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不思逃遁,居然真要与我交手!”萧红神色冷傲,面对叶通天的坚决,她左手慢慢按在剑柄之上,突然,铿锵一声,她左手出剑,剑出鞘,凤鸣出,一抹寒风凭空呼啸!

    “顶级功法,冰凰飞雪剑,起手式——凤鸣寒风!”萧红轻喝一声,急踏两步,一剑直刺叶通天当胸,当先就是一式剑招,这一招,凤鸣灌耳,可乱对方心神,寒风如刃,剑气席卷三丈!

    叶通天眉毛一皱,不闪不避,御劲大成,他对周身的气劲波动最是敏感,此刻他清晰的感觉到三道凌厉的剑气穿刺而来,隐隐带着寒意,使得那剑气还未至,胸口便能感到冰冷。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剑气,在正常情况之下是凝气境才能拥有的手段,萧红不过是丹田境中期的修为,一出手却是飚出数道剑气,却不知是功法特异还是装备之效,其威力倒也不俗,不过叶通天却丝毫不惧。

    他用手指迅在七杀宝剑的剑身之上一抹,那七杀宝剑立刻剧烈震动起来,出了轻微的颤音。

    “颤剑动真功,御剑引剑气,利剑断气功!”叶通天口中轻喝,七杀宝剑迅猛斩出,却一剑三折,出三声铿锵剑鸣,竟将萧红出无形剑气尽数斩破,且七杀宝剑颤动古怪,暗含御劲奥妙,竟将其中一道剑气弹回!

    被叶通天弹回的剑气度更快,反刺向持剑而来的萧红,从其右耳一侧一穿而过,割落了数道丝。

    “嗯?”萧红感受右耳一冷,略微一惊,却没有想太多,眼见叶通天以诡异手段破解自己的剑招,却又暗运内力,度一增,已然临近叶通天近前。

    她的剑招也犀利不凡,一剑如风,直刺叶通天咽喉,她的剑很稳,亦很准,她的身形飘逸,亦迅疾。

    叶通天却斜退一步,他的动作简单轻快,朴实无华,然而萧红闪着寒光的剑尖在他的喉前一寸停住,却是攻击不到。

    “铿!”一声剑鸣,叶通天反击一剑,七杀宝剑直削萧红的手腕,那萧红也是反应迅捷,回剑格挡,两剑相交,顿时一声脆响。

    叶通天大退一步,从七杀宝剑之上传递过来一股阴寒内力,如冰一般的寒冷,直袭他的手腕经脉,一但这股寒气钻入经脉,就算不能立刻冻伤经脉,伤筋动骨,也必然能够令人手掌僵硬,气力大泄。

    “阴寒内力么?运用内力的技巧还算不错,可惜力道太弱了!”叶通天心中冷笑,右臂猛然一甩,筋骨之力爆,手腕处的皮肤竟如波浪一般的抖了一下,那即将钻入经脉的阴寒内力便被轰然碾碎。

    服用混元辟毒丹后,叶通天的体质大增,气力接近万斤,这气力便是筋骨肌肉之力,如此庞大的力量,丝毫不逊境界武者,足可硬憾微弱内力。

    叶通天后退的同时,萧红却倒退了三步,她的眉头皱起,兵刃相接,她没有感受到叶通天的内力,反而被一股巨大的蛮力震得手腕麻。

    “好强的力气,没想到你竟修有古武,而且造诣不俗,不过古武非真武,敌不过我的内力剑招!冰凰飞雪,凤尾寒流!”萧红轻喝一声,再出剑招,却是内力灌注之下,她手中的长剑瞬间雪白,一剑斩出的同时,剑尖内力爆,瞬间形成六道一丈多长的冰晶锁链,如同凤尾舒展开来,华丽的同时,带着浓重的寒气,倏然抽下。

    “如此剑招,不管威力如何,都对叶某没有任何威胁!”叶通天的话语响起,他的动作仍旧朴实无华,看起来也并不快,却轻松的躲过了所有的冰晶锁链,且贴近了萧红身前。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叶通天长剑出手,一展宗师剑道,长剑漫漫,招法却不是犀利与凌厉,而是粘、缠、拖、带,饱含破劲、化劲、御劲之妙,七杀宝剑在他手掌如丝带,又如匕,别有韵味。

    他的剑法特别,却是御劲大成之剑,暗含十八字诀奥技巧,可称沾衣剑!

    叮叮叮叮叮……

    密集的兵刃相击之声响起,萧红的剑法倒也不错,已然入门,论技法招式,倒也算精妙,她可算是叶通天所遇玩家之中的最强者,不过在叶通天这等宗师面前,她的剑法就远远不够看了,若不是她的阴寒内力,每次兵刃相接都会向叶通天传递过来,令叶通天不得不分神对待,分心去化解,否则近身比剑,她恐怕在叶通天手上撑不过十招!

    萧红此时就有些难受了,她现自己错了,叶通天的剑法,是她从未见过的,刁钻、莫测、诡异、凶险,可以轻易破解自己的剑招,绝对是精妙无双的剑术!

    “这……此人……这等技法造诣,有太极韵味,有推手招数,有擒拿手法,莫非他是古武宗师?”

    萧红感觉分外的别扭,她见识过叶通天的身手,观察过他的招数,她认为此人身体灵活,反应迅,但是招法太过随意,然而旁观与面对完全是两种感觉,旁观无感受,如今交上了手,她才蓦然现叶通天的招数是多么的令人郁闷,面对叶通天,她时而感觉他就是一座山,厚重压抑,时而又觉得他成了一团水,绵柔无力,又如一缕烟,似能随风而动,突又化作一条蛇,从阴暗之处暴起攻击!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与此人比招式!”萧红越来越是吃力,她甚至有一种凶险的感觉,稍有不慎就会中招,她银牙一咬,丹田一颤,全身一震,张口吐出一口霜白之气,手中宝剑长剑饱含内力一式斩出,却是虚晃一招,身形后退。

    叶通天何等老辣,瞬间看破了萧红的意图,七杀宝剑一挑、一震,如跗骨之蛆,黏住萧红的手腕,轻轻一划,一串血珠顿时出现。

    “嗯?”萧红轻哼一声,手腕之上出现了一道血口,不浅不深,却是恰好割破了血管,鲜血汩汩而流,好在对方没有内劲入体,也只不过是皮肉之伤而已。

    正常人手腕受此一剑,大抵会慌忙弃剑,但萧红自幼习剑,反而更将长剑握紧,她顾不得伤痛,连忙抵挡叶通天后续的剑招。

    叮叮叮叮……

    她又被叶通天拉成近身攻防,脱不开叶通天剑招的同时,却是被压制的不断后退。

    “你这是什么剑法?”萧红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她心中寒,现叶通天就如随身的影子,一旦被他缠住,竟然很难脱身!

    “无名之剑,或许可称……沾衣剑!”叶通天难得的回复了一句,一番近身试探,他也算摸清萧红的剑术,对他来说,萧红的剑术不足为虑,唯独阴寒内力有些麻烦,需要小心应对。

    “沾衣剑?好个沾衣剑!”萧红冷笑一声,“我承认我再次看错了,你有几分门道,不过还不是我的对手,空有招式有何用?武者真正强大的是内功、内劲,我们真武者与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的区别就是我们早已精通内力运使,内力融于剑招,其强大不是你等的蛮力可比!就算你是古武高手也得败!”

    “冰凰飞雪剑,冰凰飞雪劲!看招!”(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