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前代掌宫练剑之地,本少倒要看看有什么玄妙。八一中?文网??  W?W㈠W?.?8㈧1?Z?W㈠.COM”韩擎大大咧咧,手掌震骨鞭,信心大增,好似变成了绝代高手,挺胸抬头,第一个向着三剑潭大步迈去。

    “大富商行,实力高强,震动天剑,通关有望!”王大富哆嗦着一身肥肉,屁颠屁颠的向前跑去,手上拎着一把黏舌手锤,不停的甩弄。

    “居然真的走到了这一步?真是不可思议,大姐他们……不知如今能开荒到哪一关?”南国嘀咕了一句,提着天剑宫弟子制式长剑前行。

    叶通天和铁乌龟两人走在最后。他们都盯着远处水潭中那个身影,那是萧逸风,天剑宫第八代弟子第一人,既有如此称呼,自然要比商朝歌和凌久旭的实力还要更强。此时他浑身冒火,不知处于什么状态,但显然并非柔弱,反而安静的有些不可思议,低沉的略显可怕。

    两人前进,在三剑潭旁边止住了脚步,在这里他们可以看到萧逸风的情景,他身材颀长,披着长,有一对剑眉,浑身烈焰腾腾,那火苗好似是从他的体内冒出的,灼烧的空气涟漪,却烧不毁他的衣物,他立在水潭之中,确切地说,他的脚下赫然结着厚实的冰层,是站在冰层之上。

    此时气候宜人,自然不可能令潭水结冰,一切的原因自然都是因为萧逸风!

    叶通天内心悸动,他看到了萧逸风的属性。

    “负伤的萧逸风:天剑宫第八代真传大弟子,与万毒门少门主齐名,曾在百年前并称了南域双骄,在天剑宫同辈弟子之中为绝对的第一人,以《七杀剑法》为基础修成《冰火剑式》,天资无敌更胜商朝歌,有冰火剑之称!天剑宫灭宫之时,其为凝气境大圆满修为,因身负重伤,副本中修为跌落丹田境初期!”

    最终Boss现身,却烈焰缠身,脚踏寒冰,闭目沉寂。

    他不动,众人不知深浅,自然也不敢盲目攻击。

    王大富此时却掏出一张硬木长弓,搭了一支木箭,装模作样的拉了几下,叶通天看见他如此,心中一动,说道:“胖子,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射上一箭,记你一功!”

    王大富琢磨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这最终Boss让我来开?”

    “不错!”叶通天点了点头,“咱们这队伍带有大富商行的名字,而你作为大富商行的行长,最终Boss由你来开自然是最为合适不过。”

    “嘿嘿,那胖爷就不客气了。”王大富立刻取出几支木箭,弯弓搭弦,弓步扩胸,挺着大肚子摆出姿势,模样那叫一个难看,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瞄准了半天才终于出一箭,可这一箭歪歪斜斜,有气无力的模样,没飞多远就扎进了潭水之中,且偏离萧逸风足有两丈远。

    “呵呵!”王大富挠了挠头,嬉皮笑脸道:“好久不练了,准头有些差,让各位见笑了?”

    “哈哈哈哈!胖哥你真是好贱法啊。”韩擎鼻子都笑歪了,他从王大富手上抢过硬木长弓,“让本少来露一手吧!”

    韩擎有从王大富哪里索来木箭,而后弓拉满月,摇臂挺直,姿势比王大富也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看着,此箭我必取其眉心!”他信心满满地说道。

    “崩!”

    一声轻响,木箭飞射出去,竟真的直奔萧逸风额头而去,谁也没有想到韩擎颇有几分门道,木箭准头奇佳。

    眼看着这一箭就要建功,关键时刻,突然之间,闭目的萧逸风陡然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鲜红的血目,于火焰之中爆射寒光,一股慑人的气息顿时散而出,不见这萧逸风有任何动作,那临近眉心的木箭居然就此凭空折断,呲呲呲,转眼后化作两段冰棍跌落而下。

    “杀杀杀杀杀!”萧逸风出一声大吼,毫无任何征兆的出手了,他伸手一点,浑身的火气涌动,顷刻间在其指尖凝成一把四尺长的火焰之剑,此剑棱刃分明,古朴无华,宛若实物,带着滚滚热浪,直奔韩擎而去。

    凝气成剑,远程攻击,一出手居然就如此不凡。

    韩擎直接吓蒙了,没有想到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他表情呆滞,做不出任何反应。

    叶通天心头震惊,电光火石间一肩膀将呆滞的韩擎撞到在地,险之又险的让其避过了火焰之剑。那火焰之剑非凡,没有命中目标,锵得一声刺入地面,居然炸裂开来,将地面炸出了一个磨盘般大小的土坑,且溅落出片片烈焰。

    这分明就像一颗炮弹了,如此威力,堪称恐怖,血肉之躯,谁人能挡?

    韩擎吓出一身冷汗,叶通天也倒吸冷气,萧逸风的实力乎想象,委实强大。

    此时此刻,王大富极为自觉的跑向远处,南国紧随其后,这两人实在是睿智,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躲避。

    面对最终Boss,还是铁乌龟率先出手了!他却是甩开手臂,直接将裂地战锤扔了出去!

    脸盆大小的战锤赫赫惊人,虎虎生风,脱手后直奔萧逸风的额头而去。如此攻击,打在普通人的头上,绝对可以一锤毙命,将脑袋砸个稀巴烂,这是一种很有威势的攻击,依靠铁乌龟惊人蛮力才能得以实现。

    萧逸风血目寒光一闪,右掌抬起,猛一握拳,周身火气顿时化形出一个脸盆大小的拳头,刚猛轰出,火星四溅,居然一下就将裂地战锤直接给打飞了。

    “好家伙!”铁乌龟眼睛圆睁,往后跳了两大步,表情瞬间严肃。

    叶通天手持浸毒长矛,站到他的身边,如临大敌。

    两人都知道,天剑宫副本最为艰难的一战已经开始了。

    “吾之所行,顺应人心,乃是替天行道!我没有错!杀杀杀杀杀!”

    明显的,萧逸风状态不对,有疯癫的感觉,他嘶吼着,大步走来,脚下水面迅结出坚实的寒冰,铺成他的前路。他的步子很大,很快就走出了三剑潭,落足到地面,烈焰将其包围,寒气弥漫脚下,他似人似魔,血目冷厉,扫过铁乌龟、叶通天以及韩擎三人,杀意肆无忌惮的散而出。

    “杀!”他大喝一声,没有任何犹豫与停滞,双手并指指向天空,顿时在其头顶有气流乱蹿,可以清晰看到,他浑身火焰蒸腾而上,于其头顶快凝聚出一把烈焰大剑,此剑巨大,足有一丈之长,一人多宽,通红刺目,烈焰缠绕,火苗扑腾。

    “尼玛!”

    王大富三人见此情景,二话不说,转头就跑远了一些。就连铁乌龟于此刻都认怂了,定在原地不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