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汪清池,一面山壁,一个石像,一座大殿!

    那清池如镜,映着白云和山峰,为此地增添了不少的灵动,清池对面是一面斧劈般的峭壁,峭壁之上,有两个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刻下的足有数丈宽的大字:“太清”!

    笔法遒劲,颇为气势。八一?中文网 ? W?W㈠W㈠.㈠8?1ZW.COM

    清池对岸有一座三层的雄伟大殿,这大殿气派非凡,颇有些皇宫朝殿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如何能够在如此的山林之中建造出来的,殿前有用青色石板铺成的平整地面,一把巨剑的雕像直插在地,在这巨剑雕像的四周,五名穿着白色锦缎长袍的活血境中期“太清殿弟子”执剑而立,三男两女,把守住前方的去路。

    这清池叫做太清池,这大殿叫做太清殿!

    有系统提示传来:“太安内乱,赦令封山,第八代精英弟子商朝歌奉命把守太清殿,却有叛逆弟子凌久旭趁乱盗取震殿名剑,二人于太清殿爆大战。选择太清池左岸小路,可避开太清殿,继续前进。击杀殿前弟子,进入太清殿,可触‘剑势与剑式’任务,完成任务可获得丰厚奖励!”

    听罢系统提示,叶通天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面对着太清殿弟子席地而坐,静待铁乌龟等人的到来。

    约莫五分钟之后,铁乌龟一行终于现身。

    铁乌龟几乎是满状态复活,他披着青铜甲,腰间挂着两把裂地战锤,大步而来,其身躯昂扬,如从蛮荒之中走来的野蛮战神,那般的不可阻挡,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看到叶通天之后咧嘴笑道:“好你个叶子,真是够努力的,修为赚到了不少吧。”

    看样子,他竟然对续命灵气毫无所觉,根本不知道叶通天对其救治了一番。

    叶通天微微一笑,右手一扬,一个小木盒就被他扔向铁乌龟。

    “什么东西!”铁乌龟轻巧的接过,略一查看便是眼睛一亮,紧接着毫不客气地将木盒内的三颗修功丸一口吞下。

    “味道不错!”他舌头舔了舔,“如此一来,修炼《金刚护身劲》第二重已经足够了,哈哈,本战神要踏入活血境中期了!哈哈,一入中期,我的**力量定然可以突破万斤,粉碎之矛就可装备上身,而且《金刚护身劲》修成第二重,护身符印数量将翻倍,我的防御将更强。”

    他猛地一震身躯,六十四枚金灿灿的卍字符印似乎是从他的汗毛孔里钻出来的一般,环绕飞旋,将他映照如金身罗汉。

    “六十四枚翻一倍,那就是一百二十八枚,哈哈,我好无敌,刀枪不入,嚯嚯!”铁乌龟大喷口水,神色猖狂,其身后韩擎几人却是对他一脸的崇拜之色。

    “快收了神通吧,要不然我就用浸毒长矛试试你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叶通天站起身来,抽出浸毒长矛提在手上,喝道:“办正经事,杀怪去!”

    “哈哈哈哈!”铁乌龟笑得更加猖狂,也不见其如何动作,环绕其身的那六十四枚“卍字符印”仿若群鸟归巢,纷纷回缩到铁乌龟的身体之内,此种景象,颇为神异,惹得韩擎等人惊呼出声。

    “我杀,我杀,我杀杀杀!”铁乌龟此刻也是战意满满,再也不废话,眼睛冒着火,旋风般向着前方太清殿弟子冲出。

    五名活血境中期的“太清殿弟子”,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摆平的,一般的小队,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要好好商议一个对策,可是铁乌龟却是一股脑就冲了过去,什么顾忌也没有,委实是个变态。

