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书友“萌新一枚前来报道”打赏支持——

    叶通天的杀戮惹得人心惶惶,他度极快,人影闪过必有血花洒落,且其身影忽左忽右,等到现也就意味着死亡,几乎令人绝望,如此情形之下,驮山龟王反而被晾在了一边。? ??? 八一中文 W㈧W?W?.?8㈠1?Z㈧W㈠.?C?O㈧M?不过这头巨龟并没有闲着,它身躯巨大,四蹄踏地,隆隆声中地动山摇,个别惊慌失措的玩家不幸被其践踏,顿成悲剧。

    不过,却有些玩家心思活络,为了躲避叶通天,特立独行,反而躲到驮山龟王之后。

    “人魔凶狠,但未必就比驮山龟王强大,躲在龟王身上反倒安全。”有人呼喊道,冒险从山崖上跳下,降落到驮山龟王背上,自以为聪明,却不料叶通天如影随形,根本无视驮山龟王,直接跃到其背上,一爪将那玩家抓了个透心凉。

    “呜嗷嗷呜!”

    那玩家身死,而驮山龟王却也出大吼,它怎会任由别人站在自己后背之上,此刻身躯抖动。

    其实在叶通天眼中,这驮山龟王才是此地最大的一头恶鬼,此刻他脚步一点,身化一缕灰烟,竟直接冲向驮山龟王的头颅,魔爪直接探出,在其脖颈上狠狠一划,其势凌厉,动若闪电。

    “呜嗷嗷呜!”驮山龟王顿时出凌厉的嘶吼,叶通天的魔爪匪夷所思,竟在驮山龟王的脖颈之上造成两条巨大如沟壑一般的伤口,滚烫鲜血喷溅出来,足喷了有十丈之高。

    一众海龙派的玩家见此,无不震惊,心中对叶通天的顾忌再次加深。

    而那驮山龟王遭受重创,戾气也完全激,扭头间大口一张,顿时狂风呼啸、飞沙走砾,它那大口如同巨大的风眼,产生了可怕的吸力,磨盘大小的岩石都自动飞入其中,而叶通天更是当其冲,度再快也是无用,只在呼吸之间整个人就被驮山龟王一口吞下。

    “咔吧!”

    一声震人耳膜的牙齿咬合之声响起,驮山龟王晃动着巨大的头颅,鼻中狂喷两道白气。

    “好哇,人魔被龟王给吞了!”有玩家目睹叶通天被驮山龟王吞下,只觉得心头一松,大声叫好起来。

    “人魔完了!太好啦!”欢呼声响起。

    人魔被灭,这对此地所有人来说绝对是最大的好消息,比起击杀驮山龟王都要更加令人高兴,因那人魔实在是令人指的存在,出手残忍无情,根本不合常理,他们宁愿遇到十头驮山龟王也不愿碰到一个人魔。

    可是未等众人真正放下心来,陡然就见那驮山龟王的头颅剧烈晃动起来,其眼珠血红,圆睁得几乎要爆掉,同时四蹄也在疯狂刨动,似乎挣扎一般。

    “什么情况!”

    海龙派的玩家很是自觉地退散到远处,一个个都屏息静气,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驮山龟王。

    突然,凌厉的灰光从驮山龟王的牙缝之间渗出,同时伴随着如磨铁一般的沉闷噪音,驮山龟王伸长了脖子,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巨大的头颅晃动不止,晃着晃着,突然之间,它的头颅就飞了出去,轰的一声,在二十多米远处的一块山壁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轰!

    失去了头颅的驮山龟王身躯倒地,在他的脖颈之处,鲜血如同瀑布,奔腾而流,无比的刺目,而沐浴着那鲜血,一道令人胆寒的魔影冷然而立,有数把成人手臂长短的长刀虚影环绕其旋转,形成一个刀刃之轮。

    “系统提示:击杀三阶上品野怪驮山龟王,获得修为值25oo点。”

    长刀虚影消散,叶通天身体一软,双手撑地。

    被驮山龟王吞入口中,即便化身魔躯,叶通天也是陷入了危境。

    那驮山龟王为三阶上品之兽,力大无穷,体内有更有一股可怕的压力,这压力之大几乎可以粉碎钢铁,纵然是叶通天的魔躯也无法承受,刚刚被吞,他的魔躯就犹如冰块破裂一般,在咔咔声中,裂开了几道骇人的伤口,有灰黑色的鲜血迸溅而出。

    而在这种压力之下,叶通天了狂,体**丹剧烈运转,犹如焚烧了起来,引出令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不过在这痛苦之中,一股强绝的力量也爆了出来。

    叶通天立在驮山龟王的咽喉,悬逸飞刃最大限度的被使用了出来,经内丹燃烧之力的加持,五把飞刃幻化而出,每一把都有成人手臂长短,无比的凝实,围绕着叶通天齐齐转动之下化作了刀轮,硬生生的将驮山龟王的头颅割了下来。

    这一击威力无穷,可是反噬不小。

    叶通天创下武法,打通命轮隐脉,饮下龙血药剂,绝境逢生,逆转了生死,在体内结出了一颗内丹,可这内丹毕竟是刚刚结成,还不是很稳固,强行燃烧之下,等若受到了重创,若是细看就会现在其上已经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

    这裂纹的出现,带给叶通天极大的痛苦,堪比抽筋刮骨,却也令他的意识真正苏醒了过来。

    “我还活着么……”

    他大口喘息着,双眼圆睁,感觉全身上下都好似被锋利的刀片割划,无比的痛苦,尤其在丹田之处,如被撕裂,几乎痛入骨髓。

    “我是怎么了,我看不清,听不清……”比起**上的痛苦,叶通天反而更在意精神上的惘然,他的双眼仍旧如被蒙蔽,所看到的都是狰狞的恶鬼之影,双耳也仍旧如被灌了水,只能听到一些深沉的杂音,这简直比失去了视觉与听觉还要更加令人难受。

    他双手抓住自己的头,无声呐喊,迫切的想知道在自己身上到底生了什么。

    “啊……”他慢慢忆起了一些东西,感觉很是混乱,头痛欲裂,双手忍不住扯下一缕缕头,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骇的周围众玩家疯狂躲蹿。

    “我的感觉被蒙蔽了,一定是龙血药剂的原因,它令我得以生还,却将我变得不人不鬼,若非方才压迫内丹致使其出现裂纹,恐怕我的意识还无法苏醒。”大叫过后,叶通天飞快的思索着,“那所谓的系统当真厉害,居然可以利用如此方式蒙蔽一切,令我所见都是虚假,令我所听都是茫然,真欲令我成为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吗?”

    “哼!”叶通天闭上了灰色的眼眸,武道天眼神通却赫然爆,瞬间,他看清了身后巨大的驮山龟王尸身,看清了远处面色惊恐的玩家,看清了远处一脸的惆怅的岳海龙,他也看清了自己似人似魔的身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