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宫第八代弟子,凌久旭、商朝歌!

    此两人,绝对都是张弓劲、刘一剑这等的高级npc,单从属性介绍之上就能看出他们的不凡,比之门殿的苏蛮牛绝对要高级得多。??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此刻,他们似乎处于一种微妙的僵持之中,凌久旭一动不动,但专注的神情和蓄势待的姿势可以看出他在捕捉最佳的出手时机,而商朝歌高高在上,气态舒然,同样是牢牢锁定着凌久旭,不敢轻举妄动。

    这两人似乎棋逢对手,不相伯仲,都在寻觅着时机,而理所当然的,这个时机在叶通天等人出现后不久出现了。

    凌久旭第一个出手,双剑出,似杀星现世,急冲出,他的人影快的看不清晰,那手中的两剑却似两道明亮的闪电,乍然之间刺向空中的商朝歌。

    这是一式奇异的剑招,极之快!

    空中的商朝歌也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一种奇妙的韵味在他身上弥散,未见其有任何动作,只在去眉头轻挑之间,似有重重剑之狂风平地而起,横扫凌久旭那化作闪电的双剑,不仅有阻挡的意思,更带着一种碾压的味道。

    “如此厚重的剑之气场,商朝歌,你果然不愧天才之称,既如此,那便让你见识见识我之杀剑奥义!”化作闪电的双剑被剑之狂风所阻,被迫停止,却在刹那之间折转到商朝歌的身后,依旧看不清凌久旭的身影,但其低沉的声音却压迫而出,“气之通达,一念化雷,一念成龙,快之极致,一剑出,万剑出,万剑一念!接我此招,一念剑龙气!”

    “嘶吼!”一声似剑鸣又似兽吼之声突然震彻整个太清大殿,陡然间,凌久旭消失不见了,而一头银色的庞然大物却陡然出现,此物头生单角,有一对前爪,全身被银色鳞片覆盖,竟然是一头三丈之长的蛟龙!

    这蛟龙自然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躯,如果仔细去看,就会现它的每一枚鳞片竟然都是闪着寒光的雪白剑尖!

    这竟然是一头由剑尖组成的剑之蛟龙!

    一招剑龙气,凌久旭居然化身剑之蛟龙,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就连叶通天都目瞪口呆,紧盯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剑之蛟龙凌厉、冷酷、冰冷、无情,刚刚显化就凶残毕露,张牙舞爪,庞大的身躯带着无与伦比的凌厉气势,直接向着商朝歌绞杀而去。

    若是被这样的剑之蛟龙扑中,毫无疑问,血肉之躯顷刻就将粉碎。

    商朝歌此刻猛然睁开了双眼,他一声急喝,空气突然扭动了起来,一股莫名的气场自他体内澎湃而出,似乎一股涛涛大浪,瞬间冲临大半个太清殿,张牙舞爪的剑之银蛟迎浪而上,顿时如坠泥潭,灵活大减。

    “七杀运使,刚柔并济,模拟万千,剑岚刀风,虚空剑场,沛然剑海!”商朝歌的声音响起,此时已经可以清晰看到,有涛涛气浪自商朝歌体内涌出,这些气浪汹汹涌涌,皆是强悍剑气的显化,甫一出现就令整座大殿都摇晃了起来。

    一念剑龙气,沛然剑海,两式绝学降临,眨眼间,震撼人心的对决轰然来临!凌久旭与商朝歌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

    商朝歌布置出的剑之气场,虽然并不广阔,但其内怒浪滔滔,厚重博大,摧毁一切,似怒海狂潮的缩影,而凌久旭则化身纵横江海的剑之蛟龙,翻江倒海,在太清大殿之内横冲直撞,摧毁一切。

    轰轰隆隆,恐怖的剑气笼罩四方,坚硬的地面被一层层刮掉,支撑大殿的石柱纷纷破碎,座椅木器的碎末肆意飘荡,整座大殿如在风中飘摇,摇摇欲坠!

    “好凶残,果然是妖孽,这就是凝气境强者的威能吗?”韩擎下意识的感叹出声,他完全被凌久旭和商朝歌的手段震慑住了。

    叶通天不言不语,双目炯炯,他也没有料到这两人居然如此厉害,同时也大受启迪和鼓舞,顿觉武道光辉万丈,自己若境界达到,也应能拥有同样强悍的招数。

    念及至此,叶通天心中急切,对严重阻碍自己踏上更高境界的最劣资质犹为气恼,沉声道:“最劣资质,必须废之!”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根巨大的支撑石柱碎成数段,倒塌在叶通天的近前,石屑纷飞!一股凌厉的剑气同时一扫而过,竟然在叶通天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叶通天眉毛一挑,连忙倒退了几步,此时商朝歌和凌久旭正战到酣处,剑海更怒,蛟龙更狂,肆意毁坏着大殿内的一切,两人也不可能局限在狭小一处,战斗的范围在不断的扩大,如果不慎被这二人战斗的余波扫中,那恐怕非死即伤。

    王大富、韩擎、南国三人随着叶通天一同后退而去,他们目中尽是惊骇,都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就连铁乌龟此时也不得不退避,躲在了殿门远处。

    现实问题出现了,面对如此强势的凌久旭和商朝歌,纵然是靠近都不能,“剑势与剑式”任务到底该如何完成?如何才能影响这样的战斗,决定一方的输赢?

    叶通天不愿放弃任务,第一个行动了,他取出一把低级长矛兵器,试探性的向前方猛然一掷。

    那掷出的长矛初时还算急,但仅仅只在眨眼之后,被看似稀薄的剑气一扫,立刻就如坠泥潭,而再一眨眼,竟然就被粉碎了。

    这一幕,让叶通天眼角抽搐,暗叹凝气境的可怕,仅仅只那商朝歌随意布下的气场,而且还在边缘,竟然都有如此威力。

    铁乌龟也动了,这个自命天下无敌的大汉神态严肃,此刻双臂如龙,猛然间将两把裂地战锤狠狠的掼在了地上!

    轰轰!裂地波冲击而出!

    两股力量自战锤传到地下,而后向前奔行而去,这力量裂开了地面,威力不俗,但是同样淹没在剑之气场之中,不见分毫作用。

    见到如此结果,铁乌龟顿时大皱眉头,他提着裂地战锤,暗运金刚护身劲,身上的卍字符印时隐时现,能看出他在犹豫是否前进,但终究没有迈出一步。

    “变态哇!这么早就出现了凝气境的强人,这还让不人活了!完了,这一关过不去!”王大富等人一阵唏嘘,在他们惊叹的神色之中露着无奈。连铁乌龟这样的猛人都没有无计可施,不敢上前,他们自然只能成为看客。

    正在这时……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