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久旭败退逃走,商朝歌没有立刻追击。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他转过身来面向叶通天,面色诚恳,说道:“此番多谢兄台相助,才能驱逐叛贼!我此刻要往金玉顶送剑,不敢有半分耽搁,恕不能当面厚谢,此箱内有我太清殿藏宝,还请不吝自取!”

    说罢,他伸手一指,地上顿时浮现一个外表金灿的大铁箱,足有半张桌子大小,而后他一拂衣袖,就要纵身远去。

    叶通天急忙喊道:“兄台留步,我这些同伴还躺着呢!”

    “他们中了掌宫师尊封在古剑太清中的太清阴阳虚实分光剑气,尚处幻境之中,会进行无休止的厮杀!”商朝歌目光一扫,身后古剑太清蓦然光华一闪,居然射出四道剑光,分别没入了铁乌龟等人体内,“我已为他们散去剑气,想来一时三刻便能苏醒,你可安心!在下去也!”

    言毕,商朝歌右手向天一指,身形顿时冲腾而起,古剑太清亦同时凌空,随其一起穿破大殿穹顶,高飞而去,真个如剑仙一般。

    叶通天看着商朝歌早已消散的背影,内心唏嘘感叹,不得不说,商朝歌神奇的虚空剑场、沛然剑海以及悬空而立的本事,同样令他心神向往,之所以选择向他送上古剑太清,原因也就在此处,相比来说,凌久旭的剑势虽然卓绝震撼,但在叶通天看来,似乎缺失了几分大气磅礴,不够从容。

    任务npc离去,“剑势与剑式”顺利完成,独自清醒的叶通天嘴角微微弯起,他瞥了一眼昏迷的铁乌龟,又看向身前金灿灿的大铁箱,不由乐道:“丰收的时候到来了。”

    “哈哈!”他走近宝箱,当仁不让,直接掀开了宝箱,顿时一片宝光照耀而出,叶通天的眼睛刹那间光亮闪闪,之后是不可抑制的惊喜爆!

    宝箱之内,令人迷醉的光晕散漫之下,三物品安静的躺在其中,令人赏心悦目!

    叶通天双目微微一眯,凭着第一感觉,他认定这宝箱中的三件物品都非凡品,绝对不可能出现低级货色,毕竟这有可能是副本宝箱的次亮相!据说副本通、Boss杀之类的,都会有很高的奖励加成,必出精品!

    揣着这种感觉,叶通天迫不及待,第一时间抓起了宝箱之内最为显眼的一件物品。这是一块黄铜八卦,有巴掌大小,通体暗黄,看起来颇有古旧味道,正面是八卦纹饰,后面则刻划着一些看不懂的古字。

    如此一块八卦,自然不可能是兵器,叶通天急忙查看其属性,现它居然是一件特殊道具。

    “黄铜八卦:一阶特殊道具,无品质,小无相四方藏玄阵阵眼,配合四方藏玄阵旗,可布置小无相四方藏玄阵。阵**效:凝聚天地元气,窃取天机,遁去身形,蒙蔽窥查,最大布阵范围方圆十丈。阵法内额外增加境界突破成功率1%,额外加快体力恢复度5o%,额外每分钟获得修为值5点!”

    阵法!自古以来,这二字就是传说中的东西,玄妙莫测,虚幻缥缈,沟通天地,往往有种种神妙,让人无法揣测,叶通天在比武大会之中倒是见识过云震空的五行封灵阵,却没想到今日居然入手一个阵眼!

    再看那“小无相四方藏玄阵”的功效,他的心中再也无法安静,且不论那遁去身形、蒙蔽窥查等功效,只是那每分钟获得修为值5点的功效就堪称逆天!

    “每分钟五点,一个小时就是三百点,十个小时便是三千点,有此阵法在,何愁没有修为值!”叶通天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宝贝,双手都颤抖了起来。

    “阵眼在此,阵旗何在?”他眼中放光,吼了一声,几乎是抢一般地从宝箱中抓出了第二件物品!

    这是一套青色小旗,不知是用什么布料做成,一模一样,都有小臂长短,正是那四方藏玄阵旗。

    “四方藏玄阵旗(正东方、正南方、正西方、正北方):一阶特殊道具,无品质,配合阵眼可布置小无相四方藏玄阵!”

    “不错,不错!”叶通天一手持黄铜八卦,一手持藏玄阵旗,心中欢喜,如此收获始料未及,他居然都忍不住呼道:“刺激,如此宝贝可比一般的武器实在多了吗。”

    一块八卦,四杆阵旗!一整套小四方藏玄阵布阵道具居然就这样落入了手中!

    叶通天何止兴奋,恨不得立刻就此布下那小无相四方藏玄阵,却又忍住了,此时此地明显有些不合适,他仔细地将两件宝贝往储物空间一塞,再次将目光落入宝箱,他希望最后一件物品也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一本古卷,纸片泛黄,色泽古老,叶通天抄起一看,眉头皱了起来,脸色怪异道:“居然是……兵器图谱!”

    他万万没有想到,手上的这本古卷非是功法秘笈,居然是《七杀宝剑制作说明》,学习后可制作最高三阶品质的七杀宝剑,不够要制作此剑,必须修炼《七杀剑》,且达到了凝气境!

    “也算不错,回头用它来勒索师无轩好了。”回想副本内的收获,他忍不住弯起嘴角,如今副本还没有打穿,就有了如此收获,想来前面还不知道有多少的宝贝,他顿时心中火热,战意昂扬!

    这时候,一声极不和谐的痛叫之声突然响起。

    “哎呦!”居然是王大富摸着脑门站了起来,方才身中太清阴阳虚实分光剑气之时,他极为不幸的一脑门栽倒在门槛上,没想到此刻居然先于铁乌龟等人苏醒了过来。

    “倒霉、晦气!痛死我了!”

    在他的脑门之上有一个鲜红的肿包,鸡蛋般大小,料想正是被门槛磕到的,此刻他小心翼翼的揉搓着,痛得呲牙咧嘴。

    “居然将整座大殿都险些拆了,npc果然生猛!不过胖爷我也不赖,顽强的活了下来!”他撇着嘴扫视四周,目光定格在叶通天身前的宝箱之上,整个人好似被施了一个定身法,泥塑石雕了一般,而后恍然大悟一般陡然惊叫道:“他姥爷的,居然出宝箱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