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乌龟的目光在人堆里扫了几圈,失望的略皱眉头,“你们可以群殴,可以联手,可以一拥而上,人这么多,怕什么?来吧,来吧,尽情地来吧!”

    说完,双手大锤再次对撞了一下,火星崩现,撞出一声炸响。『㈧㈠中文┡网Ww W.Δ8⒈Zw.COM

    更多的玩家于此刻倒退,面对铁乌龟的强势,居然所有的人都脚步凝滞,不敢应对。

    不过虽然不敢应对,但他们也不甘就此撤离,互相观望间,这些玩家选择了拢在一起,静观其变。

    一分钟,两分钟……

    “唉!没人吗,没有人有胆量与我一战吗?”

    近五分钟后,铁乌龟脸都黑了,那是失望至极的表情,他叹了一口气,低沉地说道:“既然没人敢回应,那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让开,不要挡我的路,否则不要怪龟爷锤下无情!”

    这话一出,很多人动摇了。

    “这是一个凶人,怪不得被通缉,怪不得奖励那么高……”

    “看他那两把锤子,脸盘一般大小,别看被他提着跟玩具似的,但目测每把的重量都不下百斤,这样的大杀器,擦着就死碰着就亡啊,谁敢跟他交手……”

    “看那身板,我怎么感觉手上的小片刀都割不开他的皮肤……”

    “牛人啊牛人,这样的人物我可杀不了,后撤后撤……”

    “这应该算准神级玩家了吧……”

    片刻间就有许多玩家转身离开,看到这种情景,铁乌龟脸上的失望表情更浓了一分,他本是期待一战的,可惜这些玩家们太不给力了。

    铁乌龟高大健壮,外形就足够骇人,再加上手段暴力,为人霸道狂野,哪有人敢触他的霉头。

    “王霸气无边,众敌吓破胆!”铁乌龟虽然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又自我陶醉起来,拉着叶通天就要前进。

    “呔,光头大哥你让开,我要和你身后的瞎子决斗!”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正是那先前呼喊较凶的桃花眼玩家,他盯着叶通天,突然迈出一步,神色中有犹豫,但仍旧难掩火热的执着,“我要和你单挑,谁都不要插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在下诸葛大少,诸葛三兄弟之一,我说到做到,我们单挑,我的两位兄弟绝不会插手!”

    叶通天闻言一愣,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不禁笑道:“你很机智,臭不要脸!”

    他突然脸色一正,提高声音,又道:“不过决斗这么无聊的事情,叶某岂会去做?”

    “怎么?不敢么?呵呵,举村通缉,独二无三,画像贴满全村,此地最著名的面孔,缉拿奖励震人眼球,我道是什么样的英雄人物,居然连单挑也不敢,可笑,可笑,哈哈哈哈。大家看到啦,这个瞎子居然不敢跟我单挑,明显的怕我啊,我还以为通缉犯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原来就是个怂包,哈哈!”

    诸葛大少丝毫也不慌乱,此刻大笑起来,他这笑是故意为之,他要以这种方式来挑衅,只要那叶通天受不住,答应与自己单挑,那么自己就放开了手脚,于单挑之中将他击杀,完成通缉任务。

    对于打败并击杀一个明显修为不高而且是瞎子的小菜鸟,诸葛大少很有自信,心道:“我只要咬住单挑二字,让那恐怖的光头大汉没办法出手,以我的实力,分分钟将这瞎子搞定,嘿嘿,这样的话我就赚大了!”

    诸葛大少心中盘算着,他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天才。

    “怕你?好吧,这是你自找的,不要怪叶某心狠手辣!来来来,有本事你便使出来,让叶某看看你有何手段!”叶通天抽出浸毒长矛,狠狠的甩了甩。

    诸葛大少大喜,此刻二话不说,手持一把长剑就向叶通天冲了过去。

    他脚步轻盈,步法奇特,整个人身体微微前倾,以蛇形路线前进,眨眼就来到叶通天的近前。

    叶通天侧耳听声辨位,他在诸葛大少的步法上找到一些当初李少元抢杀风狼王时的影子,这种步法其实只是雕虫小技,在高手眼里什么也不算,给叶通天也带不来多少麻烦。

    叶通天动了,抬手便是一连串的急刺,浸毒长矛在他的手上,如繁花绽放,洒向身前,其之快,达不到惊艳,但可令人目眩,封死诸葛大少所有进攻之路。

    “啊呀!”诸葛大少心中大惊,这样的出枪度,没有长期的练习是绝对达不到的,除非这叶通天的身体素质极高,才能轻易之间就能做到常人难以达到的如此度!

    但是,这可能吗?一个瞎子而已!

    “看我收了你!”诸葛大少步子一扭,没敢一味上前,反而退出浸毒长矛的笼罩范围,而后又连退两步,脸上浮现得意之色,喊道:“瞧你那一脸损相,长得干干巴巴丑了吧唧的,眼睛瞎了还玩长矛,胡刺乱扎很帅吗?你那动作怎么看怎么丑,恶心死我了!”

    “嗯?”叶通天听到诸葛大少这话,险些一口逆血吐出,“单挑便单挑,说废话何用?”

    不过他倒也猛然想起,在网游之中有“垃圾话”这种的绝世招数,可以不战而令人心神崩溃。

    “看来我倒是遇到了此种高手!”叶通天心中一怒,下手更快更狠,方才原地不动,此刻步子也动了起来,竟主动出击。

    不力还好,这一力,诸葛大少立刻感觉极为难受,只觉得叶通天彪悍至极,长矛使得虎虎生威,劈头盖脸而来,如狂风暴雨一般不讲道理,自己居然抵挡不住。

    “老子的绝招已经让他凌乱,不过……那长矛不凡啊!”诸葛大少突然感觉欲哭无泪,以他基础内功已修到了第六重的修为,居然不敢去轻易招架黑色长矛,这是什么情况?

    “一个瞎子,又看不见,我怕个鸟!”想了想,诸葛大少决定开始反击。

    “呔!瞎子,看我快剑三式!”他转过身,他右手持剑在胸,左手并指横眉,摆出了一个颇为古板的剑招起手式。

    可在这一刻,他却陡然感到肩膀一凉,却是被被浸毒长矛在臂膀之上蹭了一下,这一下让他心中一凉,一咬牙,诸葛大少决定要使出真正的绝招了,他再次大喊了一声:“呔!看剑!”

    “叶某,看不见!”回应诸葛大少的是叶通天中气十足的大喝,“你给我歇菜!”

    随着这声大喝,诸葛大少眼神露出慌张,他居然在此刻感到了身体的迟滞,尤其在肩膀伤口之处,僵硬和麻木的感觉陡然出现,使得整只手臂无法如意地指使,于是本已摆出“快剑三式”的起手式,却在此刻施展不出。

    “这是怎么回事儿?”他迷糊了。

    正此时刻,叶通天的浸毒长矛化作一道黑影,凌厉而来,诸葛大少心惊胆颤,纵使想躲,奈何鞋子如被灌了铅,一步也迈不出。

    “出招啊!”叶通天笑了笑,感觉一丝爽快,他一矛横扫,狠狠地扫在了诸葛大少的左脸,沉重到肉!

    诸葛大少的身躯随之飞旋,哗啦啦的血水和一些散碎之物从其口中吐出,他整个人如被大风吹起的单衣,抖动摇摆了片刻,而后残破地落地,直接晕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