒的主题;通古大6有古之遗迹,隐藏无尽秘宝,盛行考古、掘和探险。”

    “这六块大6相当于《万法》的六个大区,每块大6都会有众多的、各不相同的新手村,在游戏之初,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出生大6,甚至可以具体到新手村,而玩家游戏角色的初始体质,除非随机,否则都是依据现实世界的实际体质生成的。”

    “龙国对应的是仙渺大6,官方介绍,仙渺大6分中州和东西南北四域,四域宗派,中州皇朝,官方曾介绍过一些新手村,其中就有中州天元府,据说在那个新手村,玩家可以获得功勋,获得皇朝官位,冷师曾言,她会选择降临中州天元府……”

    萧红侃侃而谈,丝毫不知疲倦,从其口中,叶通天不仅得知了雁雪的下落,更是第一次系统的了解了万法大世界以及仙渺大6的背景,这让他颇有感触。

    对于萧红的话,叶通天不会去怀疑,这世上让人说出真话的的方法太多,例如药剂,例如催眠,叶通天也有自己的手法,此法学自深海监狱中那位如师傅一般的无名狱友,却是利用天灵九窍!

    所谓天灵九窍,是指人的头盖骨之上的九处秘窍。

    天灵有缺,九脉汇杂,成生死九窍,这九窍,定生死阴阳,控九窍,可令人双目失明,可令人血液逆流,可令人五感丧失,也可令人神智若惘……以独特手法,利用银针封九窍可暂时抹去人的自我意识,却保留思维神智,用以拷问更胜催眠。

    叶通天亲身知道此法的厉害,他被那位极度危险的狱友用此法问出了一切的隐秘。

    封九窍,最好是用银针,不过对于叶通天来说,即便没有银针也问题不大,他只不过稍微费些心力推拿按摩一番,便成功控制了萧红,达到与银针封窍相同的效果。

    而被封九窍的萧红,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断然不会有半句谎言。

    “中州天元府么?既知你在何处,那就预订了你的性命!叶某不求甚多,杀你一次,仇恨两清。”

    叶通天捏了捏手指,杀之一字说得轻松,但他能料到,那雁雪的实力定然要比萧红强大,也许现在已经凝气,甚至达到了凝气之后的境界,以其根基,或许现在比自己还要强也说不定,所以要杀他,要复仇,自己不变强肯定办不到。

    而且,现在他身处危局,凌绝笙剧毒难解,也不知撑不撑的过去,尉迟苍穹和萧红眼下虽然已经不足为虑,却还有一个级Boss万无心。(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