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璀璨的神光突然从大殿后方激射而出,定在了半空之中,竟然是一把通体深青的宝剑!

    此剑无锋,非金非玉,似石似木,浑然天成,流露出一种难言的古朴韵味。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叶通天看到这把剑,顿时心中一动,他预感到任务完成的关键或许就在此剑之上,此刻不由得凝气屏息,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

    “不好,镇宫宝剑的封印竟被打破!”

    深青古剑出现,商朝歌立刻显化出身形,他的衣衫已经多处破损,更有一片鲜红的血迹染在胸口,看起来脸色也苍白了几分,此刻却显出几分焦急之色,急忙伸手就向古剑太清抓去。

    “哼!”一声冷哼响起,同时一道犀利的剑气快无比,从未明之处击来,锵的一声将古剑太清击飞而去。

    商朝歌抓取不成,顿时怒目圆睁,喝道:“凌久旭,你莫非不知此剑乃宫门根基之一?身为本宫弟子,于此宫门危难之际不能挺身而出外御强敌,却如此行径,简直就是欺师灭祖!”

    “哈哈!”凌久旭散去剑之蛟龙,落身残破的地面,身上也染有鲜血,他望着飘在空中的商朝歌,出了肆意的嘲笑,“欺师灭祖?哈哈哈哈,即便是欺师灭祖又如何?小小天剑宫竟敢招惹火羽圣宗,覆灭就在眼前,掌宫师尊思维顽固,愿与宫同毁,我难道还要随其殉命不成?商朝歌,念在同门一场,我劝你不若与我一同,持古剑太清投奔圣宗而去,定然可以保住一命!”

    “混账!”商朝歌出一声厉喝,“即便师门覆灭,我今日也要斩你这个叛徒!”

    说罢,手中剑舞,再现沛然剑海。

    凌久旭冷哼一声,迈出急的身法,快剑频现,寒光斑斓!

    商朝歌、凌久旭,这二人再次展开激烈的对决,但是显然的,此刻对决的重点却是争夺那把深青古剑。

    轰隆!剑气弥漫,太清大殿被毁去了一角,有阳光从破碎的殿顶穿透了进来。

    商朝歌和凌久旭的实力不分高下,短时间之内根本分不出胜负,纠缠之下,那把深青古剑频频被剑气击中,在一片狼藉之中连连飞起,却始终没有被任何一人争夺而去。

    突然,一次的激烈的对决,整个大殿簌簌而动,商朝歌和凌久旭双双显出身来,竟然持掌而对,两人面红耳赤,圆睁双目,似乎进入到一种内力比拼的状态,牢牢对掌,谁也动不得一分。

    锵!

    正在这时,那把深青色的古剑从空而落,锵的一声半刺入地面,说不清到底是否是巧合,此剑的位置距离叶通天不过只有一丈的距离!

    深青古剑落在身前,叶通天第一时间看到了它的属性:“古剑太清:四阶奇宝,天剑宫镇宫宝剑,具有莫测之威,可开天地、化阴阳、转抟无量!”

    王大富等人凑上前来,顿时出一片惊呼。

    “四阶兵器,而且还是奇宝,天天天天价啊,我滴滴滴滴妈呀!”王大富眼中泛出无限的亮光,语无伦次,韩擎和南国也全都眼睛直,不敢相信的盯着古剑太清。

    这时候铁乌龟大喝一声:“让开!”

    他居然伸手摊开众人,大步迈出,就想将此剑拔出。

    可是突然之间,一道青蒙蒙的光束自古剑太清之上激射而出,度极快,铁乌龟根本来不及阻挡,那光束就直接没入了他的额头。

    诡异的情形生了,铁乌龟的眼睛顿时一闭,壮硕的身躯仿佛突然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直接瘫软倒地,就此一动不动。

    “啊!猛人被秒杀啦!”韩擎吓了一跳,惊呼出声。南国表情呆滞,不明所以,但是连忙退后了两步。

    “事出反常必为妖,一阶奇宝都还没有出现,四阶的怎么可能现世?不科学,不科学!”王大富大喊出声,却在第一时间飞后退,竟头也不会的冲向殿外,

    “乌龟!”叶通天心中一紧,急忙弯身查看铁乌龟的情况,而就在这时,自那古剑太清之上再次射出了四道青蒙蒙的光束,叶通天当其冲,第一个中招,如铁乌龟一般一头栽倒在地。

    “啊!”惊呼中,韩擎和南国也中招了,两人不分先后的软倒。

    “他娘的……”王大富肝胆俱裂,肥胖的身躯做出了躲闪的动作,但是没有任何效果,青蒙蒙的光束自他额头没入,王大富一头栽倒在大殿门槛之上。

    五人居然做不出任何的抵挡,干脆利落的,倒在了一把斜刺入地面的古剑之前……

    灰蒙蒙的空间之中,叶通天陡然睁开了双眼,他惊讶的现周围竟然是一片陌生之地,而在自己身前,一个浑身散着冰冷气息之人,正在冷冷的看着自己。

    “嗯?”叶通天感觉后背凉,连忙站起身来,喝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何人……”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对面那个面容冰冷之人的模样居然跟自己一般无二,除了气质之上大相迥异,单论外貌和体型上来看,居然分毫不差!

    这是什么情况?

    叶通天惊得跳起,只觉得摸不着头脑。

    “这里是你之识海,我为你之投影,被古剑太清演化而出,击败我,你将苏醒,否则神识寂灭,就此长眠!”那与叶通天一般无二的人说出了没有任何感**彩的冰冷话语。

    叶通天闻言,心中稍安,此刻再看对面之人,竟看到了其属性。

    “古剑投影:古剑太清演化而出的虚影,高本体一个小境界。活血境初期,未修武技。”

    “原来是中了那破剑的鬼门道儿?”叶通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么说来,铁乌龟也是没有危险的了。”

    他真正放下心来,此刻在看自己的投影,战意陡然被点燃:“只要干掉你就能苏醒,既如此,无需多言!”

    说罢,他右手一抓,本是想将浸毒长矛抓出来,但是抓了个空,浸毒长矛根本就没有出现!他顿时一愣,接着再次试图打开储物空间,结果没有任何的回应,储物空间似乎与他的思维隔断,再也呼唤不出了。

    “这里是虚幻之地,自然不会有真实的器物,接招吧!”这时,投影出冰冷的声音,为他解惑的同时,一只沉重的右拳挥动了过来。

    “嗯?”叶通天眼睛一缩小,急忙用前臂抵挡投影的攻击,拳臂交接,他被打了一个趔趄,倒退了一步。

    “还好……”感受到投影的力道,叶通天心中稍安,“未修功法便等若没有内功,即便踏入了活血境又有何用?不用武器,赤手一搏更好,接招!”

    叶通天先制人,踏步而上,沾衣十八跌重重技法倒映心间,一出手,气势逼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