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剑谷西北狩猎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此地为乱舞公会的“私有领地”,平日里周围玩家稀松,但是在今日,乱舞公会竟将其开放,这里却是人山人海,不光其内站满了乱舞公会、火云公会、海龙派的玩家,就连猎场之外也被这三家公会的人包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透水。

    看起数量,恐怕不下三千之数。

    如果要算上更外围看热闹的玩家,这个数字恐怕还要翻上数倍,此地,简直成了一个盛会。

    “听说那个通缉犯很是厉害,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乱舞公会、火云公会还有海龙派出动了五百多名玩家才将之擒住,而且还被其生生打死了一百多位,啧啧,可惜今日就要被斩了。”

    “胡说,明明是生生被其打死了二百三十一位!”

    “那人号称无敌,确有万人不挡之勇,接近神级玩家啊,也许你们不知道,他最后之所以会被擒住,完全是因为npnetpc,别说五百人,依我看就算一千人也拿不下他。”

    “真的有这么厉害?”

    “哼,再厉害又如何?得罪了大公会,不管多么厉害都要完蛋,他今日的下场早就注定了!”

    “其实我很好奇,这个铁乌龟到怎么得罪了这三家公会,竟然惹得他们联合起来,大费周章来捉拿,唉,好不容易出了个这样的人物。”

    “这还不简单,他是通缉犯,抓到之后有大奖,人人得而诛之!”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对了,另外那个通缉犯呢?那个叫叶通天的通关天剑宫之后,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听说他的资质是最劣,却拥有五头暗影狼宝宝,羡慕死人啊,不知道他今日会不会现身。”

    “铁乌龟、叶通天,说起来,这两位才是真正的高手啊!人家可以跟npc抗衡,可以通天剑宫,比这三大公会的老大都要强横得多,可惜啊可惜……”

    “说起天剑宫,好像自通之后再也没听到过其他通关信息,这副本难度太大,再也无人能够通关……”

    一些玩家踮着脚尖眺望,正在火热的交谈、议论着。

    狩猎场内有一处用巨石堆砌的高台,此台专为玩家练箭之用,有一丈之高。

    此刻,在这高台中央却摆着一张铺着狼皮的雕花大椅,其上赫然坐着npc刘一剑,他剑眉星目,英姿飒爽,嘴角却露出与其气质不符的淡淡狞笑。

    这位npc如今如日中天,凌驾在众玩家之上,凭借恐怖的实力和丰富的任务,简直可以在铸剑谷呼风唤雨。

    刘一剑身后,牛常胜、端木、岳海龙、赵思邪等玩家站成了一排,他们一个个面色阴沉,绷着脸不说话。这些人都不简单,是乱舞公会、火云公会及海龙派的高层人物,一个个都是名声响亮,平日里他们颇不对付,尤其是赵思邪和端木简直是势同水火的关系,然而今日他们却集聚于此。

    乱舞公会、火云公会、海龙派,这三个公会已经颇有规模,在铸剑谷内几乎已经无人不知。其中当以乱舞公会势力最大,这个公会的成员人数已经达到了五千,不过名声极臭,经常会做出一些欺压玩家、杀人抢怪的事情,令大多数玩家厌恶不已,却又不敢轻易得罪。

    与乱舞公会相比,火云公会和海龙派的名声就好多了,这两个公会还算比较正常,是由亲友团慢慢展出来的,除了偶尔会包下刷修为场地,平日里倒也没做过多少坏事。

    “将铁乌龟带上来!”

    这时,一声喊话响起,如号施令。喊话之人却是乱舞三战将之一的李青龙,他站到高台前,鼻孔几乎朝向天空,带着一股子狂傲,睥睨四方。

    在其一声令下之后,一群人马迅行动起来,他们约有二十几人,从高台后方出现,分成两排,各自拉起一条手腕粗的铁链,哗啦哗啦,随着铁链撞击之声,从猎场后方的兽笼之内,渐渐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铁乌龟裸着上身出现。

    他身上的伤口纵横交错,多不可数,那翻卷的皮肉,那森森的骨茬,那浸染全身的乌血,令人触目惊心,难以想象他到底经历了何等的血战,才会遭受如此之多的创伤。

    “哗啦哗啦!”

    他的手脚之上都上了枷锁,如重刑犯一般,在两条铁链的牵引之下,踏出沉重的步子。

    铁链,连接着两把黑黝黝的大铁钩。这铁钩有婴儿手臂粗细,锋利且冰冷,穿透了铁乌龟的琵琶骨,那钩尖上的血液已经干涸,殷红的吓人。

    曾经强势霸道的铁乌龟,如今显得极为虚弱,他抬眼看了看四周,突然咧嘴一笑,神情中带着自嘲。

    “玩游戏玩到这种程度,老子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哈哈,悲哀啊悲哀!”他摇了摇头,“天下无敌汉,世界第一男,双脚踩大地,抡锤砸破天……真是个笑话。”

    “铁乌龟!”李青龙喊道:“你品质恶劣,罪行累累,实乃玩家之中的败类,人人得而诛之,今日赐你临众一死,你可还有话说!”

    “哈哈!”铁乌龟闻言,仰头大笑,“我呸!你们这群孙子,忒是令人恶心,爷爷我今日落到你们手里,要杀要剐随便,爷爷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哼,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刘一剑出声了,他长身而起,走到李青龙身前,眼光令人心寒,“可惜了一副万中无一的武道体魄!不过得罪了我,注定不会有好下场,今日定叫你头颈分离,谁也救不得你!”

    铁乌龟瞥了刘一剑一眼,哈哈笑道:“哈哈,黄毛小儿,当日在小青山顶,爷爷我真不该留你一命,早就应该一锤子打爆你的脑袋,也省得你今日如疯狗一般乱吠,惹人心烦。”

    “哼,多说无益!”刘一剑甩了甩袖子,对着身后牛常胜等人说道:“动手吧,斩了他,你们便完成了任务!我会在村东乱石林荒剑台等你们。”

    “谨遵掌宫之命!”牛常胜等人的齐声说道,他们拱手抱拳,竟然对刘一剑极为恭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