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顽不灵!”

    面对如此坚决的叶通天,凌绝笙周身寒气大冒,她是何等身份,今日好言好语,费了诸多口舌,却被一个基础内功第二重境界的小辈连连拒绝,甚至遭受鄙视,即便这小辈有非凡之处,但其弱小如蝼蚁,却哪来的勇气敢这般与自己说话?

    莫非,是自己没有展露气势的原因?

    想到这里,凌绝笙一咬牙,暗运元功,一股宏大威压蓦然从身上显露,那是一股可令天地色变的绝强伟力,凌绝笙周身的空气立刻如同沸腾,叶通天身下的寒冰床立刻破碎,甚至在这一刻,地动山摇!

    瞬间,叶通天甚至有一种曾经面对天劫的感觉,全身骨骼震颤、瑟瑟生疼,他猛地咬住牙齿,一脸骇然的看着凌绝笙,从她的身上,他终于感受到了明显脱凝气境的无上之力。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此女,到底是何境界?”他很想知道。

    “服下破灭丹!”凌绝笙气势提升,声音虽不高,却如洪钟大吕,震人心神,令叶通天直接吐出一大口鲜血,“本尊可以让你生,也可让你死,要么遵本尊之命,要么便死在这飞雪寒峰!”

    “可笑,可笑!”叶通天脸色白,额头有汗水,姿态却更加狂傲:“阁下有如此修为,又何必假惺惺一番作态,直接逼在下服下毒丹又何妨,在下根本无力抵抗!”

    “你!”凌绝笙只觉得一口气卡在喉咙,分外的别扭,若是叶通天没有经历照心玉璧的考验,哪怕的他是世人皆知的天骄之辈,凌绝笙此刻恐怕也会毫不迟疑的狠狠将其修理一番。

    “此子太过狂傲执拗,简直就像一块铁疙瘩一般,气煞我也,不过……他倒也算有个性,所坚持的其实并没有错。”凌绝笙一想到叶通天旷古绝伦的悟性,她突然找不到任何可以将之说服的理由。

    散去功法,收了气势,凌绝笙面色踌躇。平心而论,叶通天此人可称非凡,他身怀绝妙武法,能抵御照心玉璧的幻境,悟性更是达到了匪夷缩地的地步,如此人物,前途不可限量,早晚能脱最劣资质的束缚,甚至有望成就传说之中无上之境!即是如此,令其放弃大好前途,自废资质,反而去追寻凌绝笙师尊尚未完成的风险武道,分明就与坑害无异了。

    说不定最终就与她的师尊一般,一代天骄,落个黯然收场。

    “这是一场造化,小辈,这是造化你知不知道……”凌绝笙皱着眉头开口,口气已经软了下来,却有些不敢面对叶通天灼灼的目光,这种感觉她很陌生,却知道这叫做心虚。

    “叶某不是白痴,如此造化叶某不会去要!”叶通天从凌绝笙强大的威压之下解脱出来,周身已尽是汗水,他却对着凌绝笙一拱手,说道:“你称我为小辈,那我便尊你一声前辈,前辈将我掳来,并且强制对晚辈进行了一番所谓试炼,晚辈心中确有不忿,不过不管如何,前辈对叶某有恩,此恩叶某铭记,他日定当奉还,此刻还请前辈放叶某离去!”

    “你想离去?不行!”凌绝笙一听叶通天要离去,脸色立刻有些慌乱,厉声道:“你大抵还不知道本尊到底是何等人物,大抵还不知道仙武宗是何等宗门,在本尊面前,你便如蝼蚁一般微不足道,是本尊仁慈,才会与你浪费口舌,事实上,在此仙武山,哪有你说话的资格,哪有你要求的权利,本尊再给你一个机会,吃不吃药,拜不拜师!”

    “哈哈!”叶通天狂笑了起来,“前辈境界高深,确实可以说一不二,但是我辈修武,逆天抗命,修的便是一身铮铮傲骨,若在下在此屈服,便是崩了自己的武意,折了自己的脊梁,即便顺从你意,怕也必定令你失望。”

    “你!”凌绝笙的脸上少见的出现了一丝气恼的红晕之色,她猛一拂袖,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儿,本尊仙武宗四代宗主,何等身份?本尊若收徒,不知会有多少天骄纳头便拜,你却不知好歹,今日本尊就叫你见识见识厉害……,”

    凌绝笙说话之间,右手一抬,五指微弯,便有五道赤红火线自指尖蓦然弹出,迅交织成了一把细长之剑,那剑赤红如血,散出磅礴的温度,甫一成形,叶通天就感觉热浪扑面,如同立身在一座火炉之前。

    “嗯?”叶通天心弦一紧,屏住呼吸,一瞬间百念浮生,刹那间已准备化出暗影魔身。

    却在此时,远处突然传来震天轰响,却听一声大喝如惊雷一般传来。

    “阿弥陀佛,贫僧来临,剑雪仙子何在?”

    其声如魔音,贯耳直入,竟令叶通天瞬间气血翻腾,胸膛压抑,他略一挣扎,竟是连退三大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嗯?”凌绝笙神色一变,连忙一指气劲打入叶通天的心口,为其稳住了伤势,而后银牙一咬,扭头看向身后,一个闪身便是消失不见。

    叶通天心中骇然,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中却有精光闪烁,他迈出脚步,离开石室,不多时便出现在一处山巅。

    这山巅有寒风呼啸,有飞雪袭面,滴水可成冰,然而叶通天却似乎感受不到丝毫的寒冷,他却被远处天空一处奇景完全吸引住了。

    那里有一尊百丈之高的巨大佛陀,那佛陀闭着双目,有悲天悯人之相,然而浑身赤红,却如鲜血浇筑,他端坐一处雪峰,周身弥散了大片的黑气,使得那一方天地都昏暗。

    而凌绝笙浮身在半空之中,则是一副如临大敌之相。

    “阿弥陀佛!十日不见,剑雪仙子风姿依旧,贫僧却是分外想念啊!”血色巨佛说出话来,声如滚雷,使得群山都震动,使得雪峰都崩塌,更在他说话之间,从其巨大的身躯之下不断蹿出漆黑烟雾,使得其身下本是一片雪白的山峰渐渐被染成了黑色,宛如腐蚀一般。

    “你,居然突破了通神!”凌绝笙咬了咬牙齿,皱眉道:“不过,本尊说过,仙武山禁你踏足!”

    凌绝笙此刻也是非凡,她浮身半空,右手轻扬,那把在叶通天面前凝聚而出的赤剑陡然光华四溢,继而一股无上炙热之力爆,随着凌绝笙一剑划过,一只足有小半个山头般大小的浴火凤凰在寒风飞雪之中陡然幻化而出,那凤凰姿态神异,身上燃烧着熊熊烈焰,展开的双翅若两片遮天火云,甫一成形,却是利爪探出,迅猛的向着血色巨佛扑去!

    而在浴火凤凰之后,更有六颗巨大的火球拖着长长的流炎跟随,如同六颗陨星一般,煞是骇人。

    “烈焰神凤,火爪流星,灭、灭、灭、灭、灭!”

    凌绝笙却是一上来就放出了杀招。(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