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是一把生锈的铁枪,叫怒蛟枪,枪长丈二,枪杆之上盘绕着一条蛟龙,枪尖从龙口吐出,整杆枪虽然略有锈蚀,但造型不俗卖相不凡,可惜的是此枪档次略低,没有品阶,没有属性,只算是准一阶武器。㈧㈠中ΔΔ文网WwんW.『8⒈Zw.COM

    叶通天有碧玉大环刀,有浸毒长矛,有七杀宝剑,还可以制作狼牙剑,这杆怒蛟枪他看不上眼,但此枪若放到太安村,就凭这番造型,相信很多玩家都会趋之若鹜。

    收了怒蛟枪,后方传来细密的脚步声,铁乌龟和楚轩终于赶到了。

    这两人却不理会叶重生,那楚轩似乎有些不正常了,竟然贴到石壁上亲了起来,“财啦、财啦!如此多的微光矿石,这是要财的节奏啊,谁也阻挡不了!”

    叮叮叮叮,他狠命的挥舞小铁搞,对着岩壁猛凿了起来,明显是在挖掘那些散着微光的石块。

    铁乌龟也是当仁不让,一边挖矿一边道:“挖点矿,赚点钱!”

    “小算盘,这没有品阶的微光矿石有用吗?”叶通天听到二人叮当叮当的挖矿之声,也有些好奇。

    “什么叫有用,这可是微光矿石,而且纯度很高,碾碎之后不经处理就可直接使用!”楚轩闷头挥舞小铁搞,都不回头看叶通天一眼,直呼:“达啦!达啦!”

    “达啦,达啦!”另外一边的铁乌龟也跟着叫了起来,他肯定不知道微光矿石有什么用,却把他们看成是金币。

    “达啦,达啦!”叶通天摇了摇头,他也叫了起来,却不是随大流,而是摸向石洞中央,那里也有一个野外宝箱正等着他来开启呢。

    很快,叶通天就摸到了那个白银宝箱,他三下五除二将碎骨、兽皮等杂物抛开,手中怒蛟枪一个犀利的盲挑,立刻将宝箱盖子掀了起来,顿时一片金光刺眼,宝光透箱而出!

    “什么东西?”铁乌龟现异常,掉头一看,连忙停下挖矿,急奔到宝箱近前。

    “宝箱!又见宝箱!”楚轩的反映也不慢,提着小铁搞奔到近前。

    “看看是何物!”叶通天一脸的笑容,金灿灿的宝光映在他的脸上,他竟然有一丝暖洋洋的感觉。

    宝箱之内的东西金光灿灿,散的光芒简直耀人眼目,粗略一看,它就似一块黄金乌龟壳,扁扁圆圆的,比脸盘还要更大一圈,其上布满云状的纹络,也有类似龟甲之上的纹络,仔细看它又似一件粗糙的胸甲,肩、胸、后背都有模有样,不过有些简陋而已。

    叶通天手快,第一个探出双手,想将此物抓到手中,可是他万万没先到,这件东西居然尤其沉重,以他的力量居然没能立刻抓起。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突然觉得此物与我有缘。”铁乌龟脸上带笑,粗壮的手臂猛然探出,蒲扇大小的手掌牢牢按在了“金色龟壳”上面。

    他这一按,任凭叶通天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动不得“金色龟壳”分毫,叶通天急道:“好个大乌龟,想要这件宝贝是不是?”

    “哥哥真的感觉此物与我有缘,看看属性先!”铁乌龟大脑袋晃了晃,愣愣地说道。

    “不用看了,这是一件战甲粗坯。”楚轩突然开口道,眼中闪着火花,“放在宝箱之内的战甲粗坯,啧啧,属性肯定不凡,不行,我心痒难捱,此物一定要归我!”

    说完,上前伸手狠狠抓住“金色龟壳”,露出一副抢夺的架势。

    “嗯?”叶通天眼睛一瞪,“两位不要开玩笑啊,什么有缘,什么战甲粗坯,须知叶某才是开启宝箱的人,你们不要闹,看看属性先!”

    叶通天有些小小的遗憾,暗悔没有趁两人来临之前将此宝搜刮到自己的储物空间,此时却不可能独占了。

    “战甲粗坯:以三阶材料玄晶金铸造,半成品,未成形,尚无属性!”

    金色龟壳的属性倒也简单,只有一句话。叶通天却皱了皱眉头,他有些看不懂j。

    “果然是粗坯,嘿嘿,玄晶金,一听就知道是高级货色!”楚轩很得意,“看来上天待我不薄,关闭一扇门却打开一扇窗,今天一定是我的幸运日!”

    “你个小算盘,装什么高深,快给哥哥说下这有缘物是什么个情况。”铁乌龟眼睛一瞪,叶通天也跟着附议道:“请教请教!”

    “哈哈!”楚轩哈哈一笑,很得意,似乎在谈论到了专业问题,一派高深道:“你们没看到属性吗?这是一件战甲粗坯,还未成形的粗坯,而本人不才,恰巧掌握着一些炼宝手段,嘿嘿,明白了吧,将此物给我略作加工,定然可以制成一件高级道具,这种卖相的粗坯一看就知道不简单,一旦成形,恐怕可以直接跨越一阶,至少是二阶的档次!若是制成一件二阶道具,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哦?掌握炼宝手段?”叶通天闻言心中一震,立刻就意识到这楚轩不简单,他能驯服野怪,还身怀炼宝身段,必定是大公会最愿意招揽的对象。

    慢慢收回了抓住金色龟壳的双手,叶通天却道:“宝贝在此,人人有份,小算盘,就算你会炼宝,有能力完成粗坯,也不能白白拿走此物!”

    叶通天说得斩钉截铁,奈何对面两位居然置若罔闻。铁乌龟嬉皮笑脸,热情的将楚轩搂到一边,说道:“小算盘,哥哥给你打个商量。不管你信不信,冥冥之中真有一股感应,这宝贝粗坯正在不断的对我出召唤,好似专属于我似得,你说怪不怪?我说它与我有缘并非胡扯。这样,我同意你对宝贝粗坯进行后续打造,随便你怎么挥,只要最后能将成品归还给我就行,这样一来,你拿铸造修为我拿装备,双赢!”

    “哼哼。”楚轩皮笑肉不笑,“老大,你当将粗坯打造成成品很容易吗?你可知道要想激活装备的属性,打造一件品阶装备有多么难?这可不是玩泥巴,而是高技术含量的活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