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刻,暗影魔身强大无比,而化作人形,叶通天却立刻就被疲劳和虚弱所包围。八一中?文? W㈠W㈧W?.㈧8㈠1㈠ZW.COM

    身上的天剑宫洗剑弟子服饰已经损毁,他换上了一套天价宫制式长袍,而后吞下了一颗赤血丹,可还未等视野清晰,一柄赤红色的细剑却已指在了他的额头。

    “咦?你不是万无心?”

    耳边响起女子的声音,叶通天抬头一看,不禁一怔。

    在他面前站立着一位年轻的道姑,其人也不过二十余岁的模样,她面容极具灵秀,若是换去那身道袍,松开头上髻,她的美可以祸乱一方。她的神色又冰冷傲然,持着赤红长剑,姿态高深,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剑子仙姬。

    如此气质之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面对指在额头的长剑,他的脸色却蓦然一冷,陡然间将心弦崩紧。

    “长剑无端指向在下额头,不知阁下意欲何为?”叶通天问道。

    那女子没有答话,眼中突然精光一闪,惊道:“你竟是最劣资质!本尊遍寻十年不得,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莫非……这是天意!”

    她忽然皱起眉头,脸上露出踌躇之色,却又二话不说,右手一挥,一道赤练般的光带突然冒出,化作绳索一般将叶通天捆了个结实。年轻道姑接着提身一纵便是凌虚御风,而叶通天也被携上高空,随着她腾飞而起,冲向了前方巍峨磅礴的大山。

    一番变化,不过眨眼之间,叶通天现自己居然无力反抗,那赤练绳索封住了他的气血,连创命轮回诀也施展不出,他心中有些慌,喝道:“好个道姑,你要做什么?快放下叶某。”

    那年轻道姑根本就不理睬于他,她的脚下突然出现一道绚丽彩虹,这彩虹迅飞驰天边,她踏在其上,身姿不动,如迎风破浪。

    “这道姑来历不明,观其手段,境界恐怕在凝气之上!如此人物,不知要拿我如何?”叶通天看清此情此景,瞬间有所领悟,他心中有些不安,却不再说话,而是静静的观察四周。

    年轻道姑驾驭彩虹,其度很快,不多时便带着叶通天靠近了一座陡峭的山峰。那山峰极端之高,被云雾环绕,其上有皑皑白雪,彻骨冰寒,年轻道姑围绕着这座冰雪寒峰飞了两圈,最终降临降临于一处冰山绝壁之前。

    “噗通!”

    叶通天被扔在了一堆寒雪之上,他身上赤练绳索已解,此刻立刻站起,毫不在意周围彻骨的寒意,而是双目紧紧盯着身后年轻道姑,戒备起来。

    年轻道姑身上并没有留露出什么杀意,这让他心中稍安。

    “你身后有一面石壁,乃是本门至宝照心玉壁,你靠过去!”年轻道姑指向不远处一面雪白的玉璧,突然说道。

    叶通天有些不明所以,他没有对别人听之任之的习惯,虽然心知对方境界高,手段玄妙,脚下却未移动分毫,沉声道:“阁下到底是何人?无端将叶某掳来此地,又对叶某号施令,敢问可有感觉不妥?”

    “废话真多!”年轻道姑却面色冰寒,手掌一甩,一股大力就冲击而来,叶通天目光一寒,双手第一时间架在身前抵挡,化劲之法也赫然用出,然而却无法抵挡那股力量,身子硬生生被向后推了两丈,后背直接贴住了一面石壁。

    那石壁,自然就是年轻道姑所说的照心玉壁了。

    这一刻,诡异的情形突然生了,就见那石壁中央陡然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口子,仿佛凶兽张开了大口,居然一口将叶通天吞了进去。

    而后那石壁复原,光滑如镜的表面上陡然有微光浮现,慢慢的,就见一幅幅画面显现出来,诡异的,那画面的内容竟是叶通天自踏入万法世界之后的诸多经历。

    从庖丁魔蛙开始,到教训小流痞展露手段,到天劫峰下兵解修天眼,到双目失明退走山林,到闭目轰杀铁甲金睛兽,到暗河汹涌中打磨沾衣十八跌,到狩猎场一怒开杀戒,到搏命创法化魔身……

    光滑的玉璧拥有着玄妙难测的力量,似妖如魔,仿佛记载了叶通天的曾经,此刻以快的镜头回放了出来。

    年轻的道姑静静地观看者这些画面,脸上的表情从起初的冷淡、不屑,渐渐变得认真,再到后来严肃、振奋、惊讶,到了最后,她甚至有些呆,她完全想不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最劣资质、基础内功只有第五重的小家伙竟能有如此不凡!

    在她眼中,叶通天十分弱小,与蝼蚁无异,但这样之人,却能力抗天劫,却能逆转生死,却能化出魔身,其修行之中露出了难以符合其境界的狂意和霸道!他的兵解,他的创命,他的武法,玄妙不可测,就算是都她无法看穿与理解。

    “如此之人,如若不是最劣资质,怕是天骄之辈。”年轻道姑感叹一句,对叶通天蓦然改观,竟很是欣赏,说道:“此子杀戮果断,但并非嗜杀凶残之人,这一关,他通过了。”

    “接下来,看他的意志如何!”

    年轻道姑声音响起的同时,石壁再生变化,却是露出一副奇特的画面。

    那画面之中,叶通天被无数的诱惑包围,财富、美色、权利,他置若罔闻,刀兵、威逼、邢杀,他怡然不惧……似是一重重考验正在降临于他,但是他的目光始终平静且清澈,身姿稳如泰山,没有半分被幻境所迷惑。

    年轻道姑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睛睁大,一脸震惊之色道:“此子居然不受任何诱惑影响,这……这怎么可能?我从未听说有人在照心玉璧之内宛若清醒,他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他的意志竟然如此强大,毅力居然如此惊人?莫非这世上,真有如此奇人不成?”

    年轻道姑她咬了咬嘴唇,对于玉璧之上显露出来的画面,她从内心里不愿承认,她不相信一个蝼蚁一般弱小的的家伙居然能抵御照心玉璧的诱惑幻境,这太不合常理了,但是照心玉璧是宗门至宝,从不出错,也不可能出错,她无法不去相信那测试结果,终究道:“此子……果然是天骄一般的人物,有如此意志、如此毅力,若令他资质提升,恐怕前途不可限量。”

    年轻道姑脸上突然又露出几分为难神色,她秀眉簇起,有些不忍心的样子,过了半晌猛一咬牙,喝道:“品行通过,意志足够,接下来是悟性测试!师尊之命,绝笙不可违背,如若他悟性依旧合格,那就只能怪其命中注定……谁教他是最劣资质,又恰巧于此时来到仙武山呢?”

    年轻道姑目中有坚决之色,沉声道:“还请至宝开启第三测,显露藏龙图!”

    嗡嗡嗡,那光滑如镜的石壁再次生变化……(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