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风出手的威势实在太猛了,那火焰巨剑一出,谁人能挡?

    “噗!”

    突然,萧逸风身子一震,居然咳出了一大口鲜血,头顶的火焰巨剑顿时消散,没有打出来。?八?一中文?网 ? W㈠W?W.81ZW.COM

    “小师妹,我为你执剑,不惜血染长袍,不惜剑斩圣宗,不惜与师尊反目,你却为何离我叛我!恨恨恨恨恨!”他仰天长嘶,又吐出了一口鲜血,突然显出几分颓然与落寞,眼中的血光弱了几分,浑身的火焰似乎都要熄灭。

    韩擎看到这一幕,恍然大悟一般,喊道:“我就说嘛!此人身受重伤,不能挥原本实力,怎么可能如此变态,原来不过是逞强吧罢了,走,回头灭他!”

    不用韩擎提醒,铁乌龟早已砸出一记裂地波,而后故技重施,将手上这把裂地战锤也给扔了出去。

    “看飞锤!”他喊道。

    “本少也能作战!”韩擎居然也出手了,这位阔少爷明显极为激动,眼睛中大冒火光,紧紧盯着萧逸风,扬鞭欲打。

    萧逸风尽管身受重伤,却也能够挥出丹田境初期的实力,他一声轻喝,咬断口中鲜血,一脚轻踏,银霜铺地,居然将裂地波冻结瓦解,同时右手食指向前一点,一道火气自指尖化成战枪,直刺而出,锵得一声将级无敌抛来的裂地战锤击飞。

    依旧轻描淡写。

    他再次扫视叶通天三人一眼,如雄狮面对挑衅的野狗,眼神之中明显带着一股蔑视。

    “曾几何时,连未踏入活血境的不入流之辈,都敢对我出手了吗?”他冷冷说道,左手自虚空中抓出一把赤红长剑,右手则抓出一把银白长剑,这两把长剑甫一出现就自动出剑鸣,一看就知道绝非凡物。

    “用火阳、霜月杀尔等,简直就是对它们的侮辱!”萧逸风冷冷说道,双手挥剑,一头公牛大小的玲珑火凤自赤红色火阳剑之中冲出,带着鸣叫,直奔铁乌龟,同时一头两丈长的精致冰龙从银白色霜月剑中冲出,却是扑上韩擎。

    冰龙与火凤,迷你精致,极为神骏,却不是活物,而是由火阳剑与霜月剑的剑气化形而出,它们一鳞一羽都清晰可辨,灵动如真。萧逸风此招出,脸色一白,当即脚步踉跄,大吐了一口鲜血。

    “这家伙不行了!血吐得这么凶,估计离翘辫子也不远了,大家加油,本少要绝杀!”韩擎叫嚣了一句,恨不得立刻上前对着萧逸风甩上几鞭子,然而冰龙与火凤袭来,一下又让他咬住舌头,踉跄后退。

    两头化形之兽非凡。

    那头火凤拖着长长的火焰凤尾,两支凤爪如烧红的铁钩,全身每一枚羽毛都是一朵火焰,整个身体熊熊燃烧着,无时无刻散出炙热气息,它飞掠过来,双翅扑腾,凤爪直取铁乌龟天灵盖。

    “嗡!”铁乌龟不敢怠慢,六十四枚卍字护身符印立刻显化而出,他扔了两把裂地战锤,如今赤手空拳,却是不退反进,直接迎上火凤,大手成爪,居然准备近身搏斗。

    另外一边,那头冰龙洁白无瑕,冰雕玉琢一般,生有龙角、龙须,浑身大冒寒气,它可以踏空悬浮,两丈长的身子摇摆着,转眼来带韩擎的头顶,然而居高临下,大口一张,一大团白色寒息宣泄而下。

    “怎么来搞本少!这不科学!”韩擎脸都白了,他手忙搅乱,撒丫子跑开,寒气落地,瞬间一地冰霜。

    “火凤、冰龙!这是兵器附带的技能吗?萧逸风这个最终Boss,身上必然有重大剧情……”叶通天感叹一句,接着心怀愧疚的看了一眼韩擎,若非那最开始的一箭,他怎么可能被萧逸风如此惦记,第一时间就被冰龙撵上?

    “银鞭大少坚持住,我来救你了。”叶通天提着浸毒长矛支援韩擎,来到冰龙身下,矛尖向天,直刺而上,却是一矛刺空。

    “嗯!”他突然感觉有些郁闷,那冰龙飘在头顶,不远不近,刚巧出了浸毒长矛的攻击距离,令他只能干瞪眼。

    “啪!”一声脆响,一条银鞭抽在了冰龙身上,让其全身一震,韩擎得意笑道:“哈哈,本少银鞭可以打到!”

    叶通天黑着脸瞅了他一眼,突然抬步就跑,冰龙挨了一鞭,怒了,喷吐一大口寒息,劈头盖脸落下。

    “银鞭大少加油,顶住冰龙记你一功,我且去打Boss!”叶通天大步向前,逃离了寒息笼罩,见萧逸风还在吐血,心中不免激动,心想趁你病要你命,浸毒长矛都准备掷出,可是那萧逸风突然血目一扫,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叶通天心中一突,一股危险的直觉涌上心头,他眉头一皱,没有任何犹豫,连忙调转脚步。

    “不能这样冒失,最终Boss岂是这么容易就能被干掉的,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由大乌龟正面抗衡,先观察一番才是安全。”

    叶通天折身而回,刚巧看到韩擎被被冰龙一口寒息扫到半边身子,呲牙咧嘴的大叫,那冰龙探下身子,张开并口,露出冰刀一般的牙齿,正欲张口噬人。

    韩擎吓得面如人色,双手本能的挡在脸前。

    “呔,看矛!”

    关键时刻,叶通天的飞矛终究是掷出,只听叮的一声脆响,浸毒长矛钉在冰龙侧脸之上,却只崩下指甲盖那么大一块冰疙瘩。

    叶通天哑然。浸毒长矛为二阶兵器,尖锐无比,可以轻易刺穿铁器,却只在冰龙侧脸崩下指甲盖一般的冰疙瘩,这是什么情况?冰龙之身简直比铁打的还要坚硬,令人指。而那冰龙受此一击,很干脆地舍弃韩擎,它调转头颅,一双无情的双眼盯住叶通天。

    叶通天此时换上七杀宝剑,严阵以待。老实说,这样一个坚硬的冰疙瘩,他不知道怎么去打?沾衣十八跌用处不大,他觉得无从下手。

    “啪!”一声鞭响,韩擎此时一鞭抽出,狠狠抽在冰龙龙头,居然将其打了个浑身一颤。

    “敢向本少吐口水,活得不耐烦了,我抽抽抽抽,抽你个满脸开花!”他呲牙咧嘴大喝,震骨鞭疯狂轮动,一时间生猛无比。

    “啪啪啪啪……”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