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我们这次是要达啊,真没想到这个地方的碎金矿石这么丰富,哈哈,那铸剑阁里npc布的铸剑任务只需要一百块矿石,实在是太轻松不过了,我都可以完成三遍啦!”一位玩家手持着矿镐,唾液横飞的呼喊着,兴奋的不得了,在其周围还有七人,一个个都挥舞着矿镐,一些暗金色的矿石显然是他们需要的,一被挖出就会被他们兴奋的收起。㈧ ㈠中文』网Ww W.ㄟ8⒈Zw.COM

    “嘿嘿,跟着本侯爷混,保准会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区区几块低级矿石算什么!告诉你们,咱们就单刷铸剑阁任务,这铸剑阁有声望系统,完成任务的同时还会提高声望,声望高了好处多多。”说话之人高高瘦瘦,生的一副马脸,可谓其貌不扬,不过此人却是周围玩家的头领,脸上带着得意之色,对着周围之人颐指气使道:“听好了,哥几个都给我吃奶的力气挖矿,不将此处矿底挖穿,谁也不准给我停手!快快快!”

    “俺这辈子肯定认准侯爷了!哈哈!”一名玩家拍着马屁,周围其他玩家也连忙对着马脸玩家一阵恭维。

    叶通天悄然走来,武道天眼一扫,这群正在挖矿的玩家形象立刻进入脑海,其中那马脸玩家的个人属性居然是展示状态,倒是让叶通天轻易获知了姓名。

    “玩家定海侯,新手身份,资质三等,当前武道境界为基础内功第二重。”

    叶通天现这些玩家,这些玩家也同时注意到了他的出现,顿时就有几人停下了矿镐,脸上露出警戒了之色,那定海侯更是机警无比,他第一时间就现了叶通天,对其喝问道:“咦,你是谁,哪里冒出来的!”

    定海候等人看不出叶通天的来历,见他衣衫褴褛,身形疲惫,颇觉地怪异。

    叶通天略一沉吟,大步向前,对着那位定海侯爷拱手道:“叶某一介路人,山间游荡伤了眼睛,如今辨不清方向,不知各位能不能为在下指点下铸剑谷的方位?”

    “迷路了?”定海侯瞳孔眼睛缩了缩,目光在叶通天残破的衣装上扫了又扫,更是在其凹陷的眼窝上停留的片刻,警戒之意明显下降了许多,他伸手指了指东方,说道:“哥们你咋混的啊,把眼睛都玩废了?可怜呐,你是想回铸剑谷?不要转弯,向前直行五里大概就能到达门楼,不过看你这状态,你能摸回去么?”

    “多谢!”叶通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拱了拱手就大步而走。

    “哎,对了,哥们你小心点,前面好像有几个欺软怕硬的小无赖,专门干拦路的勾当。”也许是看到叶通天的形象太过狼狈,定海侯一拍脑门,提醒了一句。

    “我看起来像是很弱的样子么?”叶通天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笑了笑对着定海侯说道:“你们在采集那种暗金色的矿石么?此处已然不多了,估摸着也就还有三四百块的样子,不过西方山坡背面这种矿石倒有不少,尤其在一颗枯树周围最是密集,那里离此处也不过一里的路程,矿石在地表下方八尺左右,算是一个处小矿脉,若信得过我,你们可以去挖挖看。”

    “是……是么?”定海侯挠了挠脑袋,眼睛之中射出了几缕精光。

    叶通天再次拱手作别,他似乎已经适应了双目失明,但走起路来稳了许多,极少收到磕绊。

    定海侯看着叶通天的背影,嘀咕道:“真实一个奇怪的瞎子,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过来的,说的话有些玄乎……不过这哥们肯定要倒霉,那几个乱舞公会的小流氓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叶通天距离铸剑谷已经越来越近,他此时身在铸剑谷西北方向,明显是向着小圆湖的方向前进,越来越多玩家的声音进入他的耳朵,这让他明白自己的方向没有错误。

    “终于就要回到铸剑谷了,也不知晓那医馆的马瞎子能否治疗我的双眼。”叶通天嘀咕着,可就在这时,一个柔软的身体突然撞在了他的身上,将其撞了一个趔趄。

    叶通天稳了一下脚步,连忙做出警戒工作,浸毒长矛就要抓到手上,却听到一个柔弱的声音。

    “啊呀!”

    这是一个面色白净的女玩家,她长及腰,面容姣好,身子却略显瘦弱,正是她撞到了叶通天,此刻她赶紧爬起,冲着叶通天连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哎呀,你还想跑,你往哪里跑?”叶通天正在错愕之间,一道粗犷的声音钻进耳朵,紧接着是就是一阵密集的脚步。

    叶通天眉头微微皱了皱,他虽然看不见,不过也算苦练过身手,听着声音,隐隐能判断出有四人冲了过来,且迅将那撞到自己的女玩家与自己一同围了起来。

    “你们……我根本就没有抢你们的怪,我只不过刚好路过而已,真的没有杀那头魔蛙啊,呜呜呜,你们放过我吧……”女玩家叫姜小蝶,她抽泣起来,她感觉今天实在是太倒霉了,无端端的就碰到了无赖,对自己百般纠缠,怎么也摆脱不掉。

    “哼!你这小丫头,生的倒是细皮嫩肉蛮水灵的,怎么就喜欢说谎话!那头我砍了半死的小魔蛙明明就是被你给抢了,你还想不认?这周围的玩家们眼睛都是雪亮的,你问问他们,看他们都怎么说?”

    “对啊,小妹妹,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亲眼看到你一剑戳死了那头魔蛙,你还说没抢怪,这么多人都看着,你想抵赖也不成啊?”

    “我也看到了,就是你抢怪……”

    “对,就是你!”

    四个围上来的玩家你一言我一语,对着姜小蝶呵斥不止。

    姜小蝶又气又急,带着哭声道:“你们……你们几个都是一伙的,你们分明在欺负人!”

    “欺负人?我们乱舞公会会欺负人吗?小妹妹,你去打听打听乱舞公会的名头!咱们都是铁骨铮铮的英雄好汉,怎么可能会欺负人呢?”

    “你抢了怪,不但不道歉,还要污蔑我们欺负人,这怎么行?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你赔钱吧!不要你多,十枚银币就行了,你要是拿不出来也没事,陪哥几个吹吹风、杀杀怪、聊聊天、交流交流感情!”

    “你们……”姜小蝶摇了摇嘴唇,不知所措起来。

    “嘿嘿,你就乖乖就范吧,哥几个都是乱舞公会的大人物,跟会长都称兄道弟的,咱们认识认识又何妨,你还能吃亏,嘿嘿。”其中一人的声音明显猥琐起来,说话之间脚步向姜小蝶靠近,伸出手就向其下巴挑去。

    “啊!”姜小蝶大惊,狠狠的皱了皱眉头,连忙抽出一把长剑,向那玩家手腕削了过去。

    那人猝不及防,手腕被削中,有鲜血洒了出来,他痛叫一声,迅收回手臂,语调变了,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居然敢动手,好好,今天就叫你知道爷爷的厉害。”

    说话之间,其人抽出一把大刀,就要对姜小蝶动武。

    “叶某最看不起的就是仗势欺人的无赖,你们适合而止吧!”叶通天开口了,他右手一抓,奇准无比的抓住了那名玩家挥刀的手腕,手指自然而然的捏住了几个穴位点,那人顿时啊呀一声,长刀落地,痛叫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