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扬手,并指朝天,这张弓劲清声历喝:“十绝箭,穿云、崩雪、泰山、藏地、灵风!”

    字音未落,在张弓劲头顶上空,光华闪动,五支银色长箭并排而现,这五支长箭每支都有四尺长短,箭杆之上雕绘着古老神秘的花纹,或细长,或犀利,或敦厚,或鬼魅,或飘逸,每一支都有独特的韵味,造型也各不相同,甫一出现就灵气绕动,引得空气为之涟漪。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

    “五箭齐!”

    一声断喝,五支长箭带着惊人的气势破空而去,张弓劲双手掐动箭诀,神情专注无比,面对二阶黄金野怪,他似乎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与此同时,那青色大蟒青光一闪猛得化为了青莽箭本体,魔蛇巨蛙看到猎物突然消失,似是愣了一下,而这一愣之间,叶通天就看到魔蛇巨蛙猛然后翻,似乎是被强风刮起,身体后仰,后背向地狠狠摔下,肚皮朝向了天空。

    “灵风!”

    却见一支长箭已经射在魔蛇巨蛙的肚皮之上。

    紧接着又是一支长箭激射而来,此箭没有灵风箭的度,也不能带起大风,却极为具有穿透力,正是穿云箭。

    穿云箭一出,直接射向魔蛇巨蛙的胸口,那巨蛙怪叫一声,眼中红光大盛,努力想要躲闪,不过终究是不能完全躲过,穿云箭毫不费力的穿透了他的一条后肢,带出了一缕漆黑色的血液,魔蛇巨蛙出凄厉的惨叫,一条后肢就此废掉,然而张弓劲的攻势还未结束,却见那崩雪箭又是降临。

    诡异的黑色巨蛇从魔蛇巨蛙口中弹出,准确的击中了崩雪箭,一声铿锵脆响,崩雪箭乍然而碎,却化作一幕白雪,当空罩下,叶通天距离魔蛇巨蛙甚远,却在此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再看魔蛇巨蛙,顷刻之间体表之上已经结起了一层寒霜。

    “藏地!”又是一声断喝!

    却是藏地箭自下而上,射入魔蛇巨蛙背脊,此箭也不知张弓劲是如何操作,居然是穿地而行。

    魔蛇巨蛙再次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张弓劲的十绝五箭已出其四,虽是箭箭不凡,凌厉惊人,但魔蛇巨蛙皮糙肉厚,虽然被一通好打,受了不轻的伤势,但仍旧凶气外漏,嗷嗷狂叫,看那生猛的模样,明显离死尚远。

    这时,第五箭泰山箭终于显现,此箭可谓姗姗来迟,其度莫说与度最快的灵风箭相比,就算是藏地箭也比它快上一倍,但是它的声势却是极大。

    叶通天仰头向天,只见巨箭天降!肉眼估摸,此箭足有十余米长,半米直径,正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魔蛇巨蛙降临而来。

    箭还未至,却已带起沉重的压力,几乎逼得人直不起腰来。

    “这就是丹田境大圆满的实力?”叶通天忍不住心中震惊,他的思维还停留在拿着小刀片对拼小魔蛙,此刻见到这种景象,顿时觉得跳跃性太大,有些接受不了。

    在泰山箭的威势之下,魔蛇巨蛙感觉到了危机,疯狂挣扎起来,它的蛇尾嘶吼出声,但是张弓劲前四箭将它定在原地,短时间根本无法起身而逃,这怪物也是急了,大口一张,出极为难听的嘶吼,其头顶血光一闪,却是那根漆黑独角脱落下来,化为一束黑光迎空直上,与那泰山箭撞在一起。

    轰!

    一声巨响,回声震荡四野,魔蛇巨蛙的独角消失不见,被打成了粉末,而泰山箭居然化为原形斜飞远处。

    张弓劲眉头一皱,他似乎没有想到魔蛇巨蛙还有这种手段,当下咬破指尖变化手诀,一支黑色长箭显化而出:“十绝箭,黑熊箭,化形!”

    飞射而出的黑色长箭化为一头巨大黑熊,这黑熊四足踏地,甫一化形就冲着魔蛇巨蛙汹汹奔去。这头化形的黑熊体型丝毫不比魔蛇巨蛙逊色,彪悍凶暴,显示出二阶青铜级野怪的属性,比绿色大蟒更为强大。

    魔蛇巨蛙虽然狼狈,却更为狰狞狂暴,此刻奋力挣扎,身上冻结的冰晶终于哗哗而碎,它翻身过来,出愤怒的吼叫,拖着一条残腿,迎着黑色巨熊奔上。

    眨眼之间,两头大兽展开了肉搏。

    野蛮、凶残、狂暴、非人力!

    黑色巨熊无疑力量强大,咆哮着,立起上身,两支强壮的前掌不断对着墨色巨蛙的头顶砸、拍而下,那熊掌足有水缸大小,每一次拍击都势若万钧。魔蛇巨蛙频频受到拍击,每一次身体都为之一震,趔趄不稳,眼口之中渐渐渗出血迹,不过此兽也是极为狂暴,仗着一身鳞甲硬度惊人,狂叫着利用身体进行冲撞,在硬顶黑色巨熊的熊掌的同时,那口蛇和尾蛇尽显刁钻阴险,也不断咬在黑色巨熊身上。

    两者战在一起,轰轰烈烈,从东打到西又从西打到东,仿佛都拥有使不完的蛮力,永远不知道疲倦。

    叶通天看得热血沸腾,这两头大兽恐怖的力量震撼人心,再想起什么呆头蛇、岩石龟、魔蛙,只觉得那些小怪的确不入流,弱爆了。

    时间慢慢流逝,一晃便是半个时辰。

    两头大兽激烈碰撞,却也渐渐分出了高下。

    终究还是魔蛇巨蛙更胜一筹,其口蛇和尾蛇拥有剧毒,撕咬在黑色巨熊身上,渐渐令其萎靡不振。

    “好一头畜生!”张弓劲目睹此景,终于显得几分焦急,他从未放弃攻击,此刻再次咬咬牙,全力运使凝气化箭的手段。

    其额头冒出大片的汗珠,显然拿出了全力。

    一支支气劲箭矢频频撞击在魔蛇巨蛙的鳞甲之上,出清脆的响声,不过能够轻易洞穿毒魔蛙身躯的气箭现在却显得威力不足,根本破不开魔蛇巨蛙的鳞甲,也仅仅能对魔蛇巨蛙牵制一二,要以此灭杀巨蛙却是痴心妄想。

    张弓劲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

    “五箭齐已是我目前的最强杀招,黑罡巨熊也是我所能化形出的最强之兽,想不到这样还不能将这巨蛙击败……可惜以我目前的功力还不能连续使用神箭箭技,每一式绝箭用完后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调息恢复,眼下却也只能依靠凝气化箭暂作牵制,等待沟通追命噬魂箭再行攻击了……想不到这头畜生居然成长到了如此地步。”张弓劲自语着。

    叶通天将一切看在眼里,理智告诉他知晓前方的战斗他本没有资格插手,但是他心有不甘。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称职的观众,我的心不安分。”叶通天的胸口如燃起了一团火,越来越是火热,他的目光也越来越是明亮,“我要出手,如此才是磨砺,我才会念头通达。”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