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amp;bsp;顾轻舟手里端了一碗粥,良久未动。她

    把往事放在心里,只感觉是冰凉刺骨又沉甸甸的一把。

    司芳菲对司行霈的感情,超过了界限。为了心中那点渴求,她算计顾轻舟,算计司慕。

    而平野夫人黄雀在后。

    司芳菲的死,弄得好像殉情一样死无对证,让顾轻舟的嫌疑更加洗不清,也让她彻底无法在江南立足。

    只是,司慕何辜?如

    果是平野夫人策划了此事,那么顾轻舟可以把这仇恨放在她身上,找她弥补回来。可

    不是。司

    慕是芳菲杀死的,不管是之前的铺垫还是之后的计划,此事不假。司芳菲已经死了,顾轻舟将她鞭尸,也无法替司慕报仇。而

    平野夫人又杀死了芳菲。

    如果替芳菲报仇,那顾轻舟更应该把司慕放在哪里?一

    种深深的无能为力,充斥着顾轻舟,让她捧着粥碗无法动弹。“

    不是每个委屈,都能有个公道。”蔡长亭还在耳边道。

    顾轻舟茫然点点头。

    蔡长亭又问:“你还喝粥吗?一会儿凉了。”

    顾轻舟将手里的粥,一口饮下。粥的确是有点凉了。

    山中的气温,跟太原府的完全不同,如果长期生活下去,会没有昼夜,不分四季了。“

    很难过,是不是?”蔡长亭问她。

    顾轻舟点点头:“生死是大事,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不能轻易决定旁人的生死。可司慕他那条命,真是太没有价值了”顾

    轻舟甚至能想象,当司芳菲要杀司慕的那一刻,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

    至,司芳菲的枪抵住了他的额头,他也会笑问:你闹什么呢,当心走火。

    然后,那枪被消音,一枪洞穿了他的脑袋。他

    估计倒下的一瞬,还在想:怎么真走火了?

    他不会相信,自己的妹妹想要杀了他。只为了自己那点感情,那点畸形的贪恋,就能要了他的命。

    顾轻舟一想到这些,心里就血肉模糊。

    “命也分贵贱。就像大人物的命,是比较值钱的,咱们小人物的命,都没什么价值。”蔡长亭道。见

    顾轻舟吃完了,他站起身:“早点休息。”

    顾轻舟扬起眸,问他:“你还在想走复辟这条路吗?”

    蔡长亭没有回答。

    顾轻舟又问:“长亭,如果你一开始不是走这条路,而是混个军阀当当,也许你现在也拥有一方地盘,一支军队。

    当然,小小地盘和军队,想要一统天下太难了,但是能做个土皇帝,旁人哪怕想要害你,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推翻你的所有辛苦。

    所以,走到现在这一步,走到了今天,你后悔过吗?以你的智慧和才干,如果不梦想做皇帝一步登天,现在的处境会好很多吧?”

    蔡长亭的身子略微发僵。他

    不由自主捏紧了手指。

    然后,他快步走了出去。

    顾轻舟看着他的背影,唇角略微挑了下,有了个淡淡弧度。

    这是她的真心话。

    当然,人生是没有后悔路的,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蔡长亭把这些话听了进去,他会饱受折磨的吧?

    顾轻舟有点累了,就倒在被褥上,阖眼打盹。她

    一直在调节,让自己尽可能精力充沛。然而,蔡长亭那货实在精明,他连米粥里也不放盐,让顾轻舟不至于饿死,也始终处在“没力气”的阶段,让她想跑也跑不掉。

    真是个恶毒的人。就

    在此时,换风口突然有人说话:“喂,那贱人”是

    那个叫高狄的男孩子。

    “喂,主子让我给你送点饼干,你还要不要?”高狄道。

    他说话的时候,口齿不清,好像是在吃饼干。蔡

    长亭让他送,他是不会给顾轻舟的,全部吃掉不算,还要说出来馋顾轻舟。

    顾轻舟道:“不用,我不饿。”

    男孩冷笑:“我也觉得你不饿。那好,你继续睡吧,等着将来把你剥皮抽筋。”
第1357章 蔡长亭的路-->>(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顾轻舟坐起来。

    她看不见外头,但那个男孩子能看到她,故而她笑了下。

    “长亭不会杀我的,他喜欢我。”顾轻舟笑道,“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女人。”外

    头没了动静。

    片刻之后,才有恶狠狠的声音道:“女人怎么了?”“

    女人不怎么,但长亭只喜欢女人,是不是?”顾轻舟道。

    突然,顾轻舟面前的地面上,被枪打了一个窟窿。

    一声巨响在她耳边炸开。顾

    轻舟急忙往后缩。

    那个年轻的男孩子,对蔡长亭一番感情,却遭到了无情的践踏,于是他恨顾轻舟,恨得咬牙切齿。

    顾轻舟不想被他打中,只得往后缩。

    通道里响起了脚步声,顾轻舟知道这男孩放枪惊动了其他人,他们来查看了。

    果然,男孩低声咒骂了句,急忙跑了。

    有人再次打开了顾轻舟这间屋子的门,把顾轻舟给拉了起来,彻彻底底检查了一遍。

    “我没有枪,方才是高狄放枪的。”顾轻舟道。那

    一男一女还是仔细搜查。

    确定没有,他们这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他们把灯关了,顾轻舟彻底陷入了黑暗里。

    她坐在黑暗中,仍有思绪将她掩埋。

    她想了很多事,也想起了平野夫人。“

    她会不会卷土重来?如果她一直躲在日本人的租界里,我怎么找到她?”顾轻舟想。

    而且,她又该怎么和司行霈说起芳菲跟司慕的死因。她

    慢慢的进入了睡眠里。

    她也不知是睡了多久,醒过来时四周仍是漆黑。顾

    轻舟晨昏不知。她

    不知道,此刻才凌晨三点半。霍

    拢静站在地堡的入口处,今晚是她放哨。

    她端着枪,把自己藏在暗处。这

    个瞬间,她想起了江临。他死了,她非常痛苦,却远不及那晚那几个人给她的痛苦。

    那几个男人,其中有一个人的容貌在她心里,搅合得她无法安宁。她一想起他,就无法呼吸,甚至耳边有“阿静”这样的呼唤声。江

    临的仇人,就在这间地堡里。

    看到她时,霍拢静的眼睛本能发涩。她应该恨她的,可恨意尚未聚拢,心就先软了。她

    不是个白痴。从

    前的记忆找不到,故而她明白,那晚的男人,以及地堡里的女人,都是对她很重要的人,比江临更加重要。&am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