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蛮龙、冰星天降!

    萧逸风这两式剑招,威势绝伦,暗影狼顷刻之间死伤惨重。?  ?八?一中文? W?W㈧W?.?8㈧1㈠Z?W㈧.?C㈠O?M?

    咔嚓!

    冰球碎裂,萧逸风从其中显出身形,他脸色苍白得吓人,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连续使出两式剑招,他露出了疲惫虚弱之相。

    “上!他这次肯定不行了!”王大富这次大吼出声。

    “看得出来,是本少出手的时候了!”韩擎向前冲了几步,震骨鞭啪啪乱抽。

    南国没有说话,却持着浸毒长矛正在瞄准,已经作势欲投。

    “呜嗷!”

    仅存的几头暗影狼比谁都要快,似乎也察觉到战机,齐齐出动。

    “咳……咳……”萧逸风边吐血边挥剑,果然威势大减,剑气也不再显现,只能艰难抵挡暗影狼的凶猛进攻。

    “他真的要不行了,机会来了!”韩擎见此情形大喜,他大胆上前几步,扬起震骨鞭直抽萧逸风脑门。

    “本座先来试上一锤!”王大富比韩擎出手更早,他摸出一把短柄小锤,正是其自产自销的“黏舌手锤”,抖手砸出,那短柄小锤的锤柄猛的增长,如魔蛙吐舌一般,直奔萧逸风胸口而去。

    与此同时,暗影狼也齐扑而上。

    顿时,萧逸风四面皆敌,可谓状况艰难,而他在这一刻,气势却陡然一提。

    “神火战衣、极冰护盾!”

    关键时刻,萧逸风身上再次冒出烈焰,这一次,火苗纤细如丝线,交织成一套火焰战衣,将萧逸风无死角防护,此战衣通红紫,还配着火焰披风,暗影狼近身,咬在其上,不能伤萧逸风分毫,反而被烧的皮肉爆裂。

    而韩擎抽出的震骨鞭和王大富甩出的黏舌手锤则被一面门板大小的冰盾挡住,这冰盾从萧逸风的胸口冲出,初时极小,但是瞬间变大,是一块方盾,盾面之上还有古朴的花纹,犹若真实古盾,它轻轻巧巧地就挡住了震骨鞭和黏舌手锤,并且撞飞了三头暗影狼。

    所有攻击对萧逸风都未造成伤害,他宛若无敌,此时双剑掷地,大吐一口鲜血,喝道:“冰火剑式,烈焰寒风!”

    他居然凌厉还击!

    霎时,击杀铁乌龟的烈焰寒风再现,地火汹涌、寒风呼啸,寒风与烈火的磨盘迅成形,数头暗影狼被裹在其内,一个也逃脱不得,王大富哇哇惨叫,他很不幸的也被困在烈焰寒风之内。

    而萧逸风的杀招不止于此,他处于烈焰寒风的中心大吐鲜血,突然猛捶胸口一下,张口一喷却不是喷出鲜血,竟然有九枚拳头大小的小火球从口中冲出,急四射!

    “内息结丹,冰火剑式,冰心爆炎,杀杀杀!”他吐血厉喝。

    轰、轰、轰、轰!

    烈焰寒风的威力毋庸置疑,演化爆裂气场,当场炸死了数头暗影狼,王大富被烧的面目全非,出杀猪般的惨叫,碧玉大环斩都没来及用出,不过几秒就一命呜呼而去。

    韩擎没有被卷入烈焰寒风,却被一枚冰心爆炎击中。

    冰心爆炎是从萧逸风口中吐出的,每一枚中心都包含着一颗指甲盖大小的冰粒,这又是一种极为强大的招数,侥幸没有被卷入烈焰寒风的暗影狼无一逃脱,全被其击中,炸死当场。

    韩擎很是悲惨,他的身体当场被炸成两截,哼都没哼就化光飞走。

    至于南国,她也没能走运,一枚冰心爆炎激射而来,正中她的胸口,直接将她炸的四分五裂,血腥情形惨不忍睹。不过临危一刻,这位粉将团的财务总管抛出了浸毒长矛,总算进行了一击。

