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真的需求大家支持,求推荐——

    “雕虫小技,土鸡瓦狗,不堪一击!”江别月看到显化的暗影狼,眼神无任何变化,扬鞭就打,剩余四头暗影狼立刻矫健出击,或直扑而上,或隐身偷袭。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

    银鞭乱舞,狼影凌乱!江别月不愧是有名有姓的天剑宫弟子,镇定自若间稳稳压着四头暗影狼,令它们根本无法近身。

    “杀杀杀!杀了他!杀了他!”

    身前有江别月,身后亦有躁动,叶通天回头一望,见那些方才堵住他去路的天剑宫弟子瞪着大眼,正欲举剑砍来,他不敢大意,顿时抖手再次甩出五张暗影狼封印卡片。

    既然已经决定酣畅一战,这些道具便没有理由舍不得。

    这一次,五头暗影狼出现在叶通天身后,直接迎上了那些躁动的天剑宫弟子,有此,强援,叶通天暂缓了一口气,他却怒擎长矛,“今日叶某定当……血洗此地!”

    叶通天其实有些心痛,暗影狼封印卡片一共只有二十八张,是他压箱底的手段,仅仅也就送给楚轩五张防身而已,平日里哪怕连一张他都不不舍得使用,没想到今日一次性就甩出了十张!这种东西对目前的玩家来说,绝对属于高档物品,价值难以评估,这一次用掉十张,绝对是一次大出血。

    “爆了你!”叶通天瞅准了江别月,眼睛一红,“杀!”

    他顾不上伤口的疼痛,快上前,持着浸毒长矛开始刺杀,如果此时不配合暗影狼攻击,拿下江别月,说不定片刻之后四头暗影狼就被其活弊了,那可就是真正的白白损失了。

    江别月虽是活血境初期,表现出的实力却令人瞠目,甚至有些离谱的强大,他银鞭乱舞,方圆两丈都在其攻击范围,鞭影重重,如银蛇乱舞,四头暗影狼竟然奈何不得,反而被抽的哀嚎连连,宛若四头土狗。他那条银鞭绝非凡品,定是品阶武器,轻灵与沉重并存,快绝伦,威力绝大,暗影狼挨上一鞭子,无不皮开肉绽。

    纵然叶通天上前与四头暗影狼一同进攻,也是奈何其不得,反而战得胆战心惊,不断躲闪,狼狈无比。

    这就是幻想与现实的差距,实力摆在那里,靠热血和愤怒,根本就不可能打倒对手。

    不过,叶通天倒是也非寻常之人,他的沾衣十八跌接近大成水准,对于破劲、化劲、御劲之法精熟无比,在慢慢适应的江别月的鞭法之后,他的身法越来越是灵活,慢慢要贴身而进。

    突然,叶通天抓住了一缕机会,江别月此刻扬鞭抽打身侧一头暗影狼,劲力用老,右肋之处露出了防御破绽,叶通天目光一亮,几乎是本能的掷出了浸毒长矛。

    浸毒长矛浸染剧毒,此毒作迅,可令中者麻痹迟钝,百试不爽,一旦能够伤到江别月,哪怕只划破其一点皮,只要令其出现眨眼间的迟滞,叶通天便自信能够欺身而近,而一旦被他近身,接近大成水准的沾衣十八跌爆出来,此战也就并不艰难了。

    “机会只有一次!”叶通天咬着嘴唇,眉头紧皱。

    浸毒长矛化作了一道乌光,从一头跃起的暗影狼腹下穿过,如一支冷箭,隐蔽而冷厉的刺向江别月的右肋。

    “哼!”江别月银鞭落下,打废扑来的暗影狼,转身又是一鞭,扫向另外一头暗影狼,对于飞刺而来的浸毒长矛,他努力偏转身躯,显出极为不凡战斗经验,顺利躲开了要害,浸毒长矛虽然冷厉,最终却只是划破了他的衣襟,贴身从其背后穿过,带出一条碎布而已。

    “失败了?”叶通天的脸色顿时一黑,有些失望,却是抓出七杀宝剑,“我还有一口内力,可以催动七杀剑气,这是我的底牌之一,此次也要用出来么?”

    “嗯?”突然,江别月的身子一颤,本是凌厉甩出的银鞭陡然散乱,那头原本会被其抽飞的暗影狼居然冲到了他的近前,一口咬中了他的手腕。

    叶通天浑身一震,眼中顿时大放光明,心中蓦然一喜,他知晓必然是浸毒长矛挥了作用,终究是划破了江别月的皮肤,令其中了矛毒!

    如此时机,叶通天不可能错过,他的身体霎时而动,如不经思索的本能,瞬间欺身而上。

    “且看你还如何嚣张!”他畅快大叫,胸中闷气此刻一口喷出。

    “噗!”

    “呜嗷!”

    血花崩现,一瞬间的迷离让江别月遭受重创,叶通天一剑狠辣的将其穿胸而过,另外两头暗影狼扑上它的身躯,血口大开。

    “啊!”江别月大声惨叫,可还不等他再做出什么反应,叶通天一连串如天花乱坠的手法赫然笼罩了他的上半身,他想要挣扎反抗,却陡然感觉对方难缠无比,而自己就好似陷入一团粘稠的胶水之中。

    噗通!

    他居然被叶通天以绊字诀勾住脚踝,生生跌倒在地,这一下,周围的暗影狼立刻动,一扑而上,如饿狼扑食!

    “啊啊啊……”惨叫声伴着血花响起,而几声惨叫之后,一股强烈的内力冲击突然爆,扑在江别月身上的暗影狼无一例外全都被震飞了出去。

    “愿与宫门共存亡,不念生死血溅苍……”江别月面色凄然,踉踉跄跄,艰难的站起身来,叶通天此时上前,脸色冷漠,一式重掌狠狠击打在他的天灵。

    “天灵有缺,九阴白骨,九爪黄泉,叶某这一掌,伤你天灵九缺之一,震你心脉,逆血冲顶,你,去吧!”冷冷的话语之中,江别月仰面吐出一大口鲜血,他的身体直挺挺的翻到,手中银鞭当啷落地。

    “抢啊!”

    江别月这边刚刚倒地,叶通天能还来得及喘上一口气,突见韩擎跑了上来,其人眼中冒着绿光,如饿了三天突然见到了美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江别月掉落的银鞭,狠扑了上来。

    另外一边,王大富更甚,这胖子不声不响,脚步却疯狂行动,展现了与身材安全不匹配的灵活矫捷,却是直奔浸毒长矛而去!

    “我是队长,分配权在我这里,你们抢得去吗?”叶通天恨不得喷出一口鲜血,这二人太极品了,这是要打秋风还是要秀智商?当倒下去的不是江别月而是自己吗?他面色一黑,一步上前,一手抄起江别月掉落的银鞭,而后一脚将江别月的尸身踢飞了起来,正好将王大富撞了个人仰马翻,浸毒长矛也被他重新掌握到手中。

    “好身手!”韩擎和王大富当做什么事情也没生,拍拍屁股,连蹦带跳,重新躲到了暗影狼身后。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