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轩开始侃侃而谈:“给你说具体的,这战甲粗坯以玄晶金打造而成,先,玄晶金这东西可是出我认知的高档材料,有什么特性,能挥什么属性,我都不知道,需要经过大量的试验才能掌握清楚,而只有搞清楚了玄晶金的属性,我才能进一步确定一些辅助材料。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辅料这玩意儿,就好像引子,或者催化剂,大多数材料都不能独自生出属性,需要辅料才能牵引和激活,而辅料的好坏可以直接影响到最终成品的属性,完美的辅料能将主料的属性最大化甚至越化,而不合适的辅料很有可能影响主料的属性,就算能够打造出成品,也是品质垃圾的低档货。选辅料费时费力废财,而且需要专业知识,不是一般人可以干的,而选好了辅料之后,还要经过一些列技术手法使主辅料融合,这个过程就更难了,也更体现水平。到了最后,成品的最终塑形阶段也很讲究!这些还只是口头上的泛泛之谈,如果真正开始打造一件装备,嘿嘿,还有更多难处难点,不是常人以想象的。”

    铁乌龟不为所动,愣愣地说:“别说的这么玄乎,哥哥曾经也玩过不少生活职业,我知道你那些话也就是忽悠忽悠外行,以我的猜测,只要遇到好的材料,其后的制造不过是随意挥,大可不拘一格,而极品之物也大都是于偶然和巧合之中得来,精细苛求反而落了下乘。”

    “哎呀?”楚轩楞了一下,万没想到五大三粗的铁乌龟也是个技术人才,三言两语居然颇有道理,不由对其观念大改,却道:“我所掌握的炼宝技艺叫‘点金熔炼’,是结了仙渺大6千锤百炼和灵动大6炼金附魔等手法的高端前技艺,能够极大的提高装备品质,可不是什么街边手艺,你想要让我将这件战甲粗坯打造完成,可以,却要付出足够的费用,我可不会白白给你当苦工,况且这战甲粗坯还有我的一份。”

    “牛什么牛?”铁乌龟瞪眼了,“信不信我打你!”

    “你,你要来横的……”楚轩眉毛一立,倒是不惧铁乌龟,于是,两人一来我往,居然开始唇枪舌战。

    叶通天摸了摸鼻子,趁着两人火热的讨价还价,早已将战甲粗坯收进了储物空间,而两人居然都没有觉。

    “点金熔炼!”叶通天脸上虽然木木然然,心中却极为活络,再次确定了楚轩是个高端玩家。

    “这等人物,大公会一定抢着要!不行,既然被我遇到了,那就一定要抓在手中!”他心中暗暗思索,转身开始寻找通往下层石洞的入口,而一条粗壮的手臂猛然探来,如同精钢铁链,一下将他“捆”了回来。

    “小叶子,把哥哥的宝贝吐出来!”铁乌龟将叶通天夹在腋下,欺负小孩一般,“敢偷哥哥宝贝,还想开溜,小心屁股开花。”

    “臭瞎子,你不厚道,那战甲粗坯你拿了也无用,私吞作甚!”

    叶通天顿时恼了,少有的连语气语调都变了,吼道:“你们两个是属婆娘的吗,争执起来没完了,我没时间听见你们讨价还价,我要去寻宝,快放开我,懒得跟你们计较,总之我现、我开箱,宝贝有我一份,你们两个夯货记住了。”

    叶通天一开口,顿时战斗升级,三人抡舌大战。当然这是三人之间互相挑逗的消遣,倒不是真正贪婪相争,很快,三人达成了共识。

    战甲粗坯交由楚轩进行加工制造,最终成品归铁乌龟所有,但是铁乌龟必须要支付巨额金币来做酬劳,还要帮楚轩挖掘微光矿石,而叶通天也会从铁乌龟手里得到一份金币补偿。

    楚轩收到战甲粗坯之后,找到一处干净的平地,蹲下身来立刻开始研究,连微光矿石都暂且不问了。他指指点点,口中念念有词,又掏出一本厚厚的硬皮书不断翻阅,时而点头,时而皱眉,一副认真投入的神情。

    铁乌龟则无比怨念的继续挖矿,他已经被楚轩布置下了挖矿任务

    叶通天突然感觉很无奈,他曾经虽然不是什么高端玩家,但自诩Bug传奇,平日里混的也极为不错,也有与玩家接触,却从来都是压轴大牌,如今却不得不甘从沦落,他甩了甩怒蛟枪,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探路的,比起铁乌龟和楚轩大丢身价。

    “唉,让一个瞎子探路摸索,天理何在啊!”他嘀咕了一句,却又将所有不愤化作动力。

    十分钟后,叶通天用怒蛟枪撬开一块一人高的岩石,一个乌黑的洞口居然显露了出来,一股寒风从其内直吹而上,令叶通天的汗毛猛得就立了起来。

    洞口幽深,叶通天用怒蛟枪来回扫动探查,判断出这洞口勉强可以容一人进入,笔直朝下,定然就是通往下层的入口了。

    “铁乌龟,楚轩,有新现,快来!”叶通天叫了起来。

    “什么新现?”铁乌龟走了过来,只看了一眼便不屑一顾,白了叶通天一眼,说道:“我道是啥,不就是一个地洞吗,里面没有微光矿石,漆黑一片,有啥大惊小怪的。”

    说完,走向一处干净所在,继续叮叮当当的挖矿石。

    楚轩走了过来,向洞口内丢了几块微光矿石,瞅了一会儿就就扭头回去,说了句:“臭瞎子,别打搅我研究!”

    “嗯?都没兴趣?还是说要我这个目不能视的残疾继续探路?”叶通天很无奈,却侧着耳朵冲着洞口仔细聆听了一会儿,而后随便摸了一块石头向洞内丢去。

    很快就听见石头触地的咔吧声响,听这声音判断,地洞并不深,似乎也就一丈多的样子。

    此刻武道天眼还没有冷却,叶通天略一犹豫,还是经不住诱惑,抬脚就跳进了地洞,也就是眨眼之间他便双脚着地,稳稳踏在了地面。

    寒气袭来,叶通天明显感觉到此地温度奇低,仿佛是冰窖一般,让他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

    他捡起脚下的石块,向着四周抛去,仔细聆听着声音,很快他就判断出此地并非宽敞,约莫有五丈方圆,他开始慢慢的活动起来,手掌不停地在四周摸索探查。

    比较奇特的是,叶通天现此地四周的石壁上盘绕着一些藤蔓植物,不知道是什么种类,枝叶都冰凉如冰。又用去了一刻钟,叶通天在此地中央之处现了一个井口,那井口之内大冒寒气,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冰凉刺骨的井水。

    “这么隐蔽的地方,怎么没有宝箱?”叶通天有些小失望,不甘心的面向井口皱眉,他本双目尽毁,眼球都爆掉了,也看不到井水之中有什么。

    “这寒池之中必有古怪,我该如何?”叶通天踌躇起来,不过很快他就有了决断,且迅行动了起来。

    他取出碧玉大环刀,竟在四周寻了几条藤蔓砍了起来,不多时,他将砍下的藤蔓绑接到一起,自制了一根长长的绳索,将这绳索一端捆在自己腰上,另一段牢牢拴在岩壁之上,而后竟盘坐在地,静静的调息修养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