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剑谷东方为乱石林,占据方圆二十余里的范围,这石林之内石柱座座,耸立如林,复杂如迷宫,其内盛产岩石龟,颇有别样景致。??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而乱石林更东,则是一处名为碎石场的广袤区域。这片区域足有方圆百余里大小,其内巨岩遍地、石山连连,没有任何路径,也不见任何植被,宛如一座太古神山被打碎散落于此。因如此风貌且未见任何野怪,铸剑谷玩家早已将其视为不毛之地,除了一些对矿石有些兴趣的人会偶尔踏足,平日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人影。

    今时今日,在这碎石场中央区域的一座石山之上,陡然亮起一团青光,竟是一座传送阵门出现。

    啵!

    传送阵门持续的时间很短,很快就如水泡破裂,待青光散尽,原地已然出现了四名玩家。

    铁乌龟和楚轩仍旧昏迷不醒,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叶通天身体踉跄,鲜血自他身上流淌。一名身穿素白长裙,用白纱遮住了面容的女子却站在三人身前。

    “你……为何救我们!”叶通天虚弱地转过头,强提精神看着眼前之人。她白裙红伞,眉黛如烟,姣身玲珑,气质出尘,她清丽脱俗,如一朵神秘的白莲花。

    叶通天认出了此女,正是那位在铁石领挑战任务中组过队的女玩家。

    “咦,居然传送到了这里,真是巧了。”白裙女子没有回答叶通天的话,她突然投手连连点指,就见三道乳白色的气劲从其指尖蹿出,飞快的没入叶通天、铁乌龟和楚轩的体内。

    铁乌龟和楚轩昏迷不醒,任由白裙女子点出的气劲入体,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叶通天觉得那气劲火热炙人,立刻大吐了一口鲜血,蹬蹬蹬,倒退了三大步,半跪在了地上。

    白裙女子见此情景,又咦了一声,而后突然近身,直接一掌拍在了叶通天额头。她出手很是凌厉,叶通天此时根本没有能力躲闪,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天灵盖灌入,直入胸腹,下探丹田,在自己体内疯狂游走,肆意探查一般,使得他血气不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这是内力……”一口血沫从叶通天口中喷出,他感觉自己就要支撑不住了,此刻勉强扬眉看向白裙女子,目光中却更多了一抹惊疑之色。

    白裙女子慢慢抬起了手掌,她皱着弯弯柳眉,突然说道:“我很好奇,到底是何种执念支持着你,让你直至此刻仍旧保持着清醒。你可知道,有时候昏迷与沉睡是最好的疗伤手段,人体如果遭受重创,会本能的陷入昏迷之中,这是一种自的保护,如若强制保持清醒,则是透支生命。相信我,就此昏睡吧,对你有益无害。”

    “可是我怕一旦昏睡,就再也难以苏醒了……”叶通天嘴角弯了弯,随着白裙女子抬起手掌,那股蹿入自己体内的热流慢慢消失,他知道眼前之人不是敌人,她方才的出手,只不过是为了探查自己的伤势而已。

    “可如你这般透支一般的清醒,又有何意义?”白裙女子眉头皱了皱,紧跟着摇了摇头,她却不再理叶通天,反而去查看铁乌龟和楚轩的状况。

    叶通天勉强一笑,他脸色惨白,此刻状态奇差,不得不用尽全力盘坐下来,而后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一堆药品,也不管都是什么属性,他直接一口吞咬了下去。

    “我所受之伤极重,没有药物的支撑,若想续命,很难!而此时此刻,我要活命恐怕唯有依靠自身内力。内力是人体力量之源,只有还有内力流转,就代表气血未休,生命之火当不能熄……然而我的内力空空,境界不过基础内功第五重……”叶通天暗自思忖,他试图活化气血,想要调运内力疗伤止痛。

    然而,他毫无疑问的失败了,他境界不够,经脉不通,根本就无法调动体内气血,更遑论自我疗伤。

    “噗!”一口鲜血又被他喷了出来,溅得一地鲜红。

    “你全身共计二十一处伤痕,其中有三处足可致死,更有一处剑伤了你的丹田,使得你内力无法凝聚,你的五脏六腑也都受了损伤,如今你更是到了油尽灯枯之际,除非有三阶以上药丹等外力支撑,否则你今日必死无疑,而即便你今日能侥幸不死,丹田的伤势也难恢复,你已经伤了根本,恐怕永远无法踏足凝气境!你的资质又是最劣,往前进完全就是绝路,你这个号废的很彻底,我劝你放弃,不若重新建立角色重新开始。”白裙女子淡淡的声音传来。

    “是么?”叶通天闻言却倔强的皱了皱眉头,凛然一笑,咬着血水道:“叶某相信事无绝对,万事皆有可能……”

    “既然如此,那咱们有缘再见!”白衣女子声音平淡,藏着一丝隐晦的不屑,道:“我受邀救人,但所要救的人并不包括你,很抱歉要将你丢在这里了,至于这两人……我会带到山顶尽心医治,不出一日,他们便可生龙活虎,如果你有命捱过今日,也可来山顶,说不定能有一场造化。”

    她的声音渐渐远去,一头巨龟出现,载着她及铁乌龟和楚轩,慢慢消失在叶通天的视线之中。

    有风吹过,叶通天竟感到一丝凉意。

    “我不会死在这里!”他咬了咬牙齿,突然神色一震,道:“天劫也不曾灭我!武道的前路我还未看到,我怎会倒在这里!”

    他右手成爪,突然狠狠抓向左胸,手指顺着胸口上原本就存在的伤口,迅深入血肉之中,竟一把攥住了自己的心脏,而后狠狠一握!

    这一握,叶通天顿时七窍流血,却如回光返照一般精神大震,他目光如同燃烧,心绪如同魔念,这一刻,一个无比清晰的念头在他心中出现!

    “既然无法以内力调运气血,那拼了这颗心脏又如何?今日索性豁尽我的所有,赌上我的一切,来一场性命之修,成功,我再创奇功,失败,我死……亦无憾!”他猛的闭上了双眼,所有心神只化作了一道执念,他唯一的生路,只能是去创一部法,只能是去悟一门功,使得他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

    人越是接近死亡,其实也就越能激身体潜能。在此刻,叶通天舍了自己的肉身,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所有对武道的理解却化成了一只雄鹰,这雄鹰振翅而飞,要么冲上九天,要么……一去不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