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锋山耸立在乱石场的中央区域,从远处看,它颇像一把断刀,刀锋冲天,很是陡峭,它是一座纯粹的石山,其上不见任何花草树木,只有尖锐的巨石。?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韩擎带着王大富,如今正在这刀锋山上艰难的攀登。

    “加油胖哥,我们就快到山顶了!”韩擎呼喊着。

    王大富满头大汗,这刀锋山无路,想要登顶不时就需要攀爬,他从来没有这般累过,此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哼道:“少爷,如果在这山顶之上没有什么奇遇,胖爷我真跟你急,从小到大,我就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看你这娇生惯养的,爬个山跟丢了半条命似的,真是不行啊!”韩擎一脸鄙视,“我跟你说,这山顶之上有大宝,我不骗你,真不骗你!”

    “就算是有大宝,胖爷也要歇上一歇了!”王大富见终于来到一处还算比较平坦之处,屁股往地上一坐,打死也不愿动了。

    “咦,这是个什么东西?”韩擎就要调侃王大富几句,却陡然眼睛一直,定定的盯向王大富的身后。

    “现大宝了哇?”王大富见状,扭过头扫了一眼,却陡然如被电击了一般,腾得从地上跳起,只见在其身后约莫五米之处,赫然有着一颗鲜血淋漓的肉茧,那肉茧足有两米之高,其上不仅鲜血淋漓,而且疙疙瘩瘩,有一些诡异的鼓泡在隆起和游动,看起来分外骇人。

    “这是什么玩意?”王大富觉得头根都立了起来,对这种鲜血淋漓的东西,他甚是恐惧。

    韩擎却眼睛逐渐亮,不屑地撇了撇嘴,说道:“能有什么大不了的,还能吃人不成?”

    “我们还是小心点,说不定能从这鬼东西里面蹦出个大怪。”王大富摇了摇头。

    他这般说着,谁料那血茧居然陡然一颤!

    “咔咔!”有裂痕自肉茧之上出现了,继而一阵低沉压抑的诡异之声传出,这声音如恶兽的低吼,如嚼骨的脆响,竟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王大富及韩擎同时面色大变,二人互相看了看,齐齐倒退了数步!

    “呼呼……”

    诡异的声音越来越急,突然,似拉紧的弦儿崩断,似洪水冲破了堤坝,一条覆盖着暗青色鳞片的“手掌”陡然冲破了血茧,抓了出来,这手掌其实更似兽爪,有着细长且尖锐的指甲,看起来冰冷坚硬。

    “莫非真被你说中了。”韩擎圆睁双眼,“那就更好,少爷的银鞭正饥渴难耐,正需要个够劲的试试手段!”

    他抡起震骨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向血茧抽了过去。

    旁边王大富吓得一个趔趄,叫道:“你这二货,还没搞清状况,就敢出手!”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那血茧轰然破碎,那支似兽爪一般的手掌凌厉探出,竟一把抓住了震骨鞭。

    “呜嗷!”

    一声难听的厉吼,一个约莫两米的恐怖身影撕破肉茧,现身出来,他如人似魔,身上血衣褴褛,披着一头齐腰的灰,面色狰狞,宽口利齿,那眼眸呈破白的灰色,看起来毫无生气,可怖的是他全身覆盖着深青色鳞片,双手双脚都生着锋锐的指甲。

    此刻,他利爪扯着震骨鞭猛然一拉,竟将韩擎整个人拉到了近前,另一只手掌探出,直接捏住了其脖子,将之举到半空。

    “啊,这是什么怪物!”韩擎吓得亡魂大冒,他何曾遇到这样的事情,只觉得眼前的身影真如恶魔,冰冷残忍,让他突生无可抵挡之感。

    “胖哥,救命哇!”他忍不住大叫出来,连震骨鞭都扔掉了,双手死死扳住扼住脖颈的冰冷手掌,双脚胡乱踢腾。

    “跟你在一起,真是倒了血霉了!”王大富头皮麻,此刻咬牙跺脚,却是突然在其身前出现了一头水牛般大小的蟾蜍。

    这蟾蜍很是肥胖,它全身碧绿,宽肩阔背,脑袋圆溜溜,金色的大眼睛忽眨忽眨,趴在地上,如用碧玉打造出来的祥瑞之兽,憨态可掬,竟很是可爱。

    “咕咕,上!”王大富急切命令道。

    说时迟,那时快,碧色蟾蜍很是机灵和听话,它咕的一叫,口中直接喷出一颗篮球般大小的火球,这火球燃着碧青色的火焰,直冲灰眸身影当胸而去。

    轰的一声,火星四溅,热浪奔腾,篮球大小的火球犹如一颗炮弹,灰眸身影被打了个正着,直接被炸的倒飞五米,仰面而倒,而韩擎因此得以挣脱魔掌,惨叫着滚落远处。

    “胖哥,你啥时候收了个这么厉害的宠物。”韩擎连忙爬起身来,先是心有余悸地看向灰眸身影,见其胸口冒着青烟,生死不知,而后震惊地望向碧色蟾蜍,道:“碧鳞毒火蟾,成长期,一阶青铜,这么凶悍?”

    “你还有心思关心这个,小心身后呐!”王大富却陡然高喝。

    韩擎再次往身后一瞥,竟见灰眸之人已经如妖孽一般立起,眼神冰冷且空洞地望了过来,他吓得脖子一缩,再不敢多言,迅捡起地上的震骨鞭,躲到了碧鳞毒火蟾身后。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怪不是怪,人不是人,看不到任何属性。”他心中毛毛的。

    王大富精神紧绷,没有说话。

    “杀!”灰眸身影这次出了一个清晰的音节,他的身影突然变得暗淡透明,爆出了惊人的度,仿佛直接从原地消失!

    王大富和韩擎还没有反应归来是怎么回事,陡然就感觉胸口一凉,竟被灰眸身影抢到身前,利爪一划。

    “噗噗……”

    鲜血飞溅,王大富和韩擎面容扭曲,他们双双中招,竟被灰眸身影破开了胸膛,连胸骨都被抓断了。

    “咕!”碧鳞毒火蟾转身救援,舌头如一杆战矛击向灰眸身影,度极快,眼看着那灰眸身影避无可避,就要中招,可其身影却如梦幻泡影,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杀!”下一秒,灰眸身影出现在碧鳞毒火蟾身侧,利爪探出,直接抓向它的后背。

    “呲啦啦……”

    难听的声响传出,碧鳞毒火蟾的皮肤竟然极为坚硬,灰眸人抓出了磨铁一般的声音,但终究是他的利爪更声胜一分,在碧鳞毒火蟾咕咕的痛叫声中,抓出了两把血肉。

    “咕咕咕咕咕!”

    碧鳞毒火蟾全身哆嗦,连忙跳跃开来,竟然选择了逃走。

    灰眸人并没有对其追击,他转过身来,两爪探出,一爪一个,捏着头颅将王大富和韩擎提了起来。

    这两人被开了胸膛,鲜血哗哗地流,根本就无力反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