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通天此刻双目失明,且全身伤口众多,身体的感觉告诉他,他的右臂断折三处,已然废了,而肋骨有六条断掉,五脏六腑也破损多处,大量出血。㈧㈠ 中 Δ文』 网Ww┡W.8⒈Zw.COM

    如此状态,不可谓不糟糕,几乎就是多半个身子已经踏入了鬼门关,不过残留几口气而已,任之由之必死无疑。

    叶通天艰难的吐出一口气,塌陷的眼窝之中突然青光一闪,接着,他的脑海一震,方圆百丈之内的景象居然无比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中,大到巨石岩壁,小到蚊虫蝼蚁,所有一切分毫毕现。

    他赫然施展了武道天眼,此法玄妙,施展出来果真犹如开了天眼,可以洞察一切,叶通天顿时感觉灵魂好似出了窍,视角被拉到天空,这方圆百丈之内一切清清楚楚,竟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逃避自己的眼睛。

    如此神妙状态之下,叶通天看到了周围的环境,他现自己的身躯卡在乱石之间,平躺着泡着浅浅的冷水,前方就是一个诡异的水潭,潭水无风自动,顺时针围着水潭中央旋转着,在那水潭中央,却有一处石台,那石台有五丈大小,高度与潭水平齐,上面刻满复杂的阵图,而其内趴俯着一头巨大的怪兽,那怪兽形似麒麟,很是雄健威严,其身长足有三丈,全身长满火红色的鳞片,宛如燃烧着一般,而其头颅如龙,有利剑一般的獠牙,其头顶上生有两支长长的犄角,那犄角很是奇异,呈赤红之色,仿佛是钻石水晶一般晶莹剔透,且棱棱角角十分尖锐,而这怪兽此刻双目紧闭着,下巴贴着地面,四肢也贴着地面,却形如死亡。

    而在水潭之外,四周皆是陡峭的岩壁,形成一个囚笼般的封闭绝地,而往上百米有雾气萦绕,绵延着出了武道天眼的探查范围。而武道天眼之下,叶通天看到在那雾气之中,存在着一些透明的线条和图案,如一张大网一般将山谷深潭笼罩着,略一思索,叶通天便判断出那便是阵法图。

    “此处貌似是绝地……”叶通天皱了皱眉头,注意力回转到潭水中央的怪兽身上。

    这明显是一头被囚困封锁的怪兽,在它的四肢、脖颈乃至胸腹,居然插着二十七把巨大的石剑,这些石剑一柄柄就如同锥子一般,将怪兽的身体刺穿,且狠狠的钉在地面上,只留下约莫两米长短早已被鲜血染得暗红的剑柄在外,那怪兽周身石台尽是干枯的暗红之色,料想是曾经流尽了鲜血,染红了石台。

    武道天眼扫视之下,这怪兽的粗略属性出现了:“玄火邪麟,品阶未知……”

    系统设定,对野怪之流,三阶以下有属性展示,可以自动激活《野怪图鉴》,三阶往上则属性隐藏,只能获知名字,只有击杀后才能更新《野怪图鉴》。

    “玄火邪麟!”叶通天心神微震,很明显,此处名为天剑锁妖潭,那被锁之妖,显然就是这头玄火邪麟,此兽不知具体品阶,但既然看不到品阶,那就至少也是三阶以上的,对自己来说,此兽不可招惹。

    意念绕过玄火邪麟,叶通天看到了水潭的对面,那里赫然有着一个狭窄的石洞,那石洞明显为人工开凿,定然出路无疑。

    现了出路,叶通天心中一喜,可突然的,他猛得就喷出了一口鲜血,双目之中疯狂的流出了两排血水,继而就感觉头痛欲裂,于此同时,那武道天眼也中断,他的视野再次一片漆黑。

    “该死,身体状况太差,武道天眼更是只能开启十息。”叶通天咬了咬牙齿,他瞬间明白以此时的身体状态,若是坚持开启天眼,恐怕就要精力耗尽,不死也要再次昏迷。

    叶通天费力的用左手取出一颗赤血丹,艰难的咬在嘴里。

    赤血丹是一阶丹药,药效很是霸道,一颗入口令人全身火热,叶通天只感觉身上的伤势飞快地好转,几个呼吸之后虚弱之感更是一扫而空,就连断折的右臂右腿也渐渐要恢复。

    “好药!”叶通天深吸了一口气,身躯用力,稳稳的站了起来,赤血丹神效之下,他不但虚弱尽除,反而精神抖擞,浑身充满力量。

    方才借助武道天眼,叶通天已经看到了出路,此刻便是打算尽快离开此地,去医馆医治双眼。他开始行动起来,对他来说,此时最困扰的就是双目失明,赤血丹药效虽然神奇却无法令他的眼睛复原,目不能视令他倍感压抑,这时候他才体会到眼睛的重要性。

    “武道天眼无法长久施展,不知道双目失明还有没有救……无论如何,离开这里找那医馆的马瞎子试一试。”叶通天心中暗道,双手摸索着,慢慢前行。

    突然,一声诡异的系统提示钻进了叶通天的耳朵。

    “系统提示:玄火邪麟苏醒,试图破阵而出……”

    系统提示响起的同时,地动山摇,叶通天看不到,此刻那深潭如同沸腾,疯狂旋转着,猛得,就有二十七把苍白之色的石剑从潭水之中飞了出来,这些石剑每一柄都有一丈长短,如同有灵性,一柄柄直冲天际,不知道飞行了多高之后,猛然坠落,如流星如利刺,狠狠的刺向水潭中央的玄火邪麟。

    “锵锵锵锵……”

    一阵密集且令人牙酸的金属撞击之声,二十七把石剑居然完全无法刺穿玄火邪麟的鳞甲,就如同刺在了一块百炼精钢之上,不仅没有在玄火邪麟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齐齐化作了石粉消散而去。

    “咔嚓、咔嚓……”

    崩裂的声音响起,被石剑钉在石台上的玄火邪麟仍旧趴伏在地,闭着双眼,而其身躯却微微颤抖着,只见其脖颈、四肢等被石剑钉穿之处,鲜血汩汩流出,它在挣扎,一丝低沉的嘶吼从其口中出,其身下的石台陡然裂开了数道裂缝,且那石台也颤抖起来,眼看着更多的裂缝出现了。

    嗖嗖嗖……

    二十七把更加巨大的石剑从水潭蹿出,再次对玄火邪麟动攻杀!

    轰隆隆,剧烈的碰撞使得山峰都都震颤起来,那笼罩在山涧的雾气都被震散了开来。

    此刻叶通天脸色白,心头笼罩着一股莫大的危机感,他看不到周围的情况,但可以预料周围的凶险,此刻不敢丝毫停留,加快了步子,对身后的一切半分也不敢关注,走的迟了,他怕自己就永远走不出去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