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剑之投影神色倨傲,冷哼一声,同样迈步出招,与叶通天立刻缠斗一处。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叶通天立刻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剑之投影招法灵活万变,招数老辣狠准,虚招、骗招、狠招、阴招不断,居然与他一般都使用沾衣十八跌的招法,而且同样是接近大成的水准!

    “我是你的投影,你的一切我全知晓,你的手段我都拥有,而且我的武修境界更胜你一筹!”剑之投影冷冷的话语传来,“你如何能够取胜?你注定失败,就此寂灭吧!”

    “是么?”叶通天咬了咬牙齿,精神绷得紧紧的,假如对方真有与一般的功法境界,接下来确实将是一场苦战,他深知沾衣十八跌的特性,其控制与压制的手段太多,一旦得手,便能将敌人牢牢控制于股掌之间,令其越来越弱,直至覆灭。

    所以,在这场战斗之中,叶通天心知不能有任何失误,就如他自信能够能够抓住对方任何失误一般,那投影恐怕也能抓住自己的所有失误,一招错,便是万劫不复。

    招来招往,战局艰难。叶通天感觉到吃力无比,剑之投影就如一块讨厌的狗皮膏药,粘住他,怎么甩也甩不开,其招式忽轻忽重、虚虚实实,总有令人防不胜防的手段,他那化劲技巧也是炉火纯青,可以瓦解自己的所有进攻,他终于体会到了面对沾衣十八跌到底是什么感觉了,这果真让人难受无比。

    疲惫的感觉渐渐浮现,叶通天却更加亢奋。剑之投影确实比他更强,武道修为高一个小境界,体力的优势很明显,如果这般斗下去,结果其实可以想象,除非叶通天能在战斗之中突破,沾衣十八跌大成或者踏入活血境,才有可能改变现状。

    不过这样的事情几乎不可能生。所谓厚积才能薄,就算悟性再强,也不能将希望寄之于临场突破。

    叶通天却是在感受这场对决的畅快,他越是疲惫,越是亢奋,越是艰难,越是激动,到了最后,他居然大笑出声,露出狂妄之姿。

    “难得如此之机,可以与自己的投影一战,可以亲身感受沾衣十八跌之法,只有真正面对,才能看清其可怕,才能了解其不足,此回一战,叶某受益匪浅,哈哈哈哈!”叶通天有如疯癫,全身已被汗水湿透,双目之中却爆**光。

    “即将沉寂之人,竟还要如此猖狂!死吧!”对比叶通天的疲惫和虚弱,那剑之投影明显气势正盛,此刻他气势再提,用冷冷的声音直接宣判了叶通天的死亡。

    叶通天目光一寒,喝道:“胜负岂能由你来定,你只不过区区一投影尔,或许拥有与叶某相同的手段,然而叶某向武之心你可有?叶某问道之意你可同?我告诉你一个真理,这世上先有坚强的心才有坚硬的拳,先有无敌的意才有无敌的武!从一开始,你就注定了要败,即便你踏入了活血境。”

    “况且,叶某还有一式神通,断定你不可用!”叶通天神色一正,双眼一闭却又蓦然睁开,喝道:“洞察虚幻,看破迷惘,还原真空,虚假剥离,开,武道天眼!”

    一股莫名的意境从叶通天身上爆,他的双眼之上青光闪现,武道天眼之力轰然爆,顿时,那剑之投影在他眼中成了一团气劲,目光落下,就如水汽一般蒸而去,四周灰蒙蒙的空间也如冰雪消融一般,瓦解、消弭。

    武道天眼,神通之术,可看出一切幻境和虚假,其力量并不是作用于双眼,而是直接反馈于心神,可以令人看穿真实,脱离幻境。

    什么剑之投影,什么识海空间,说到底都只是幻境、幻想、幻觉而已,在武道天眼开启的那一刻,清醒的力量爆出来,叶通天便瞬间跳脱而出。

    真实的景象浮现在心底,太清大殿一片狼藉,凌久旭与商朝歌仍在比拼内力,铁乌龟等人昏迷在地,古剑太清斜刺身前……

    他蓦然苏醒,猛地睁开了双眼,接着迅从地上跳了起来,目光再一转,紧紧盯向那古剑太清之上。

    “好一把古剑,居然将人拉入幻境,生出剑之投影,好生厉害!”

    他似有所明悟,迈步上前,没有任何犹豫,右手探出,锵的一声,居然将古剑太清从地上拔了出来。

    “系统提示:古剑留有封印,非天剑宫弟子不可久持,十息之后若不放手,太清神光自动击出,伤神伤身,中者昏迷,灵识封闭。”

    听到系统提示,叶通天持剑的右手哆嗦了一下,此剑非俗,但明显不可拥有,他看向了前方仍旧在比拼内力的凌久旭和商朝歌。

    很显然,这不相伯仲的二人,谁能获得古剑太清,那么谁就能胜出。

    叶通天脑筋飞快地旋转起来。帮助商朝歌可获得殿藏宝箱一个,帮助凌久旭可获得剑法一式,倒是那个奖励更好一些呢?

    经历了一场短暂的比较之后,叶通天将手中的太清古剑猛地掷向了商朝歌。

    “多谢兄台相助,商某必有厚报!”比拼内力之中的商朝歌左手一点,古剑太清顿时听话地飘在了其身后,这时他豪情万丈,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其身上爆而出。

    凌久旭阻挡不及,面色大变,似感受到了莫大的危及,他猛然咬牙运气,想要从内力比拼的状态之中挣脱,哪怕是受到反噬也无所谓了,可是已经晚了,掌握古剑太清的商朝歌强势出手,青蒙蒙的剑气自古剑太清之上流转而出,进入到其身体之中,而后一股强绝的力量自商朝歌右掌冲出!

    似一条滚滚大江怒冲而出,凌久旭直接被击飞而出,他的身躯如纸片一般飘荡,血洒长空而下!而商朝歌强悍的掌力根本没有宣泄完全,那劲气径直奔腾,摧枯拉朽,在地上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而后轰的一声,将气势恢宏的太清大殿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轰隆隆,地面颤动,半座大殿因此倒塌。

    “我并没有败于你之手!商朝歌,我们日后再会!”

    凌久旭虽然凄惨落败,血洒遍地,负了重伤,却没有死亡,他鼓起余力厉喝了一声,同时身影迷蒙,居然纵出殿外,迅消失不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