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果然来抢我的怪!”铁乌龟瞥了叶通天一眼,手上力道却是不由加重了几分,只见他气势陡然一提,跨出两步,双手翻飞,两柄裂地战锤如雨点般落在那名被他踹飞的山门弟子身前,那山门弟子根本抵挡不住,手中单薄的长剑一接触裂地战锤就被崩飞脱手,而后其一声惨叫,只能任由脸盆般大小的战锤落在身上,立刻就血肉模糊不成人形。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叶子,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再抢我的怪我就跟你急,我现在就差几百点修为就可以学习《金刚护身劲》第二重,正式踏入活血境中期!”击杀了那名山门小怪,铁乌龟扭头对着叶通天呲牙说道:“敢胡来,你信不信我会揍你!”

    “好你个乌龟啊,存在大把修为不用,却这么计较这一两个小怪的修为,亏我还把你当兄弟,冒着生命危险前来助你,你倒好,居然说我抢怪!真是太伤心了!你也不想想那《金刚护身劲》是谁给你的!”叶通天根本不把铁乌龟的话当回事,说完之后,端着浸毒长矛向着一名灰衫巡逻弟子冲去。

    这名灰衫巡逻弟子,也是被铁乌龟打得武器脱手,胳膊似乎被震得不轻,正在那儿抖着手腕。

    叶通天一矛直刺,直取他的咽喉。

    铁乌龟眼中放光,陡然一个小跳挡在叶通天身前,而后一锤狠狠砸在地面。

    裂地战锤附带特技“裂地波”动!

    石板地面咔咔而裂,似有一股野蛮的力道在地下奔行,猛烈地将地面冲开了一条裂缝,那裂缝自裂地战锤迅蔓延到那名灰衫巡逻弟子脚下,在其惊慌之中,猛然爆!

    轰!

    如手雷爆炸一般,伴着飞溅的碎裂石子儿,那名巡逻弟子一脸的凄然,拖着惨叫,手足无措,他整个身躯居然被裂地波炸飞了两米之高。而根本不等他落地,叶通天和铁乌龟几乎同时出手了。

    不分先后的,一道乌光和一柄脸盆大小的战锤几乎同时落在灰衫巡逻弟子的前胸,这巡逻弟子在空中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被凌厉的带飞,不等落地立刻死亡。

    “乌龟,你居然浪费了一丝裂地波,真是败家啊败家!多亏了我给你补上一矛,不用谢我,哈哈!”叶通天哈哈大笑,脑海中响起的系统提示证明方才又是自己的飞矛抢了最后一击。

    “大哥,给小弟一条活路行不行?您就别跟小弟抢修为了,这一星两点的修为放在您最劣资质面前,有个毛用啊。”铁乌龟苦着脸说道。

    叶通天取回浸毒长矛,笑道:“其实这些人形怪还真提不起我的兴趣,好了,就让你这一回,你自己多加小心,别被伤了。”

    “我是战神,怎么可能受伤!”铁乌龟来了精神,他的战斗一直没有停止,此刻是将目光投向了那名蓝衫巡逻弟子。

    这蓝衫巡逻弟子是活血境初期,相当于一阶青铜的怪物,论起来,与铁乌龟是相同境界,不过铁乌龟却觉得他远远不够看,即便是没有踏入活血境,对这样的人形怪,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大胆恶徒,胆敢伤我天剑宫弟子,你们……死定了!看我,七杀剑法,蛮龙杀!”蓝衫巡逻弟子也是将目光锁定了铁乌龟,表情惊怒,居然真的使出了蛮龙杀。

    蛮龙杀,这是一招很有气势的剑技,当初npc刘一剑曾经使用过,冷云云也会,其霸道惊人,此刻那蓝衫巡逻弟子居然也将这招使了出来,其身子凌空前扑,手上长剑纵横劈砍,如幻化数条手臂,抓着数把长剑,眨眼间就冲到铁乌龟的近前。他整个人散出凌厉的气势!

    这一招蛮龙杀虽然比起那npc刘一剑用出来的要简陋了太多,气势也达不到那种蛮龙一般张牙舞爪的野蛮狂暴,却比冷云云施展出的要凶悍多了,一般人对上恐怕都难以对付。

    不过铁乌龟看到这招蛮龙杀只是眼角一眯,他的反应也是极快,蓝衫巡逻弟子用出蛮龙杀的同时,他手上唯一一柄裂地战锤也立刻挥舞起来。

    叮叮叮叮!

    顷刻之间就听数声密集的脆响!

    有火星在二人武器接触间崩现!脆响之后,铁乌龟如战神一般屹立不动,而那蓝衫巡逻弟子站在铁乌龟身前,却是虎口崩裂,胸口坍塌,嘴角长挂鲜血。

    铁乌龟此时举起裂地战锤,一锤落下,那蓝衫弟子眼神默然,也不见躲闪,直接被一锤砸碎头颅。

    王大富、韩擎、南国三人看到这一幕,表情统一,皆张着嘴巴瞪着眼,满脸震撼神色。

    方才铁乌龟与蓝衫巡逻弟子蛮龙杀的对决,他们居然看不清双方的动作。

    直到十数秒之后,一声惨叫响起,三人才回过神来。

    “这……简直就是战神嘛!”韩擎说道,“这位通缉犯大哥真是了不得,太凶悍了!那个牛气哄哄的端木比他差的远了!”

    “秒杀活血境初期……”南国喃喃低语,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不可能吧,貌似大姐头也没有这本事吧,这人到底什么来头?通缉犯?大富商行……”

    倒是王大富反应迅,此刻嗓子一提:“两位老板看吧,咱们大富商行的高手就是这么牛,信不信?服不服?告诉你们,选择大富选择幸福,恭喜两位的睿智啊,有咱商会的高手在,两位全程划水就可以……”

    “可惜那个叶通天不给力,同样都是通缉犯,他居然净挑软柿子捏,分明就是抢乌龟老大的怪啊,真是个败类,本少看不起。”韩擎却对叶通天撇了撇嘴,明显对叶通天方才抢怪行为极为不屑,竟为铁乌龟报不平,哼道:“有人前面抗,有人后面装,他在撒热血,他倒放冷枪,哼哼哼!”

    “有人前面抗,有人后面装,一个撒热血,一个放冷枪!哎呀呀!”王大富听到韩擎话语,立刻对其惊为天人,突然感觉这位“少爷”越看越是顺眼,很合自己的胃口。

    “哈哈,走走走,找点更刺激点的去!”解决了战斗,铁乌龟哈哈一笑,大步迈起。

    叶通天看的那到铁乌龟手背上有一道殷红,知道他受了一点小伤,却被激起了战意,他明白这时候的铁乌龟算是热身了,状态最好。

    “就先由你挥。我同样看好于你,乌龟,别让我失望。”叶通天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眼神之中深藏着一股异彩,却又顷刻散去,他目光投向几名人形怪的尸体,突然说道:“且先让我看看这副本之怪……掉落何等战利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