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剑谷西,小圆湖畔。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牛常胜盘膝坐在一块干净的岩石之上,静静的望着水中的倒影,面色很是沉静。

    在他身后,端木恭敬地站着,突然说道:“老大,自从狩猎场一事之后你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副本也不刷,怪也不打?难道真的受了那么大的刺激吗,有什么能让你如此?只有我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你跺一下脚,整个东省都要抖上几抖,你可是个大人物,我不相信你会因此而一蹶不振。玩游戏,说白了就是比拼级别和装备,谁的级别高谁的装备好,谁就强大,狩猎场之事虽然失败,但是我们并非没有收获,武修战袍、苍熊之踏、浸毒长矛、裂地战锤,都落在了我们手中,相比而言,叶通天那几人损失更重,下次再相遇,他们定然不是你我的对手。我真想不通,你为何要坐在这里,一动也不愿动。”

    “你不懂……”牛常胜的声音很平淡,他轻轻摇了摇头。

    端木眉毛一挑,问道:“我不懂什么?”

    牛常胜望向湖中自己的倒影,过了许久才道:“回想狩猎场一战,我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他突然问道:“我问你,这世上可有真武?”

    “真武?”端木只觉得牛常胜问得很是突兀和蹊跷,皱眉道:“那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应该存在的吧,有违科学!”

    “所以你错了。”牛常胜闭上了眼睛,顿了五六秒,继续道:“这世上有真武,乃是古武的前路,乃是古武巅峰的极致追求……”

    “古武我倒是知道,什么太极拳、形意拳、武当剑之类的,不过是些稀松平常的东西,养生保健可以,但威力比不得军中的实战杀人技法。”端木说道。

    “古武比不上军方的杀人技法?哈哈!”牛常胜轻蔑一笑,道:“那是你不知道古武的厉害,我见过古武宗师,若是他们动起手来,杀军中精英如屠狗,而狩猎场一战……我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那叶通天,他或许有古武宗师的水平!”

    “而古武宗师入真武,将成武道正统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端木无法理解牛常胜的思维,他取出一杆黑色长矛和一本金色书籍,道:“我安插在海龙派的人来消息,岳海龙等人在碎石场现了一头二阶上品驮山龟王,正在实施猎杀计划,我要带人去抢怪。这是浸毒长矛和三阶高级功法《火阳枪诀》,这枪诀来之不易,希望老大能振作起来。”

    端木放下东西,转身而去。

    牛常胜无声的笑了笑,只是这笑,带着些许无奈的味道。

    “封师说,世间有真武,而此方世界,就是真武的起源之界,而古武宗师入真武,将会极为可怕……”牛常胜慢慢站了起来,他捡起地上的浸毒长矛和《火阳枪诀》,眼中突然射出异彩。

    他转身离去,背影很是坚毅。

    碎石场。

    叶通天茫然的前行着,在他眼中,灰暗的世界毫无生机,四处皆是恶鬼的痕迹。

    他心中冰冷却渴望杀戮,唯有杀戮才能让他体味快感和舒适,他的心中莫名有一种斩尽恶鬼的执念。

    突然,他嗅到了恶鬼的味道。

    这里是碎石场内的一处峡谷,一头巨大的龟兽盘踞着,它足近两丈之高,龟壳如同一块山石,上面有裂纹纵横交错,它的头颅硕大,比得上重型卡车,如龙一般,它的四肢也极为粗壮,呈青黑之色,可见其上一枚枚铁盾般的鳞片。

    它正是驮山龟王,二阶黄金野怪。

    此刻,它闭着双目,正在沉睡,粗重的呼吸声如滾雷一般,鼻孔中不断喷出比成人的腰肢还要粗壮很多的白色气柱。

    在这头巨龟的远处,一队队玩家小心的隐藏在岩石后方,那规模不小,足有三百多人。

    弓兵、盾兵、枪兵、力士……这些都是海龙派的玩家,他们一个个静静的,不敢出任何声响,生怕惊醒了驮山龟王。

    岳海龙稍微有些紧张,驮山龟王他势在必得,绝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

    在他身旁,海明威正在悄声汇报着:“帮主老大,我们现了王大富和小银鞭韩擎,他们俩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干什么,侯爷让我来告知您一声,就怕这两个小子坏了大事。”

    “没有与他俩生冲突吧?”岳海龙皱了皱眉头。

    “没有,侯爷放他俩走了,不过倒是派了海猴子盯梢。”

    “不错,他做的很对,其实那王大富倒没什么,关键是韩擎,狩猎场失利,我们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又与粉将团失和,关键时刻,且不宜再招惹劲敌。”岳海龙点了点头,又道:“机关战车的进度如何?驮山龟王品阶并不高,不过体型摆在那里,没有重型武器,击杀会很困难。”

    海明威得意一笑,说道:“侯爷办事您还不放心吗?约莫再有半天时间,矿石也就足够了,再给侯爷半天时间来冶炼和锻造,战车定当完成。”

    “还是有点慢。”岳海龙拍了拍海明威的肩膀,“迟则生变,不能这么等下去,你给我带话回去,就说务必要在半天之内带着战车前来,我只等半天,到时候见不到战车我就启用第二套方案!”

    “是!”海明威神色一正,二话不说,转身就撒开脚步,跑了起来。

    岳海龙眯着眼睛,扫了一眼海明威的背影,自语道:“海明威这小子还真是个飞毛腿,进入大城之前,用其当个信使倒也不错。”

    他却料不到,海明威去的快,回来的却更快。也就是三五分钟的时间,他慌慌张张地再次来到了岳海龙的近前,上气不接下气道:“老大……老大,我遇到了人魔,看起来很是诡异,似乎来者不善!”

    “什么?”岳海龙大惊,“什么人魔,玩家还是野怪,一个还是一群。”

    “是一个,像玩家,又不像,总之很奇怪。”海明威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我见他从侯爷他们的方向赶来,身上有不少血迹。”

    岳海龙闻言眼睛眯了眯,过了数秒才道:“你去挑几个盾兵弟兄,不,带上一队,盾兵、弓兵、枪兵、力士全带上,现异常立即给我消灭你所说的那个人魔。”

    “是!”海明威不敢怠慢,立刻行动了起来,不多时就带了足有二十几人离去。

    “不能这样等下去了。”岳海龙咬了咬牙齿,“乱舞公会的人应该已经收到了信息,陷阱已经布下,不过这驮山龟王却不能不取,罢了,不能等机关战车了!”

    他猛地站起,号施令:“力士队伍、盾兵队伍,马上给我去寻找合适的巨石,盾兵、弓兵全部出洞,到峡谷口给我完善陷阱,枪兵去占据地利,每人至少要给我准备五把用于投掷的战矛,各队队长给我机灵点,加紧动作,力士队伍备好巨石之后立刻向我汇报,所有人都紧张起来,我们一刻钟之后开怪!”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