    轰、轰、轰、轰……火光冲天,声震四野,仅存的叶通天身形如风,噗通一声,他干脆的跳入了三剑潭中,头顶一颗冰心爆炎飞过,炸在远处湖面,激荡起近三丈高的水柱,震得其双耳生疼。

    “果然是高手!”他无声呐喊,对萧逸风可谓惊惑赞叹。

    轰、轰、轰、轰……数息之后,当爆声停息,硝烟散尽,叶通天才慢慢从潭水中露出头颅。

    他目瞪口呆,地面焦黑,坑坑洼洼,宛如被狂轰滥炸了一番,所有的暗影狼也全都阵亡,王大富阵亡、韩擎阵亡,连南国也阵亡了,只有一个萧逸风没完没了的吐血。

    “每次放出剑招都要吐血,吐啊吐啊的,这是在炫耀吗?”叶通天瞪着萧逸风,恨不得也跟着吐一口血,“废了叶某身上全部的封印卡片……你若不死,我怎能甘心,弄不死你,我就亏大了!,”

    叶通天此时可以说是心在滴血,他眼睛都红了,萧逸风强悍的离谱,灭杀了所有暗影狼,简直不可战胜,让叶通天一切幻想都成空。

    “咳咳咳咳……”萧逸风大口大口的咳血,根本停不下来。

    “你这个大坑,叶某……跟你拼了!”

    哗啦啦,叶通天从潭水中爬出,铤而走险,直奔几步,丹田之中约莫五脉内力勃然而,直接灌向七杀宝剑,七杀剑气立时激而出。

    七杀宝剑之中的七杀剑气颇有门道,却有七种变化,但是叶通天此刻却没去关注这些,他的内力灌注之下,七杀宝剑之中爆出一道锋利无比的剑气,此剑气刚猛犀利,似能斩断一切,直劈萧逸风。

    “竟还有漏网之鱼!”萧逸风现叶通天,他立刻停下了吐血,右手掌向前一挡,那面“极冰护盾”再现而出,直接将萧逸风整个人完全防护。

    “锵!”一声脆响,锋利的七杀剑气猛然斩在极冰护盾之上,却如斩在精铁板之上,随着震耳的颤音,那极冰护盾之上只不过出现了一道浅浅的斩痕而已。

    看到很是期待的七杀剑气居然只能达到这种结果,叶通天的心猛然一沉,此时,那萧逸风撤掉极冰护盾,血目盯向叶通天,一抬手,立刻有杀招还击而来,竟又是一道火焰剑气!

    叶通天无法顾忌形象,直接一个滚地葫芦躲开,而未等起身,又是一道寒冰剑气击来。

    剑气频频,冰火交替,萧逸风寸步未移,只是伸手指点,叶通天却四处乱窜,灰头土脸,险象环生。

    如此片刻,叶通天没了火气,双方差距如此明显,他感觉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尤其如今兵器全无,更无援手,如此下去,连逃跑都不可能,早晚会被击杀,于是他猛一咬牙,双手之中猛然多了两块爆裂血晶。

    此战若想取胜,唯有近身!

    萧逸风嘴角溢血,攻击越凌厉,终于一道火焰剑气击中叶通天的左肩,噗的一声前后穿透。

    “啊呀!”叶通天直接被击倒在地,他痛得呲牙咧嘴,感觉整条左臂都废了,却也同时还击,扔出一块爆裂血晶。

    轰隆一声巨响,这次仍然没有凑效,爆裂血精被萧逸风精准的剑气击中,提前爆炸,形成一股冲击气浪,反而将叶通天掀得一个翻身,而在翻身之际,他感觉右手突然一凉,碰到了一个坚硬之物,抓起一看,正是浸毒长矛。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