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蛙刷新度快,击杀可获半点修为,其尸体只能停留一分钟,之后就会被刷新消失,然而一分钟完全足够叶通天庖丁十数次了,而每次庖丁成功,叶通天都可以获得一点修为值,外加收获一根魔蛙舌头。㈧ 『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那魔蛙舌头湿哒哒的,有些恶心,显示出来的属性居然是材料,叶重生倒也没有丢弃,统统收进了储物空间。

    在如此时刻,如此地点,庖丁之术简直堪称刷修为神技,叶通天心怀激动,开始埋头苦干。他的修为值一点一点积攒下来,很快就到数十点,而后上百点!

    有玩家开始注意了叶通天,毕竟他那一手中级庖丁术很是惊艳,一刀划过,魔蛙身体分解,魔蛙舌头被收起,叶通天的动作很是迅,想不引起注意都困难。

    “咦,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他奶奶的,他怎么做到的,是庖丁术吗?一刀一根魔蛙舌头……”

    “这小子学了庖丁术?魔蛙舌头一根可售一枚铜币,这小子的赚钱度不慢啊,让我算算,以他的度,一个小时不停歇怎么也能收获一千根魔蛙舌头,这就是十枚银币,还丝毫风险也没有,不用嗑药,奶奶的,这大赚啊,不行,我也要去学庖丁术。”

    “此人太无耻,未经我的同意,居然敢私自庖丁我杀的野怪,这怎么行!”

    “大家快看,这人叫叶通天,资质居然是最劣,是一根废柴啊……”

    很快就有人羡慕嫉妒恨,有玩家拦到叶通天身前,阻止道:“打住打住,此地被我占,此怪被我斩,要想继续玩,留下庖丁钱!”

    “对!野怪是老子辛辛苦苦打杀的,凭什么任你庖丁,不行不行,想要继续庖丁,必须给大爷付钱!”

    约莫有十余名玩家将叶通天围住,一个个横眉瞪眼,面色不善。

    叶通天面色不动,慢悠悠的完成一次庖丁,收起一根魔蛙舌头,而后才抬起头,扫了眼四周。网游之中,这种事情最是普遍,他早已预料到了,而应对这种情况,别的方法不好使,叶通天却有绝招。

    却听他说道:“叶某在此收费庖丁,庖丁十次只收一枚铜板,庖丁出的材料一概不要,有没有老板雇我。”

    这下,四周立刻炸开了锅,有人眼睛一转,立刻喊道:“庖丁十次只收一枚铜板,庖丁出的材料一概不要?好好好,你过来,我们三个雇用你了,这片的魔蛙都是我们杀的,你给我使劲的庖丁!”

    “凭什么让你来雇佣,大侠,跟我走,我们雇你!”

    “这等好事遇上,你们岂能独享,不行!”

    “对,野怪咱们一起杀,这个会庖丁的大侠不能单独给某些人庖丁,我们也雇佣他!”

    原本一群对叶通天虎视眈眈的玩家立刻争吵了起来,却是把叶通天当做宝贝来看待,不仅不再去阻挠他庖丁,反而大加维护。

    最终,却是在场所有人达成共识,共同雇佣叶通天在此庖丁,按照庖丁十次只收一枚铜板的价格,允许叶通天庖丁十次留下一根魔蛙舌头。

    叶通天笑了笑,很愉快的闷头庖丁,他的效率很高,修为值呈现飞快上涨的趋势,而在他身后,却是跟着不少玩家,乐呵呵不断拾取魔蛙舌头。

    不过,愉快的事情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个红脸大汉突然拦在叶通天身前,晃着新手长刀喝道:“此地被我们乱舞公会占了,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

    在红脸大汉身后,还有一群玩家,他们一个个气势汹汹,手上挥舞着各种兵器。

    “什么乱舞公会,听都没听过!”大多数玩家地这批新冒出来的玩家不怎么在乎,抛去鄙视的目光。

    “好好好,那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兄弟们,给我上!”此人呼喊中,刀剑挥舞了起来。

    “他奶奶的,你们居然敢动手!”有玩家怒喝,暴起反击。

    一番混战就此展开。

    “小子,你敢抢我的怪,不想活了?”一名自称乱舞公会成员的玩家突然拦在叶通天身前,目光火热的看着他,“交出你身上所有的道具,跪地求饶,可饶你不死,否则,教你身异处!”

    “嗯?”叶通天眉毛一皱,他最无奈的就是如眼前这般的包场行为,此刻见有人故意找茬,却道:“在下何曾抢你之怪?”

    “我看见了,我可以作证!一个资质最劣的废物居然敢抢我们乱舞公会兄弟的怪,简直是不知死活,快快跪下求饶!”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岂容你抵赖!”

    “资质最劣,简直弱的要死,还不快跪下!”

    “跪下!”

    又有四名玩家围了上来,一个个满脸凶横。

    “怎么?你还敢反抗不成?你看清楚了,我们可是乱舞公会的,你惹得起么?”

    “要是想自找没趣,你尽管试试!”

    “有种你就反抗一下试试,兄弟们正是手痒难耐,便是将你击杀也无人敢管!”

    “呸,资质最劣,废物一个,还不如去死……”

    几名乱舞公会的玩家姿态嚣张,言语愈加放肆,在他们眼中,叶通天就是一个资质最劣的菜鸟,毫无分量可言,可以对之任意欺凌。这样的事情他们干了不少,顶着乱舞公会的名头,还未曾有人敢反抗一二。

    “纵使十年过去了,网游中果然还是一样,屁大点公会的玩家,四处包场,还是如以前那般的猖狂。”叶通天冷笑,他的目光泛冷,却是瞬间出手,取出了一面脸盆大小的鼓,此鼓呈苍青之色,正是雷音鼓。

    “网游之中是非多,叶某别离十年,此回再临,却是仍旧……不惧一切!”

    一旦决定出手,叶通天断然不会有所顾忌,这一刻,深海监狱八年苦练杀人技的效果体现了出来,他迅猛如雷,不给对手反应机会,先声夺人,一拳狠狠捶向雷音鼓。

    “咚!”一声闷响,如滚雷之声。

    叶通天是第一次用出雷音鼓,擂动鼓面的瞬间,他心中便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只觉得那鼓声竟如自己心意,其滚雷之音猛然向着周围乱舞公会的玩家灌去。而且,音出风生,以叶通天为中心,空气剧烈一颤,而后,诡异的,有狂风奔腾而起,这狂风突然且猛烈,如猛虎似疯牛,同样是向着那几个乱舞公会玩家撞去。

    几名乱舞公会的玩家顿时眼睛翻白,他们被雷音灌耳,一个个脑袋嗡鸣,思维为之停滞,好似懵了一般,再被狂风一扫,无一例外,全都轰退跌倒在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