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书友仙凡有别的打赏,别无回报,晚上加更一章——

    当三个小时过去之后,体力枯竭,精神模糊的叶通天拖着一身伤痕艰难地爬出了暗河,他整个人浑浑噩噩,一头栽在岸边。?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奔腾的暗河之水撞出轰隆的声响,如野兽啼叫嘶吼。

    “体力透支了么,连意识也都迷糊了么?我这么的弱小啊,仅仅只是在暗河之中坚持不被冲走都做不到么?”

    “可笑,如此实力,谈什么高手,谈什么神级玩家……”意识就此打住,叶通天昏迷了。

    太清大殿之前,铁乌龟第三次冲向殿前太清殿弟子。

    “这五名活血境中期的太清殿弟子有点厉害哇,我算看出来了,这副本难度之高,远远不是我们能够触摸的,这样的副本现在不可能有队伍可以通关吧,连乌龟老大这么强势都这么吃力。”韩擎正在唏嘘感叹,“也不知道那个贪婪、卑鄙、无耻的通缉犯叶通天跑到哪里去了,这都多长时间了,他连影子都不见,莫非是收了钱跑了不成?我现在严重怀疑其人品。”

    “对啊,那人确实不靠谱,令人气恼!若是有他的暗影狼协助,这里咱们早就可以打穿了。”南国脸上也挂着失望和愤怒之色。

    “他奶奶的,胖爷大富商行的名声全被那该死的土匪给败了!”王大富也不痛快,任谁卡在这里接近四个小时能没怨言?

    铁乌龟咬着牙在厮杀搏斗。

    “他奶奶的,老子这次一定干翻你们!”连续两次不敌这五名活血境中期的人形怪,他完全被激了火气,大喝一声,卍字符印再现,环绕在其身周,如一层厚重的防护。

    太清殿弟子的长剑砍在其上,居然激起了点点的火花,铿锵有声,卍字符印颤了几颤,却是斩之不断,砍之不碎!

    铁乌龟猛吸一口气,凶悍爆,不论三七二十一,双锤一抡,接连踏出几步,直接就闯到了五名太清殿弟子中央,而后招式大开大合,狂喝声中,挥洒出片片的锤影。

    五名天剑宫弟子都是身材颀长矫健之人,可是比起铁乌龟,那就是矮了一头都不止,五人将他围住,乱剑相向,却难抵他一锤两锤的赫赫凶威,这景象反倒像铁乌龟变成了大Boss,而五人则是辛苦小心杀Boss的小队了!

    后方,王大富、韩擎、南国,这三个人眼光灼灼,他们无比期望铁乌龟这次能够胜利,不过看这情况,依旧很难啊。

    五名活血境中期的太清殿弟子看起来虽弱,但是韧性极强,很难攻破,铁乌龟尝试了两次,耗费了接近四个小时,每次都是气势衰弱之后被五人逼得狼狈退出。

    “糟糕,又是被这个家伙围在了中间,金刚护身劲虽然能抵挡他们的攻击,但是内力消耗太快了……”铁乌龟脸色青,周身不断响起铿锵的剑击之声,卍字符印几乎能够帮他抵挡所有的攻击,但是每抵挡一次便要消耗一分内力,他的内力飞快消耗着,情况越来越不妙。

    “奶奶的,老子不跟你们玩了,看我修成《金刚护身劲》第二重之后怎么虐你们……”铁乌龟心生退意,刚想蛮横的冲出战斗区域,却在这时,一道漆黑的长矛突然闯入战局,笔直扎向一名太清殿弟子。

    锵!一声脆响,却是那名太清殿弟子耳目聪敏,现长矛来袭,紧要时刻抽剑将之磕飞了出去

    漆黑长矛斜飞而出,锵得一声刺入地面,锋锐的矛尖居然刺入石板地面半尺有余。

    “鼠辈,竟敢偷袭……”那名太清殿弟子跳开一步,喝了一声,可话还没说完,身子尚且还没稳住,就又见一片剑影迎面而来!

    却是叶通天终于赶来了!

    此刻的叶通天头上有血迹,身上有淤青,神色无比疲惫,但目光却锐利如针。

    他昏迷了半个时辰,不断的“状态欠佳,是否退出副本”的系统提示将他叫醒,他这才恍然间想起自己还在副本地图之中,于是强提起精神,塞上一口回复药品,跌跌撞撞的赶了过来,却恰好看到铁乌龟的郁闷姿态。

    他没想到铁乌龟他们居然还困在太清大殿之前!

    原来自己去陷阱暗河走了那么一遭,回来后,副本没有半点推进!

    “没有我不行么?”叶通天这般想着,动作却极为迅,掷完浸毒长矛之后,飞快地换上了天剑宫制式长剑,身子几乎是随着浸毒长矛飞掠而起,正是用出了天剑宫制式长剑所附带的“蛮龙杀”剑招!

    这一刻,叶通天只觉得一股躁动的气劲在体内奔行,不由自主地腾身而起,犹如冲刺一般飞掠,那感觉居然瞬间令叶通天热血沸腾,而其手中的天剑宫制式长剑在此刻也宛如没有了重量,刷刷刷刷,没有任何犹豫地向着那名太清殿弟子当头劈下。

    顿时就是数声金铁交鸣之声,太清殿弟子果然不愧是活血境中期的修为,其眼力惊人不说,动作更是敏捷,即便在仓猝之间接招,仍旧将长剑使得风雨不透,锵锵锵锵锵锵锵,叶通天的蛮龙杀喘息之间就是七剑,他竟也完全接下了这七剑,仅仅只是付出了退后三步的代价。

    叶通天心中震惊,这太清殿弟子实力不凡,当下他猛一咬牙,不敢有半分停滞,再次出招,却是将手中太安宫制式长剑向着那太清殿弟子面门猛掷而出,接着换上七杀宝剑,双手紧握中一个纵身,却是迅猛的一个跳劈,直取太清殿弟子头顶!

    锋利的七杀宝剑,本事轻灵犀利之物,却被叶通天当做柴刀一般重重劈下,这情景分明的别扭!

    “鼠辈……”

    那名太清殿弟子从紧咬的牙缝剑哼出两个字,又惊又怒,只觉得胸口气闷,叶通天这一番快攻,当真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契机,此刻他勉强挥剑斜劈,将从面门飞来的长剑劈飞,却也忍不住脚步一晃,露出了下盘不稳的迹象,这时叶通天一记重劈从天而降,他无奈之下急忙横剑抵挡,当啷一声,终于禁不住那力道,被劈了一个趔趄。

    叶通天眼睛一亮,眼光如他,自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契机,他贴身上前,沾衣十八跌手法赫然出手。

    叶通天的沾衣十八跌已直追大成境界,破劲、化劲、御劲手法渐渐要化作身体本能,他的出手看似简单,但沾衣十八跌十八字诀真意蕴含其中,变化在乎一心。

    本就身形有些不稳的太清殿弟子顿时如中邪术,叶通天的手指划过他的手腕,他立刻松手丢下长剑,叶通天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掌,他立刻身形摇晃不稳,叶通天踏前一步,他竟仰面跌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