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冰峰缥缈傲立,其上寒风呼啸,冰雪蔽日,却有一条登山石阶,载着寒霜,载着冷寂,如一条绝径,蜿蜒而上,通往未知的冰寒之地。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

    那登山石阶两旁却是有野怪的。

    当叶通天踏上那登山石阶,当先,就有两头猿猴模样、通体雪白的高大一阶青铜级“冰峰雪猿”现了叶通天,它们似乎有极强的领地意识,嘶吼间居然向叶通天起了攻击。

    “不要伤它们……登上仙武冰峰,去师尊闭关之处……聚元殿,那里有……解药!”

    凌绝笙突然苏醒了过来,她手臂一扬,抛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符,那玉符凌空漂浮,霎时散出温和的金光,却是映照出一片薄膜也似的透明气罩,而后那气罩之上渐渐裂开了一道口子,形成了一个入口。

    凌绝笙做完这些就又昏迷了过去,原本白皙的面孔如今已经成为了灰黑之色,中毒愈深!

    叶通天眼神冷漠,此刻他的断然不会听从凌绝笙之言,锋锐的魔爪探出,以其御劲大成的境界出招,两头一阶冰峰雪猿根本无法抵挡,只是扑上来便相继扑倒,胸腹皆被洞穿,霎时而亡。

    叶通天击杀双猿,却没有时间去收拾战利品,更没有时间去庖丁,他迅沿着石阶登山。

    卷着冰屑的寒风如刮骨的刀片,让他的身躯冰寒,让他的长飞扬,不少的野怪被他引动,袭杀而来,叶通天没有任何手下留情,低级的野怪统统击杀,高级的、或者强大的,则依靠暗影魔身的隐形与化影轻松躲避。

    追击的巨佛也临近仙武冰峰,刚要以摧枯拉朽之力轰击冰峰,终究有诡异之力出现,就见在冰峰之巅射来一道黑光,那黑光临近,化出了一个投影,却是一个盘膝而坐的男子身影。

    那身影穿着黑衣,长及地,头颅低垂,却是形体枯槁,皮包骨头,身上有寂灭之气,仿佛早已死亡多时,他右手食指点在地面,似乎在书写什么,但明显没有写完的样子。

    白衣邪僧看到这副投影,次露出惊骇神情,他眯起眼睛,从牙缝之间哼出了两个字:“黑衣!”

    那寂灭身影,赫然正是仙武宗三代宗主,也就是凌绝笙的师尊,一个传闻之中早已死亡寂灭多年的绝世奇人。

    “哈哈哈哈,区区一道死身投影,妄想阻挡本座脚步吗?给我滚开!”白衣邪僧突然神色狰狞,其法身血色巨佛蓦然甩出巨掌,要将那微小的投影拍碎。

    巨大的佛掌带着滚滚的黑烟,其威其势,完全可以扫平一座山峰,然而在那渺小的投影之前,却蓦然止住,而且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不多时其上居然出现了道道裂纹。

    “嗯?这不可能!”白衣邪僧大骇,直身而起,他本是盘坐在血色巨佛的丹田位置,此刻却拔高到其胸口位置,他张开双臂,饱攒元功,却是张口一吸。

    顿时,血色巨佛周身的滚滚黑雾剧烈翻滚,渐渐凝聚出一把巨大的戒刀,此刀漆黑,有百丈之长,厚重如山,其上有图案显化,那是慈悲的佛陀之影,以及被镇压的恶鬼之像。

    “真佛灭罪之刀,斩!”白衣邪僧一声厉喝,法身血色巨佛便一把抓住了那把毒雾凝聚的黑色戒刀,继而向着黑衣投影凶戾斩下。

    这一刀,刀气纵横千丈,似劈开了天地,毫无疑问的能够斩断山河,仅仅逸散而出的刀气,怕是凝气境之人都难以抵挡。

    眼看着那巨刀落下,整座仙武冰峰都震颤了起来,黑衣身影突然动了,确切的说是他的右手食指动了。只见他那本是点在地面的手指慢慢抬起,渐渐变成了向上,却是恰好迎上了巨刀之刃。

    轰隆一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巨大的戒刀生生止住,不能寸进,居然被黑衣身影的一根食指抵挡。

    这一幕是诡异的,一个早已寂灭死亡之人的投影,仅仅一根食指,却轻描淡写的止住了可以斩破天地的巨刃,那一根食指,在百丈之长的巨刀之下,是那么的渺小,甚至它不能算完好的食指,不过是干瘦的指骨而已。

    “咔咔咔咔咔咔……”

    一连串破裂的声音响起,却是自那黑衣人影食指接触的地方,漆黑的巨刀开始出现了大量的裂纹,且那裂纹迅蔓延,戒刀之上图案也开始湮灭,不多时整把刀居然轰然破碎,随着其破碎,无数的裂纹又爬上血色巨佛的身躯。

    “咔咔咔咔咔咔……”

    巨大的血色巨佛法身紧接着就如瓷器一般,开始了疯狂的破碎。

    “这不可能!”白衣邪僧出大吼,嘴角突然流出鲜血,他圆睁双目,死死盯着黑衣身影,满脸的不可置信,直至法身崩溃,他才如幡然醒悟一般,神色露出惊惧,喝道:“难道,难道……不可能,本座也是通神之修,这一次不可能失败,仙武宗的底蕴必定归我所有,我不会放弃,我不信你这区区一道投影能够阻我!”

    黑衣身影的右手食指又动了,竟是对着白衣邪僧摇摇一点,一股诡异的力量似乎在无形之中爆,白衣邪僧神色惊骇,竟猛的吐出一大口鲜血,他的衣襟瞬间凌乱。

    “想禁锢本座?”白衣邪僧立刻在虚空中盘膝坐下,与黑衣身影遥遥相对,身后隐隐浮现恶兽、毒雾以及佛陀虚影,看其样子似是与黑衣身影对峙了起来。

    于此时刻,与白衣邪僧一同而来,确切的说是被白衣邪僧带来的两名玩家,却蓦然听到了白衣邪僧的传音:“你们两个听好,这仙武冰峰是仙武宗底蕴所在,有其二代宗主布置的无上大阵防护,可以隔绝凝气境以上之修,为师被困,已无力破阵,你们两个却是可以进入……仙武宗主已被为师所伤,不足为虑,却有一名与你们一样的降临者带其逃亡,他亦已中毒,你们的任务是击杀仙武宗主,爆落其至尊仙武令,任务完成,为师助你们凝气!”

    “尊师命!”两道声音响起,却是萧红与那身背长枪的男子应声而动,两人身后分别展开一对黑色的羽翼,竟凌空飞起,直冲仙武冰峰而去。(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