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里,就是这里,看那棵大树,正是被那头血目山猪撞断的,断口还新鲜着呢!”楚轩大声喊道,“当初我在这里九死一生,用尽了手段,胳膊都摔断了,无比艰难才逃得一命,现在回忆起来都心慌,我真惨,真的!”

    “嗷嗷嗷!”铁乌龟哆嗦着全身肌肉,兴奋地捶打了两下胸口。㈧『ΔΔ㈠ 中文网Ww*W.8⒈Zw.COM

    此时距离击当初杀血目山猪,已经过了大半日的时间,这一路荆棘野草,难走至极,路上又没有野怪消遣,他显然憋闷坏了。

    叶通天开启武道天眼,他看到身前约有一亩大小的一片空地,其内一片狼藉,七八棵山树都被撞断,横七竖八地倾倒在地,不少岩石被掀翻、挪位,露出其下有些潮湿的土壤,此地存在着激烈搏斗的痕迹,显然楚轩并未说谎话。而百米之外的有一处山壁,那里有一个幽森的洞口,顿时吸引了叶通天的注意。

    三人赶来此地,自然是有一番原因的,那山洞极有可能就是目的地。

    当初干掉血目山猪之后,楚轩大吐口水,一番陈述,道出被干掉的血目山猪是头公猪,与其有大仇怨,已经追了其整整一天,光累死的山林熊坐骑就有两头。

    他自言一日前就在此处碰到了一头怀崽的血目山猪,那山猪窝在地上,嗷嗷直叫,显然临近关键时期,正巧他刚刚收获一头山林熊王,正是意气风之时,于是二话不说就将山猪干掉了,本以为能大大收获一番,岂料那山猪自爆了不说,一头公山猪却恰巧在最后时刻出现。

    于是,自然引得公山猪愤怒直追,不死不休。

    “我真惨,真的!”楚轩重临旧地,心中躁动,叹道,“本来,我收服了山林熊王外加三头山林熊坐骑,无限美好的大门已经为我打开了一道缝隙,只要我加把劲,说不定就能飞黄腾达、一鸣惊人,谁能料到碰上血目山猪这种奇葩野怪,记仇、凶戾也就罢了,辛辛苦苦干掉居然什么也不爆,可怜我的熊王和坐骑,全部交代掉了,现在想来,我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啊,真是造化弄人,我真惨,真的!”

    “这叫活该!谁叫你心这么狠心,连怀崽待产的山猪都忍心下手。”铁乌龟翻了翻白眼,指着百米外的洞口问道:“小算盘,那个黑乎乎的山洞应该就是血目山猪的老窝了,你坏事做尽,害死人家一家三口,如今再来抄家,啧啧啧,好好干,我看好你!”

    “你这个死胖子!”楚轩听到铁乌龟对自己的称呼,立刻跳了起来,“生成这幅模样不是我的错,不要老是刺激我好不好?”

    “哈哈!”铁乌龟哈哈一笑,“我倒觉得这样叫很是亲切,小算盘,小算盘,你听听,多么形象生动,多么内涵有爱!”

    “尼玛!”楚轩算是好脾气,但此刻也忍不住了,脸憋得通红,怒道:“我要跟你决斗!”

    “决你妹啊,你是那块料吗?十个你绑一起也没有哥哥的大腿粗,快点头前带路去!”铁乌龟大手一挥,号施令:“小算盘,好好表现,哥哥真的看好你!”

    楚轩气得都愣了,硬是瞪着眼睛半分钟没说话,最终才任命一般叹了一口气,迈开步子,边走边说:“我怎么就遇到了你们,我真是太惨了,真的!”

    “你俩别逗嘴了,都认真一些,那山洞未知,存在一些风险也说不定!”叶通天伸手一抓,虚空出现涟漪,碧玉大环刀出现在其掌中,他大步踏出,甚至直接越了楚轩,走在了最前。

    “世界很美好,小算盘莫烦躁,哥哥陪你笑,小算盘不要闹!哈哈哈!”铁乌龟大笑,他摸了摸大光头,又瞅了瞅远处的洞口,只觉得颇为自在。

    楚轩沉着头,赌气似不理会于他。

    前方的山洞越来越近。

    山目山猪临死自爆,不给修为,不爆道具,极不合理,大大反常,叶通天遇到过不少品阶怪物,如魔蛇巨蛙、如火狼王、如风狼王,撒修为、送道具,只要能将其征服,哪一个不是慷慨大方?更不用说级大爆的暗影狼王!

    同样都是品阶怪物,怎会相差如此之大?

    莫非血目山猪这样的怪物生来就是为了恶心玩家用的?

    叶通天心里始终觉得有些蹊跷,而当他从楚轩口中听到还有一处血目山猪洞之时,顿时脑中灵光一闪,有所领悟,这才令楚轩带路前来。

    宝贝既然不在身上,那么肯定就在家里,于是,抄家那是必须的!

    叶通天对此相当有信心。

    三人很快就进入了山洞。

    这山洞洞口不大,其内倒是深邃冗长,如隧道一般,延伸到黝黑之处,而一股潮湿糜烂的臭味飘荡在其中,很是难闻,三人刚刚踏入,便不约而同的同时捏住了鼻子。

    “果然是猪窝,这味道……老子都想吐了。”铁乌龟直翻眼珠,高壮的身躯第一次弓起了背,边走边道:“哥哥我没啥优点,就是鼻子灵,对气味最是敏感,最受不了这种环境了,要是找不到几件宝贝,哥哥白遭这番罪,小叶子和小算盘,你俩等着挨揍吧。”

    “你若受不了可以在外面等着,没人拉你进来。”叶通天悄无声息的摸出一片宁神花的花瓣含在口中,心中有些得意,“想当初在齐腰的烂泥沼泽里摸爬滚打,叶某明悟一个道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尝过万般臭才闻收获香,这里算什么?大乌龟,你还需要锻炼。”

    “尼玛叶子,你方才吃了什么?我闻到一股清香,是什么好东西,别想瞒过我的鼻子,贡献出来!”铁乌龟大手一伸,如一把铁钳一般,钳住叶通天的后颈,拎小鸡崽一般将其拎到近期,粗大的鼻孔猛然扩充:“果然有什么好东西,不仅清香,似乎还带有其他效果,能祛除异味,让人精神振奋。”

    “真的假的,真的能闻到?”叶通天被铁乌龟单手拎着,双脚离地,喝道:“少有人敢如此对叶某,乌龟,你无礼了,还不快撒手。”

    “好东西,拿出来!”铁乌龟不管三七二十一,瓮声瓮气。

    叶通天无奈之下,取出一朵宁神花,对着铁乌龟的脸就扔了过去。

    铁乌龟眼睛一亮,将叶通天撒手扔到一边,接过那朵宁神花,顿时一脸的陶醉。

    “好东西,好东西啊!这是极品的宝贝,可以用来炼丹制药!小叶子,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快,再给哥哥几朵!”他的眼睛越来越亮,表情却变得严肃,“不,全给我!这么好的东西放在你手里就是暴遣天物!”

    叶通天摇了摇头,当即又取出十几朵宁神花,颇为豪爽地分给了铁乌龟和楚轩,当然,让其将宁神花全部送出那是不可能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