    接下来,又是铁乌龟的个人表演时间了。

    叶通天却是绕到了太清池左岸小路,他的武道天眼开启,现那左岸小径中存在不少陷阱,其中有一个陷坑连接着一条地下暗河,那暗河有两丈之宽,因地势陡峭,其中水流很是湍急,且有大量滚石夹杂水中随之奔腾,颇为凶险,然而叶通天却故意触动了陷阱,噗通一声,整个人没有任何意外的掉落在暗河之中。

    河水冰冷,奔腾汹涌,瞬间将跌落其中的叶通天淹没,眨眼的功夫就将他冲刷出去数丈远,而混杂在水中的滚石更是带着可怕的冲击之力向他无情撞击。

    叶通天只觉得天昏地暗,他来不及思考,本能寻找借力点,想稳住身形,然而这太难了,暗河之水疯狂奔腾,冲击力巨大,他一时之间根本无力挣扎,人随水流一冲而下,一百米,两百米,三百米……

    “武法有成,离不开千锤百炼,武道之路,注定枯燥辛苦,我为武修,修身修心!这方世界有着特殊的规则,但我仍旧认为……追寻那所谓的修为值数据,不如真真正正来一场修行!”

    “沾衣十八跌,十八字诀十八法,拆招变招、破劲化劲御劲……此地绝险,有激流澎湃,有滚石冲击,却是正和我意的修炼场地,可修化劲,可修御劲,可修我……近身手段!”

    沾衣十八跌非千锤百炼难以有成,叶重生缺少实战经验,他也不可能真的去花费数年甚至是数十年去磨练此功,所以唯有置身险地才能逼出身体潜能,迅修出御劲手段,在叶重生想来,副本之中死亡可以复活,如此汹涌暗河,实乃是绝佳的练功场所!

    叶通天被激流淹没,人在水中,视野漆黑,被动的承受着各种的撞击,体力飞快流失,然而他却咬着牙齿,内心坚定。

    现在他已经毫无选择的权利了,人在水中他想停也停不下来,如那次兵解类似,他再次令自己陷入了绝境之中,不进则死,如果要想活下来,他必须要克服所有冲击,而沾衣十八跌的十八字诀技法是他唯一的依仗。

    叶通天不得不抛开所有一切,用出浑身解数来与暗河对抗,破劲、化劲、御劲,他施展出毕生所学,穷极所有,终于在被暗河之水卷走大约四百米之时稳住了身形,此时他已然头破血流,全身多处撞伤,只来得及猛吸一口气,便不得不舞动身躯,去拨开冲撞而来的巨石,去化解湍急河水的冲击。

    水流不止,他便没办法停下来,稍有不慎,他便要受到撞击,力有不及,他便要负伤累累。想要在这疯狂的暗河之中稳住身形并且不受伤害,难,太难了。

    叶通天不断的被河水打翻淹没,不断的遭受巨石撞击,他仍旧顺着水流被冲下,却从未放弃努力,时时刻刻全力以赴着。

    水流激荡,乱石冲撞,无比复杂的环境,无法预知的险境,逼迫着叶通天的拼尽全力,让他在无暇他顾之间,对外力更加敏感,对为危险更加直觉,对躲避更加迅,对化劲更加纯熟。

    叶通天就是需要这样的环境,只有在这种压力之下,他才能将所有对破劲、化劲、御劲的理解压榨出来,将沾衣十八跌十八字诀的真意快吸收,当他能够做到动作比思考更快,当他能够忘掉所有技法,将一切磨练成身体的本能,他可以战胜这条暗河,那时,沾衣十八跌便大成有望。

    一小时,两个小时……叶通天早已忘却身处副本之中,他无暇分心去顾忌其他,就这样在湍急的暗河之中以玩命的方式训练着。

    “坚持住!若想武法有成,达到御劲完美,必须要坚持住……”

    “再坚持一会儿,只要一会儿,我一定能坚持住!”

    “不用顾忌太多,即便死了,副本之中可以复活!”

    “小小的暗河怎么让我屈服,坚持!”

    “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么?不,还可以坚持!”

    “修武修心,我不能退,不能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