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如今是找到了过日子的乐趣。她和王游川都是中年人,没了少时的任性和别扭,两个人相互扶持,格外的温馨踏实。因秦纱看上去很不好相与,王家的人都有点戒备她。慢慢久了,却发现她没存什么坏心思,个个就差喜极而泣,对她很客气。王璟又听话懂事。..日子正是静好的时候,秦纱不想节外生枝。“夫人不会说话不算数的,否则她在追随者那边如何服众?”顾轻舟道。秦纱并未松一口气。“她若是还想指派任务,就派人去找你,而不是假模假样带着我去拜访你了。”顾轻舟道,“她应该是有点事。”“什么事呢?”秦纱额头有冷汗,“王家的生意,我可是半句话也插不上,她都知道的,不会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顾轻舟握住了秦纱的手。秦纱此刻心慌意乱。她简直是想要落荒而逃。“无妨,我会替你说话。”顾轻舟道,“如果她不守信用,我会公开此事,让其他人看看。”秦纱慢慢透了一口气。她端起桌上的酒杯,用力灌了一大口,这才道:“轻舟,她什么时候滚蛋?”怕顾轻舟不明白,她继续道:“她不滚,你也没办法过正常的日子。我和你一样,我们都是小女人,旧派的、老式的、想过居家日子的小女人。只要她不滚,就像头顶悬了一把剑,不知何时落下来,把我们砸的面目全非。你应该有主意的,告诉我!”顾轻舟却沉思了下。她笑笑:“我真没主意......”“为什么?”“我还没有看清楚她的全貌。”顾轻舟笑道,“不了解她,就贸然出手的话,会被她一巴掌拍死。”这话,秦纱了然。顾轻舟最后道:“你心中有数就行了。在王家,能轻易接触到四叔的机密,除了你就是王璟。你自己当心点,也要提醒王璟。别吓到了他,也别暴露什么。四叔那边,更是要提个醒。”“怎么提醒?”秦纱蹙眉,“她到底要什么?”王家是实业大族。家族的生意多而繁杂,人口也众多。如果不知道平野夫人想要什么,就贸然防备,那是防不胜防的。顾轻舟却摇摇头:“你真想知道她要什么?”知道了,就脱不开身了。秦纱一个激灵,忙道:“不想。”等王璟和王珂回来时,发现秦纱吃饭变得心不在焉了。回去之后,王珂执意要送顾轻舟。他亲自开车,让顾轻舟乘坐他的汽车。顾轻舟想着,他怕是想说康昱的父亲康连节的事,就同意了。果然,王珂问她:“你去看过康二叔吗?”顾轻舟道:“看过了。”“怎样,他还能治好吗?”王珂问。顾轻舟道:“延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而且康家的人至今都没有提过让我治疗的话,你应该懂。”王珂点点头。他自顾道:“我没有去看过。我四叔前些日子委婉提了一句,让我去瞧瞧。王、康两家素来和睦,别因为这点事闹僵。”顾轻舟哦了声。大家族都有自己的考虑。她问:“你怎么想的?”王珂却摇摇头:“我不想去,却又担心自己的见识有限。我想问问你,我是否应该去?”“不要去了。”王珂眼睛一亮。顾轻舟解释道:“康家其他人不说,康暖和康昱兄妹俩心中有数。你去了,增添他们的内疚而已。再说,两族之间的来往,是家长的,与你无关。你不去,顶多是旁人说你无礼数、无教养。你自己承担一点恶名声。你四叔也是怕旁人对你指手画脚,才建议你去的。”“我无所谓,哪怕他们当我的面说,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王珂道。顾轻舟颔首:“那就别去。”王珂纠结的心,一下子就摊开了。他笑了笑:“多谢你开导我。”车子回到了顾轻舟的宅子。朱红色的大门,立了两只威武的石狮子,气度巍峨。黄铜的门钹反扣着,在稀薄的日光里,泛出淡淡的光,似有温暖。顾轻舟请他进去喝茶。王珂道:“不了,不打扰了。”顾轻舟也不勉强,让他回去开车小心点,也提醒他处处要留心。她自己进了家门。司行霈离开之后,顾轻舟的院子显得空荡荡的。霍钺也很久不来。偌大庭院,就剩下了顾轻舟和程渝。她一进门,就看到程渝坐在她的沙发里,神色凄惨,像个无助的孩子。顾轻舟一边脱下外衣,一边接过女佣递过来的暖手炉,问:“你怎么了?”程渝似刚刚回神。她问顾轻舟:“你今天去哪里了?”“吃饭去了。”程渝魂不守舍:“我无聊嘛,想找
第1251章 中计-->>(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去吃饭。你都吃好了,我先走了。”说罢,她猛然站起身。顾轻舟莫名其妙。她问女佣:“程小姐来了多久?”“好几个小时了。”女佣道,“她刚来的时候,非常匆忙,一进门就大喊您。我说您不在家,她等了好久,后来就这样了。”顾轻舟错愕。她这又是唱哪一出?程家和卓家正在商议联盟,程渝也跟卓莫止和好了。至少表面上是的。从北平回来之后,程渝不知跟卓莫止谈了什么,卓莫止再也没有到这边过夜。他们的关系,好像比从前更加正派。而程渝到底打什么主意,顾轻舟有点看不明白。顾轻舟原本想着去看看她的,然后又想到:“不如等她自己想通了再告诉我,我现在去,她也会撒谎敷衍我。”她就没动。顾轻舟让人留意程渝和卓莫止,自己就梳洗了一番。她坐在温暖的屋子里,开始看这一周学校会议的提纲。以及备课。她正在写写画画时,程渝又来了。她是从外面进来的。“顾轻舟,你给我把把脉,行不行?”程渝道。顾轻舟往她脸上看去。之前她没防备,就没仔细看程渝。这一看,顾轻舟自己心中先咯噔了下。“我看看。”她沉下心,别让自己吓到程渝,虽然程渝已经面无人色。程渝的脸惨白,像一张纸。她嘴唇哆嗦,带着十二分的惧意,等待顾轻舟诊脉。

最近阅读